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文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隐少房东 > 第八百零三章 失落的两大少
    周宇明冲出公寓,回到车内,启动车子,一路狂飙。

    半个小时之后,才稍稍冷静下来。

    她居然和人同居,她父母知道了吗?

    摇了摇头,对于周家而言,这应该是奇耻大辱吧。

    家里的二女儿,更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居然随随便便和一个平庸无比的男人同居

    “嗤。”周宇明忽然自嘲一笑,“居然为了这种女人生气。”

    拿出手机,拨通了陈清泉的电话。

    “清泉,咱们找个地方喝酒。”

    陈清泉此时脸色也不好看。

    整整一天,总是慢那么一步。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胡萝卜用绳子吊在眼前,张嘴咬一口,它又被往后拉了一点,如此不断循环。

    现在眼看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今天估计是见到不到静雪了。

    根据他之前向静雪的保证,没有她的同意,绝不会再去那个小区。

    “黄千山,到底打听到静雪现在去哪了没有。”

    一天的不顺利,也将他的耐心消耗殆尽,脾气也随之大了起来。

    黄千山心里一惊,他的小动作,如果让陈大少发现了,那下场绝对够惨。

    不过想想那恐怖的杨大少,只能战战兢兢的将猫腻可继续玩下去。

    “陈大少,刚刚问到。静雪和剧组回片场了,说是拍两组内景镜头。”

    这个消息是半个多小时之前得到的,而从他们所在地点去郊区的片场,道路顺畅时间,最少也要半个多小时。

    而此时已经快到晚高峰了,路上的车子明显多了起来。

    等他们赶过去,估计剧组都下班了,而静雪也已经回家了。

    就在陈清泉犹豫要不要继续追过去时,他接到了周宇明的电话。

    一听周宇明又要喝酒,他就头痛,昨晚酒后的反应,到现在都没有彻底消除。

    难道宇明这家伙,真的找到了什么增加酒量的诀窍,这几个月突飞猛进。

    不对,宇明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情绪不大对。

    “宇明,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去找你堂妹了吗,怎么有空找我喝酒。”

    周宇明沉默了片刻:“别多问了,是兄弟的话,就立刻过来陪我喝酒。”

    这是追堂妹受挫了吧,陈清泉已经有了底。

    反正静雪今天估计是见不到了,还是去陪陪宇明吧。

    “黄千山,你先回去吧,回头有事再找你。”

    陈清泉对黄千山撂下一句话,就和夏建新先走了。

    看着他们的车走远,黄千山抹了一把汗。

    今天总算是混过去了,不过陈大少对他的不满,也很明显。

    如果明天再玩这么一出,可不敢保证陈大少还能容忍。

    不行,这么下去最后肯定玩死的是自己,得立刻回去跟老板商量一下。

    夏建新开着车,余光不时瞄一眼旁边的陈清泉。

    “建新,你说那个黄千山,是不是在故意耍我们。”陈清泉忽然冷冷的问道。

    夏建新手一抖,差点没把住方向盘。

    “陈大少,千山和我是多年的好兄弟了,以我的了解,他不会做这种事。”

    “再说了,他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有机会巴结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得罪您。”

    陈清泉听完,脸色缓和了些,点了点头:“谅他也不敢耍我。”

    “不过明天如果还是这样,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夏建新连忙点头:“千山这段时间,被他父亲关在家里,逼着他读书。消息也没以前灵通了。明天肯定不会再和今天一样。”

    夏建新一边说,心中暗想:一会得提醒一下千山那小子,陈大少可有些不耐烦了。

    向陈清泉这种大少的怒火,可不是他和黄千山这种三四流的纨绔富二代承受得起的。

    还是香格里拉酒店。

    “宇明,到底怎么回事?”陈清泉看见周宇明脸色,吓了一跳。

    周宇明面沉似水,脸上有一股浓浓的散不开的阴郁。

    “别问那么多,先喝酒。”周宇明直接将一整瓶嘭的一声放在陈清泉面前。

    他自己也拿了一瓶。

    “也别用杯子了,咱们就直接用瓶子喝酒。”

    陈清泉张了张嘴,看见周宇明已经仰头开喝,他只能苦笑奉陪。

    两人昨天本来就喝过了,今天又喝,没一会,就开始晕乎起来。

    周宇明一只手搭在陈清泉的肩膀上:“清泉,你说。难道在那些女人眼里,连一个一无是处,不高不帅的穷鬼都不如?”

