<
99文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时间旅者 > 第四十五节 诡异人影
    整个场面越发的混乱起来,根据刚才杨岚的回答徐明已经断定他是新人类,像牛壮等人听到他的询问都没有任何表态,那只能说明只有觉醒过能力的人才能听到,恰巧这样的话更是说明了此事的不同寻常

    徐明看着眼前扣动扳机,几个诡人朝着他所在的位置看来,随后化作一道黑影冲了过来

    “砰!”

    狙镜前被风吹的蒙上了一层灰色粉末,徐明用手指将它清理开,不然根本没办法瞄准

    将准备好的子弹再次塞入膛中,此时情况有些紧急,杨岚等人距离太远,被拖住了身形,就算看到也不一定赶得及,况且还没看到

    期间,士兵大半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唯独一些身体得到强化的背影还在苦苦支撑,整齐的阵型被来回跳跃的诡人分割开来,只有被动的挨打的份

    而身后柳会二人根本就靠不住,站在那里毫无动静,他身上还隐约传来之前伤口的疼痛

    一道黑影冲入他所在的土坑,伸出了泛着冷光的爪子,朝他胸口抓来

    徐明提前有所察觉,在地上翻滚两圈,险之又险的躲过利爪,诡人撞在其身上,巨大的撞击力让他像飞起的沙袋一样撞到了路中央斜停的运输车车厢上,他顿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缓过来挣扎着起身,望向再次冲来的人影,笑容满是苦涩

    “这下伤上加伤了”抹了把嘴角的血迹,徐明冷眼看着渐近的诡人

    弯身诡人横扫的五指,他只听到一道隐晦的摩擦想起,手指断裂在车厢上划过一道血色弧线,它根本感觉不到疼痛,骨骼摩擦声中转过了头颅,深红色的眼瞳冰冷凝视着地上的徐明

    “桀桀”诡人逗着即将到手的猎物,伸出仅剩下半个的手掌

    徐明倒坐在地,反应过来后,抬脚踢向了站立的诡人,就像是踢在了石头上面,对方没有丝毫的反应,腥风夹杂着让人恶心的恶臭吹来

    腐败的肌肉从腿骨上脱落,他一股气上来差点没有直接吐出来,破旧裤腿下露出被粘液遮挡住的白色,不用说也知道那是什么

    手中手枪在满是灰粉的地面划出老远,“我就不明白了,那不是还站了俩人吗?你咋就看上我了?”此时徐明有些欲哭无泪

    最后捂着肚子站起身,那个诡人朝着他再次走了过来,见它完全忽视了柳会以及被他拍着肩膀的小队士官,满脸苦笑

    “这就是人品”他回想起之前v说的辅助能力,“不会指的就是站在原地被忽视的路人技能吧”最后还开了个无关紧要的玩笑

    拔出短刃划过靠近的残缺手掌,直接将剩下半截的指尖割掉,被红色纹路包裹的组织则没有变化,无论徐明怎么用力刀刃都无法深入你怕一寸

    正当他短刃拔不出来焦急万分的时候,诡人身形一晃,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头颅咕噜了老远

    徐明抬起头面露疑惑,想起脚上刚才沾着的东西,急忙站起身在地面蹭了起来

    “明明躲在那里不就没事了,你以为那群人为什么要冲上去?”倒下诡人的身后,柳会走了出来,脸被灰布蒙着住,下面传出的声音有些不满

    “有人帮忙不是要轻松的多”徐明拔出了诡人手上的短刃,重新插回腰间

    “果然和你没什么说的”他在心里摇了摇头

    “他们收了钱,替人办事,本就是天经地义,你没必要管这些”柳会说完扭头走了回去,留下徐明站在原地

    等他反应过来,车队间的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剩余不多的士兵借助人数优势将剩余的几只诡人围了起来,结束战斗也只是时间问题

    杨岚此时虽然颇为狼狈,与牛壮不知怎么又吵了起来,于琪在一旁劝架,看样子也是没有大碍

    “我说,大叔,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血都溅脸上了”杨岚看了眼大口喘气的牛壮

    牛壮身前是两个砸的不成人形的尸体,他身上沾满了黑红色的粘液,杨岚说完赶紧擦了擦脸,表情及其犯贱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原本被杨岚击倒在地的诡人,直挺挺的立起身,头颅扭动,转瞬间扑向了劝解两人的于琪,于琪没有意识到降临的危机,在两人目光的注视下黑影抬起手来

    他们已经可以闻到铺面的恶臭

    展现出超然速度的杨岚露出惊慌之色,他仅做到抬起右手的小刀,用力掷了出去,之后力尽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最后时刻,最近于琪的牛壮一把将她抱住用力向前推去,紧接着血淋淋的手掌从他胸口贯穿而出,血顺着指尖涌出

    随着手掌缩回,近两米的身躯无力的摔倒在地,血沫夹杂着内脏碎屑顺着牛壮嘴角冒出,他瞪大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于琪,绷紧的脸上艰难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不!”于琪脸上爬满惊骇

    杨岚不管无法挣扎都没有力气起身,看着牛壮最后露出的笑容久久失神

    听到声音徐明瞬间转过头去,第一时间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牛壮,此时的他已经生机消逝

    诡人胸口露出一节刀尖,爬在了他身上

    “这才,刚刚开始”诡异的笑声渐大,最后随着诡人停止动静消失了

    站在路碑旁,大风吹的衣衫作响,灰色粉尘如海浪般划过路面,从车辆轮胎的夹角便能看出累计起的粉尘,让人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从哪里吹来的

    欲压顶的灰云,暗下来的四周,像是暴风雨即将到来时的灰暗,唯一不同的是只有刺脸的大风,吹着粉尘弥漫四野,四周毫无声息般的沉静

    剩余的士兵四散开来检查着还能开的车辆,王美花上身穿着白色衬衫,其上沾满了黑红色的血迹,脸上挂着一丝疲惫,伸手指挥着士兵行动,察觉到目光,转过身对着徐明点了点头

    信号还是没法连上,原本简单的回途开始变的有些迷离

    “发现什么了吗?”李治站在车门旁戒备的看向四周,他正是与徐明交易的那名有些书生气的士官

    徐明听到喊话并没有理会他,他不禁对这群人的身份感到好奇,推门走进了后面车厢,接受不良的灯光还在不停的闪动,伸手摸了下车厢壁上残留的血迹,还没有干涩,说明事情过去的时间并不长

    手指宽的划痕从半腰一直划到车底“并不是新的,可能是刚才留下的”

    “怎么回事”他借助光亮看到了躺在地上担架上的身影,狐疑片刻,还是走了过去,是一名青年,很像来到这里之前见过的西方人,他安静的躺在那里,手中紧握着手掌大小的盒子,像是他很重要的东西

    “不好意思,既然你都”这么说着,徐明侧过头不去看青年,伸手摸向了他手中拿着的东西,闪烁的灯光,守在外面的李治再次传来急迫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