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文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楼春记 > 第二十四章:路遇笑虎眦獠牙
    大茂集虽是一座黄土围子,却有一处不错是花园。

    这花园是费青奴花重金建立的。

    他把两个心爱的妹妹放在这里养。

    古丽还好,东歌就受到限制了,很少能出远门。最近,也就是在集子上走走。

    现在妹妹回来,两姐妹正好说说话。

    东歌还记得,海颜部族长舒哈赤就是在集子上见到了自己才念念不忘的,非要娶自己。

    当时,那舒哈赤虽然相貌堂堂,也是不错,可终究有些年纪大了。

    已经上四十的男人,再保养,也不是东歌心中的良配。

    更何况,之后的舒哈赤表现的让东歌十分失望。

    舒哈赤当然是结婚的,儿子都有了,还有别的女人。

    好吧,这不重要。

    在草原上,凡是大人物,谁能只拥有一个女人。

    只不过,玩得多,娶得少。

    反正下面的小嵬子是不会介意,自己娶的是不是原装货。

    只要是个女人,能生孩子,倘若再有几分姿色,那就再好不过了。

    所以这真不是事。

    只不过……海颜部舒哈赤曾经在大茂集上出货,见到了东歌,一见,看到眼里就拔不出来了。

    他是不止一次想要娶东歌。

    甚至休了发妻。

    不过这让原本对他还略有好感的东歌彻底没了心思。

    只不过因为海颜部势大,能打,这才不得已,让古丽嫁过去了。

    要说这古丽也有点……那什么意思。

    喜欢强者。

    舒哈赤不管怎么说也的确是很强的,古丽也颇为愿意。

    她本不是一个丑女,说到美丽,几不在东歌之下。

    但岂料舒哈赤太不给面子了,新婚之夜,不说将就对付一下吧,竟然拂袖而去。

    把古丽的面子自尊给伤透了。

    她这才一怒之下回来了。

    虽说她名气不及东歌的大,但在家里受到的宠爱也是一点不少。

    回来后和东歌一说话,也就扯到了路上。

    东歌听后十分惊讶。

    “他要开发绿水?”

    古丽道:“是啊,他就是这么说的,要在绿水建立一个港口,这样南方的货可以通过水路海运源源不断到草原上,这可是一条黄金商路呢。”

    东歌奇道:“这么做只对我们有好处,他费这力气干什么?”

    倘若绿水那真建立成了一座港口,和草原的商路等于时刻曝露在女直部的刀下,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古丽道:“我不知道啊,他就是这么说的,哎呀,你不知道,他可能说了,把自己说得不知道多好。不过,姐你也知道,我哪知道这些呀,就让他和哥说,也不知能说成什么样子。我估计哥会乐笑了吧。”

    不多会,前面消息传来。

    刘郁走了。

    东歌站起来:“不对,不对,太不对了。他这是要去绿水。不过,就算是傻子也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他到底为什么要做这样犯忌讳的事呢?不行,我要去见见这个人。”

    和妹妹古丽不同。

    东歌对时政十分感兴趣。

    费青奴也经常听妹妹的意见。

    这也是他宁嫁年纪更小的古丽,也不想嫁东歌的原因之一。

    古丽只是贴心小袄,是衣服。

    东歌却是他的臂膀。

    孰为重要,不问可知。

    恰好,在这时,有婢女来传话了。

    舒哈赤来了。

    当然要来。

    这边都把人娶来了,最后却放过,怎么都说不通的。

    古丽听到舒哈赤来,原本是高兴,就和姐姐东歌到前面偷听一二。

    来的不止舒哈赤,还有舒哈齐。

    舒哈赤正在和费青奴说话。

    但那话气得古丽都要疯了。

    舒哈赤的意思是还要娶古丽,不过得换人,过程重来一遍,是舒哈齐娶古丽,舒哈赤则还是想娶东歌。

    古丽愤怒了。

    和姐姐一说,两人偷偷带了心腹的奴婢,出了大茂集。

    原本这很难。

    但现在费青奴费英哥注意力都教舒哈赤兄弟吸引了。

    两姐妹竟也逃了出来。

    两人当下骑马,往绿水,也就是向东而行。

    一路上青山绿水,到是好一番如画风景。

    只是虽可见到诸如马粪等遗留痕迹,却始终没追上。

    绿水。

    又叫绿江。

    碧水长波,鱼肥水美。

    只是附近的人少。

    方圆的动物和野人都经常在这里取水。

    刘郁就有看到,有二三只熊,估计是一家子,在水边拍水玩。

    当水波上浮出一条条翻肚皮晕过去的鱼时,它们就大快朵颐。

    此外还有一些目光颇测的野人。

    这些人叫鄂人。

    这个字通饿。

    其实是指,他们一个个和饿死鬼投胎一样,见到吃的就疯。

    或者也可以叫他们树人。

    传说他们的孩子是在树上长大的。

    当孩子从树上学会下来之后,就要学习打猎生存了。

    这批人是真正的野人,比什么草原人都要野。

    他们吃生食,嚼野菜,可能还会吃人。

    因为那些野兽,和这些鄂人,所以资源丰富的绿水周围竟然没有多少人生存。

    因为这附近水源很丰盛。

    不到绿水来也可以有鱼有水,那又何必冒险到绿水边来讨生活呢。

    刘郁一行沿绿水走。

    他们还看到了很多东极人。

    东极人自号文明,其实只是顶层上流人物而已。

    在底层,那些平民,一个个小日子过得和三孙子似的。

    一个字。

    穷。

    两个字。

    很穷。

    这也是东极国喜欢到大殷上贡的原因。别的国家考虑到自尊面子,总是尽可能少的来上贡,或是有事了,或是有困难,才来。东极国则是恨不能一年来两回,人多团众。为的真是上贡吗?不是的。是为了经商。不然,以私人的力量,他们连正常的商贸都难以为继。