    陈清泉一巴掌拍在桌上:“是啊,老子就想不通了,那个小子有什么好。”

    “不就是在浦海有一套房吗,算个屁啊,我陈清泉拔一根寒毛,都比他全部身家值钱。”

    “对。”周宇明也猛的一圈砸在桌面上,将一桌碗碟都震得弹起。

    “我看那套房子,还不一定是他的。”

    “就他那样子,怎么看都像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学生。”

    学生?陈清泉忽然想到了什么。

    狠狠的摇了摇头,想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些。

    “建新,去弄一盆冷水来,我要洗个脸。”陈清泉对夏建新喊道。

    他隐隐感觉到,他好像抓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如果不立刻想明白,等酒醒就什么都忘了。

    海原小区。

    杨笑林终于等到了郑月婷。

    “我说你就不能办张卡,以后房租直接打你卡里。”郑月婷将一个季度的房租递给杨笑林。

    听见外面的声音,周可怡跑了出来。

    见杨笑林收房租,撇了撇嘴:“财迷。”

    杨笑林将钱放入口袋里,看着周可怡啧了一声:“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收到过周二小姐的房租。”

    “好了,我知道你已经交了一年的房租了。”杨笑林看见周可怡一瞪眼,连忙摆了摆手。

    “可是这没亲手拿钱,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周可怡和郑月婷笑骂道:“真是个财迷。”

    “你在电话里说的,有人要买我们公寓,到底是怎么回事。”郑月婷坐下后问道。

    “买我们的公寓?”周可怡在郑月婷身边坐了下来,皱眉看着杨笑林。

    “我说你怎么能这样,把公寓卖了,我们住哪里去啊。”

    “有你这样不负责的房东吗?”

    杨笑林苦笑道:“周二小姐,我可是刚刚才履行了房东的义务,怎么转头你就不认账了。”

    周可怡顿时有些语塞,感情这财迷,还真把那些事情当做房东义务了啊。

    这就难怪静雪和柔冰都那么夸他,他这房东当都还真是“尽职尽责”。

    “还有,我可没说要卖这套公寓,是有人要买而已。”

    周可怡立刻说道:“不卖,出多少钱都不卖。”

    “你这个财迷可不能见钱眼开,否则就是违约。”

    “月婷姐,到时候你就把他给抓起来,房子也贴封条。”

    杨笑林顿时愕然,这周二小姐可够狠的。

    无奈的看了郑月婷一眼,郑警花正在那里乐呵呵的看热闹。

    “周二小姐,你就算想抓我,要封我房子,也等我把情况说完行不。”

    郑月婷拍了拍周可怡,说道:“可怡,这次倒不是他的问题。”

    杨笑林翻了翻白眼,郑警花刚才摆明了就是看自己笑话。

    “前两天,静雪回来,有个人跟着她……”

    听杨笑林说完,周可怡皱起了眉头:“陈清泉,难道是东海陈家那个?”

    杨笑林点了点头:“我后来打听过了,他好像还是陈家高顺位继承人。”

    郑月婷啪的一拍桌子:“东海陈家的人又怎么样,就能强买强卖了。”

    “他要再敢来,我立刻把他抓进警局去。”

    周可怡连忙说道:“月婷姐,这人身份可不一般,还是谨慎一些。”

    说着又有些担忧的看了杨笑林一眼:“还有你,可能已经被陈清泉给记恨上了,最近也要多加小心。”

    “有什么好谨慎的。”郑月婷对周可怡的担忧,丝毫不在意。

    “还有你小子,如果那个陈清泉,真去找你麻烦,你能打就打,出什么事,我郑月婷给你兜着。”

    “嗯,我罪名都给他想好了,性骚扰。”

    杨笑林正喝着水,郑月婷的话,让他险些没一口水喷出来,不过也呛着了。

    “咳咳咳……”杨笑林一阵咳嗽,“我说郑警官,你能不能靠点谱,陈清泉去找我麻烦,我告他性骚扰?”

    “噗……”周可怡也笑喷了。

    郑月婷很是鄙夷的斜了杨笑林一眼:“我说你怎么就那么笨呢,你说他性骚扰你女朋友啊。”

    “然后打了再说。”

    “这种花花大少,就是欠收拾,以为全世界都要让着他们,都怕他们。”

    “真打他一顿,以后就老实了。”

    郑警官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是在说黄千山呢。

    当年黄千山骚扰静雪,不就是前后被他抽了一顿脸,然后又被静雪飞了一铁棍,之后就服服帖帖,老老实实的了。

    “这个方案倒是可以考虑。”杨笑林一副意动的神态。

    周可怡急了,这两位对东海陈家的势力,好像一点概念都没有。

    “月婷姐,财迷,你们……”

    没等她说完,杨笑林就已经起身了:“郑警官,有你兜底,我知道怎么做了。”

    郑月婷打了个哈欠:“小子,你就放心去做吧,别把人打死打残就行。”

    我了个去,周可怡差点爆粗口。

    这两位是太无知了,还是太彪悍了。

    不过看这两位的意思,她再怎么说陈家不好惹,估计都阻止不了了。

    哎,这财迷虽然可恨,但怎么说也是救了小笑嫣的。

    真要因为打了陈清泉,出了什么事,那小笑嫣还不伤心死了。

    回头还是把情况和姐姐说一下,让姐姐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