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问礼

范文1:孔子于老子【以文搜文】

    即使是不修道之人,读了《老子》,也会明白做人的道理。修炼的人不追求人世的一切,不执着于人世的什么聪明、能耐,而求得的是返本归真;不修炼的人正相反,执着于人世的一切利欲。这正说明得到真道是如何的可贵。

    老子告诉人们,天地法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万物生死都要顺其自然,因而人们在世间的生活也要顺其自然。

    老子指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是说祸是造成福的前提,而福又含有祸的因素。也就是说,好事和坏事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在一定的条件下,福就会变成祸,祸也能变成福。

    道家的基本政治主张是无为而治,一切顺乎自然,对百姓采取不干涉和少干涉的政策,以无为达到无不为的目的。

    孔子曾经去向老子请教《礼》方面的学问,老子对他说:“善于经商的人虽然富有,但却像什么也不拥有,德高的君子往往像个愚笨的人一样,毫不外露。你应该尽快去掉你的骄气和过多的欲望,因为这些东西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老子问孔子读什么书,孔子说在读《周易》,并说圣人都读这本书。老子说:“圣人读它可以,你为什么要读它呢?这本书的精髓是什么?”孔子说:“精髓是宣扬仁义的。”老子说:“所谓仁义,是一种白白惑乱人心的东西,就像夜里咬得人不能睡觉的蚊虫一样,只能给人们增加混乱和烦恼罢了。

    你看,那鸿鹄不用每天洗浴羽毛就自然雪白,乌鸦也不用每天染墨而自然漆黑。天自来高,地自来厚,日月自来就放射光芒,星辰自来就是排到有序,草木生来就有区别。你如果修道,就顺从自然存在的规律,自然就能够得道。宣扬那些仁义之类的有什么用呢,那不和敲着鼓去寻找丢失的羊一样可笑吗?你是在破坏自然规律,败坏人的天性啊!”

    老子又问孔子:“你已经得道了吧?”孔子说:“我求了27年,仍然没有得道啊。”老子说:“如果道是一种有形的东西可以拿来献人,那人们会争着拿它献给君王。如果道可以送人,人们就会拿它送给亲人。如果道可以说得清楚,人们都会把它告诉自己的兄弟。如果道可以传给别人,那人们都会争着传给自己的子女了。然而上面说的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一个人心里没有正确的对道的认识,那道就绝不会来到他心中的。”

    孔子从老子那儿回来,三天都没有说话。

    子贡很奇怪的问是怎么回事,孔子说:“我如果遇见有人的思路像飞鸟一样放达时,我可以用我似弓箭般准确锐利的论点射住他、制服他。如果对方的思想似麋鹿一样奔驰无羁,我可以用猎犬来追逐他,一定能使他被我的论点所制服。如果对方的思想像鱼一样遨游在理论的深渊中,我可以用钓钩来捕捉他。然而如果对方的思想像龙一样,乘云驾雾,遨游于太虚幻境,无影无形捉摸不定,我就没法追逐和捕捉他了。我见到老子,觉得他的思想境界就像遨游在太虚中的龙,使我干张嘴说不出话,舌头伸出来也缩不回去,我心神不定,已经找不到自己了。”

    这就是道和儒的区别,也就是度人的觉者和人世中的思想家的根本区别。(

范文2:孔子入周问礼【以文搜文】

    □寇黎薇

    洛阳老城东关大街仍保存着一通石碑,上面刻着“孔子入周问礼乐至此”几个大字,由清代雍正年间河南知府张汉书写,洛阳县令郭朝鼎刻立。

    孔子是我国儒家学说的创始人,儒家学说的中心思想就是“周礼”。孔子十分向往周文化,并且很仰慕精通周礼的老聃。于是,孔子于周敬王二年(前518年),千里迢迢来到洛阳向老子学习礼乐。

