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门前排着一大排囚犯,各种哭号声淑慎早就在当亡国奴时见识过了…淑慎心死了一样,双眼无神的望前方…

    “仅颜…仅颜…呜呜……”淑慎心里一遍一遍的喊着仅颜,她想跑,可大妈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生怕她跑了…

    “快点!”狱卒粗鲁的推开了大妈,大妈也放开了淑慎的手,淑慎趁着这个机会转身就放回了城门内…

    “丫头…丫头…”大妈紧张的大喊,却又被接下来的囚犯往前挤了…

    “大妈谢谢你…可是我不能离开仅颜……”淑慎边哭边跑,时不时举手擦干脸上眼泪!

    “这个头能值多少个子(钱)?”“他”两眼放光的问着眼前的壮汉!宦官指着箱子里晕死的仅颜

    “呵!这次还卖起了小丫头来了呀!以往不都只卖宫中的首饰么?”壮汉疑惑的问

    “这可不说了…回到正题,这丫头能卖多少钱?”宦官着急的的问

    “行…行…这丫头,就看大姐的心思!我也不敢保证…到时我再把钱给你…”壮汉笑着说,便把箱子合上搬上了马车,就向前驶去了…

    一路一直跌跌撞撞的,仅颜的头撞在了箱子的一角,疼痛使她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儿……吓…对了…淑慎…淑慎……”仅颜虚弱的轻叫着,想要大声说话却说不出声来,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拍打着箱子…

    “丫头,你就甭浪费力气了,还剩三里路就快到了,到了‘醉香楼’得先让大姐治疗你身上的伤…”壮汉转头温柔的对着马车箱子里的仅颜说…

    “砰砰砰!”箱子依久还是不断的发响声…

    “我不要……我不要去那种地……不要…”仅颜双眼慌乱的狂掉眼泪,双手紧紧的环住自己的身子…

    “砰!”的一声,仅颜的箱子被放在了地上…

    “你拉着这一大箱子是什么?那个宦人就算是把主子的首饰全偷了也凑不了这么多东西?”一个长得很妖艳,身着红色罗衫裙的女人指着箱子疑惑的问壮汉

    “大姐,这不是首饰,是个丫头…”

    “丫头…长得怎么样!”

    “可水灵了,美人胚子一枚!”

    “打开箱子,我看一看!”

    他们打开了箱子,五颜六色的灯光直射仅颜的眼,仅颜用手遮住了双眼,通过指缝看了他们,便从箱子里快速的爬了出来,想要跳跑,却被壮汉一手提起,举在女人面前…

    “长得真是不错,只要好好栽培,长大后定是令万人空巷的花魁!把她送到厢房里去,别和那些脏丫头混在一起…还有,给她好好清洗,别弄坏…等等…这脸是怎么了,不过眉间一朵桃花也挺独特的!”女人往东一声往西一声的到处吩咐人,又捏着仅颜的脸仔细的看…

    墨城内,淑慎不停的在跑,雪不停的在下,她一下子就被雪给绊倒了,她扑在雪地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嘴里不停的叫着“仅颜…”

    “狂大人,下雪了…”一个身着官服,十分正经,估模是四十多岁的男人,弯着腰对着一个二十四岁左右,面白如雪,身着白紫华服的,身材高,长得十分妖冶的男子说,男子就是狂言…

    “我知道,当年也是这样一个下雪月夜,她就那样离开了我!”狂言眼中充满了悲伤,却又很坚强…他语气十分的冷淡…

    淑慎看到前方有人,便爬了起来,往前方冲去…

    “大人…求求你…救救我的姐姐…救救…仅颜吧!”淑慎泪流满面跪在狂言跟前,拼命的狂向他磕头!

    狂言面无表情低头的看着跟前的淑慎,无情的绕开了她…

    淑慎转身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小腿,哭着求他:

    “求求…大人您了……救救仅颜…仅颜…”

    “安大人…把这丫头给我挪开!”狂言不耐烦的命令身旁的男人…

    “是…大人!”男人弯着腰将淑慎从他腿边一扯开,淑慎又会马上的粘上去…

    男人用力的一扯,淑慎被他扯扔出去了,同时也伴随着一条由彩绳系着的半月形的月白玉佩飞了出去!

    狂言瞬间睁大眼睛,目光紧紧的锁定了玉佩,敏捷的一个转身就将玉佩握在了自己的掌中。双眼盯着玉佩,露出了悲伤的眼神…

    他轻步的走到淑慎的身边,将她扶起…拍了她身上的尘土,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轻声细语的询问她:

    “这玉佩是从哪儿来的?”

    “我娘亲给我的,我从佩戴大的,从未离身!”淑慎小声的回答他

    “那你的父亲是前朝宰相高会么?”狂言皱着眉头,期待的问她

    “是的,大人…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姐姐仅颜吧!”淑慎哭泣的求着他

    狂言战了起来,望了夜空又看了看淑慎,转身就很冰冷的命令身旁的男人:

    “安大人…把这丫头带回狂府……”

    房内到处都是彩色的绸纱帘,弥漫着迷人的香气…

    仅颜被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按在浴桶里,她拿着湿布狂搓着仅颜的背,抱怨道:

    “天呐!我的老娘!”

    “我不是你娘!”仅颜小声的应道

    “我喊的不是你,丫头!究竟是几天没洗澡了,这么脏!”

    仅颜没有应她,她在想要如何才能离开这里…

    过了许久,女人已经给仅颜穿好了衣服,梳好了头发…

    “看看,稍微一打扮就这么好看,真是个美人胚子啊…”女人感叹道,又蹲下来与仅颜双眼直视“你就先好好的休息…等手指头的伤养好了,我就教你弹琴!”

    “我想离开这里!”仅颜双目坚定的盯着女人,又强硬的说“我一定要离这里!”

    “真是一个不可爱,不讨喜的小女孩啊!”女人调侃的说,说完便扯了一下仅颜的脸,就从房间出去了,她关上了还上了锁…

    “淑慎…等我…我一定会回去找你的…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仅颜双手环住自己,身子绻缩在一团…她知道要想从这个地逃出去,那不是简单的事,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雪停了,雪地里什么也没留下……

    醉香楼的门客却络绎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