    只看一点就可以知道了。

    就算是开放的草原女孩,也是知道穿衣服的。

    而东极的底层妇女,包括少女,也往往是坦胸露什么的。

    刘郁皱眉。

    他不喜欢这么多东极人。

    看来以后要注意一点。

    别他开扩了港口,惹来东极人占便宜。

    不过,到时自己必然要派驻大军。小小东极,该没那个胆子吧。

    绿水……鱼儿真多。

    一眼看,在清澈的地方,那水里鱼贯连绵,到处都是游鱼流。

    随便撒个网,就有很多的鱼了。

    刘郁找到了最佳位置。

    虽然不是太好,但目前是够用的。

    他留下标记,然后往回走。

    这时他遇到了一些小意外。

    一群鄂人在攻击一股小团体的队伍。

    那是一支大约十余人的小部队。

    有二三十名鄂人围攻。

    虽然鄂人很凶猛,但……他们的装备太让人无语了。

    竟然是清一色的大棒。

    也就是一根木头棍子。

    也有在木棍上绑什么东西的。

    但总体还是简陋。

    也得益于此,这支小部队还可以坚持。

    却也有所损伤,已经坚持的摇摇欲坠了。

    “救命,救命。”

    看到了刘郁的队伍,对方叫了起来。

    其中的声音,十分耳熟。

    刘郁听出来了。

    古丽?

    他一招手。

    新市镇军扑出,鄂人立刻也就退了。

    他们不是傻子,一看,只任本能,就感觉到新市镇军的强大,在那灵性的直觉下,他们跑了。

    的的的,刘郁的马过去,他带着笑,问:“古丽姑娘,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古丽把身边人一推,笑道:“这是我姐,东歌,你听过么,草原三朵花啊,她想见见你。”

    刘郁捕捉到古丽眼中的一丝异色。

    他道:“哦,原来是东歌姑娘,我有听说过,喆喆,钟木娜,东歌,现在可是见到真人了。对了,东歌姑娘找我有什么事?”

    众人并行。

    慢慢走。

    东歌坐马上道:“我们紧追紧赶的,你们已经看过绿水了?”

    刘郁点头:“我已经预选了地点。”

    东歌好奇。

    事实上这一点古丽也是好奇的。

    “你为什么要建立那个港口,不知道那很麻烦和不方便吗?万一……”

    刘郁道:“你是说有人想从中抽水占我便宜?”

    东歌道:“对呀,正是,是我哥答应你什么了吗?可他说话也不怎么管用,还有海颜部呢,他们可不怎么讲理的。”

    刘郁哈哈大笑。

    “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你们的。不过,你们总会有知道的一天,到时别恨我吧……”

    古丽和东歌都不明白。

    却在这时,一支兵马过来了。

    这是一支二三百骑的队伍。

    带头的,赫然是费青奴,费英哥,还有舒哈赤,舒哈齐兄弟。

    原来古丽她们出奔,又怎么可能一直瞒下去。

    当即就发现了。

    正好,舒哈赤兄弟也跟着追。

    只不过,刘郁一行跑得快。

    东歌与古丽跟在刘郁身后,她们人少,所以却也不慢。

    一时间,费青奴等人竟然追之不上。

    待到再见,看东歌古丽和刘郁并马同行,那脸上都不好看了。

    特别是舒哈齐。

    费英哥和舒哈赤没什么交情。

    但和舒哈齐关系好。

    眼见于此,费英哥策马上前,怒喝道:“刘郁,你算什么大殷军人,说好听来建什么港口,结果竟然是拐带我妹妹,无耻下流。”

    东歌气道:“二哥,你们搞误会了。”

    费青奴道:“罢了,妹妹,你且回来,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做计较。”

    舒哈赤兄弟目露凶光。

    这算盘,不问可知。

    他们是想把东歌古丽叫回去好向刘郁一行下手。

    虽然他们人少,但怕什么。

    在草原,除了燕北骑,谁敢和他们野战。

    刘郁呵呵笑了,他向后招手。

    一名骑兵上前,牵来一匹驼马。

    马上,是一柄长槊。

    半角狼牙槊。

    刘郁提槊在手,把头盔上的面甲放下,对东歌和古丽道:“两位姑娘,你们请回吧,不然接下来的戏可就不好唱了。”

    身后的新市镇军也都呛地拔刀,在腰间挂布上擦一下插回去。

    端好枪矛,时刻准备战斗。

    这是……

    乖乖。

    费青奴,费英哥,舒哈赤,舒哈齐,一个个目瞪口呆。

    没想到对方这么强硬,这就是要打啊。这态度,这脾气,比他们草原人还要猛,还要直。

    东歌道:“都是误会,都放下兵器……”

    她政治天赋比较高,这时已经明白了。

    大殷和草原不同。

    而即使是草原,要打仗,往往也要顾及北庭的面子。

    很多事不可以做得太过分。

    草原尚且如此,规矩比草原更加严格严苛的大殷又会如何呢?

    所以,一切不问可知。

    刘郁的布局,其实就是为了挑起战争。

    他就是想打仗。

    但仗不是说打就打的。

    边防镇将,这镇字才最重要。

    朝廷要的是边境的稳定,而不是让你挑起边衅。

    因此……刘郁需要……需要……需要……女直部先动手。

    这个刘郁,不是一个看上去那样的,温文尔雅的人。

    他是一头笑面虎。

    看上去似是在微笑。

    其实是一上在等机会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