    老子的先辈曾做过周王室的太史、太卜一类的官职,属于中上层贵族身份,老子是世袭的官吏。后来他担任周王朝的守藏室吏,相当于现在的国家图书馆馆长。他潜心钻研典籍,学识渊博,博古通今,熟知典章制度,对古代礼制十分精通,并且创造出了自己的思想学说,这种学说以“道”为世间万物根本,因而被后人称为“道家学说”。

    孔子当时虽然只有33岁,但已是出名的学者,到大多数地方都是讲学授业,唯独到洛阳,他是向老子求学的。老子在向孔子讲解了周礼后,告诉孔子:“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他是在劝孔子去掉骄气和奢望,审时度势,守拙归真,大智若愚。

    孔子临行前,老子赠言:“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

    从四书五经中,我们不难看出,老子的话对孔子以后的言行产生了很大影响,“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与“中庸之道”等,都与老子的学说殊途同归。因而孔子由衷地赞叹:“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见老子,其犹龙邪!”

范文3:孔子于老聃【以文搜文】

    孔子適周,将问礼於老子孔子一生曾多次向老子问礼。 第一次有年代可考,是在孔子17岁时,即鲁昭公七年(前535年),地点在鲁国的巷党。   第二次是在春秋昭公二十四年(前518年),地点在周都洛邑(今洛阳)。第三次是孔子53岁时,即周敬王二十二年(前498年),地点在一个叫沛的地方。    第四次在鹿邑,具体时间不详。《史记》载:孔子适周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若把老子的这段话译为现代汉语,那就是:“你所说的礼,倡导它的人连骨头都已经腐烂了,只有他的言论还在。况且君子时运来了就驾着车出去做官,生不逢时,就像蓬草一样随风飘转。我听说,善于经商的人把货物隐藏起来,好像什么东西也没有。君子具有高尚的的品德,他的容貌谦虚得像愚钝的人。抛弃您的骄气和过多的欲望,抛弃您做作的情态神色和过大的志向,这些对于您自身都是没有好处的。我能告诉您的,就这些了。”老子的话非常直率,也非常中肯,同时也充满着一种希望,就是要孔子去掉骄气和奢望,审时度势,守拙归真,大智若愚,方能成就大业。《史记》还记载,临别时老子向孔子赠言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说,“我听说富贵之人用财物来送人,仁义之人用言语来送人。我不能富贵,只好盗用仁人的名义,用言语来送你,这几句话是:‘一个聪慧又能深思洞察一切的人,却常遭到困阨、濒临死亡,那是因为他喜好议论别人的缘故;学问渊博见识广大的人,却常使自己遭到危险不测,那是因为他喜好揭发别人罪恶的缘故。做人子女的应该心存父母,不该只想到自己;做人臣子的应该心存君上,不能只顾到自己。’”这是老子在孔子问礼于他之后送别孔子时所说的道别之语,此时,老子已成为得道的长者,孔子则是有为的后生。老子送孔子之言,可以看作是长者对后生的谆谆告诫,饱含着深奥的睿智而且充满了善意:其一,告诫孔子注意祸从口出。那些聪明深察者之所以常常濒临死亡,就在于好议论别人;那些博学善辩者之所以常常危及生命,就在于好揭人恶端。其二,做儿女者,要做到心中只有父母而无自己,做臣子者,要做到心中只有君主而无自己。姑且不论老子这段话中所隐藏的深意,仅是“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这句名言就足以使我们发人深省。送人以财只能解决人一时的温饱,送人以言则能使人受益一生。历史上曾有多少英雄豪杰,在人世间的争名逐利,如同苍蝇逐血,即使生前叱吒风云,荣华富贵,死后却难免骂名千古。而做为一个文人的孔子,一生只是著述立说,教人向善,死后却能名垂青史,世世代代受人尊崇敬仰。从“仁人者送人以言”这句话中,我终于悟到了孔子为何千年之后仍然被人敬仰的原因。人世间有许许多多比物质财富更珍贵的东西,然而没有智慧的人却永远看不到它的存在,因此才有许多愚顽不灵的人对他人的劝善良言不屑一顾。其实做人的道理远比一种技能或物质财富更为重要,老子的思想之所以很难被一般人所接受,是因为一般人只能看到事物的表面,而老子却能看到事物的本质;一般人只能看到事物的正面,老子却能看到事物的反面。中华文化中因为有了老子的道家思想,不仅加深了其广度与深度,同时也增强了其韧性与生命力。“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观察问题很透彻、言辞犀利善辩的人,如果遭遇到危及自身生命的事,主要原因就在于他好议论人,揭人的短处!作为子女和人臣,言语和行动都不能只考虑到自己!这是老子对孔子善意的提醒,当然,也指出孔子看问题太深刻,讲话太尖锐,这样会伤害一些有地位的人,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危险。这是何等的语重心长啊!《史记》还记述,当年孔子问礼于老子之后,对弟子们说:“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见老子,其犹龙也!”孔子把老子比喻为龙,而且有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可见孔子对老子是何等的尊重。这次入周问礼之行,使孔子大开眼界,大长见识,对其后儒家思想的形成有着极其重要的启迪作用。孔子问礼后不久,周王室爆发了“王子朝之乱”,战火连年,老子失去了职务,他骑着一头青牛,离开了周王室,西出函谷关事隐。

    

范文4:孔子“人”【以文搜文】

  孔子在自家马厩失火后,问的是“伤人乎”,而“不问马”。

  我们都知道吃药是为了治病,可是当知道吃药不仅不会治病还会生病甚至致癌时,我们会有什么感触呢?最近央视曝光了一些不法制药厂商在明明知道禁止使用工业明胶生产药用胶囊的情况下,利欲熏心,肆无忌惮地生产销售“毒胶囊”。一时间民意沸腾,人们不免追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呢?是制度缺失,是监管不力,还是违规成本太低???其实这些都是表面原因,从根本上说,在食品药品中添加工业明胶等有毒物质,直接结果是对人生命的伤害,这是对人的生命的最大漠视,是对生命缺乏敬畏心的直接表现。
  世界上什么最宝贵?什么最有价值?毋庸置疑,最宝贵的是人,最有价值的是人的生命、健康。敬畏生命,因为人是社会的主体、社会的最高目的。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社会的一切都是由人创造的,社会的一切创造都是为人的。敬畏生命,还因为对每个人来说,生命只有一次,生命是无价的。孔子在自家马厩失火后,问的也是“伤人乎”,而“不问马”。因此,社会、个人最应敬畏的就是人的生命。
  可是当下,人们为了一己之利却什么都敢干、什么都不在乎,而且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地沟油食品、苏丹红鸭蛋、三聚氰胺奶粉、染色馒头、瘦肉精猪肉经常出现,时刻危害着人们的生命安全;煤矿安全设施不到位、建筑工程质量不过关、饮用水严重污染超标等问题时有发生,随时可能剥夺人们的生命。敬畏的缺失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当我们失去了对生命的敬畏时,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做奶粉的造假赚钱了,但同时也吃上了瘦肉精猪肉;做“染色馒头”的卖了毒馒头,而同时也买回了“毒胶囊”;生产销售“毒胶囊”的让人们中毒了,而同时也饮用了重金属超标的污染水。若长此以往,其最终结果必定是害人害己,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进步。
  社会呼唤人们敬畏生命,现实要求人们必须敬畏生命。其实,要做到敬畏生命并不难,首要的是遵从法纪。法纪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障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法纪具有强制性、制裁性的特点表明,遵从法纪既是对别人生命的敬畏,也是对自己的保护。明朝初年,明太祖朱元璋曾问众大臣“天下何人最快活”。对此,大臣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说功成名就者最快活,有的说金榜题名者最快活,有的说妻妾成群者最快活。这时,有个叫万钢的大臣答道:“畏法度者最快活!”朱元璋听后大为赞赏,连声道:“讲得好!讲得好!”因为只有我们每个人都敬畏法纪,按照法纪、制度办事,社会才能以正常的秩序运行,我们每人才能享受到法纪带给我们的福祉,生命才能得到最大的保护与尊重。
  敬畏生命更要时刻坚守内心正确的道德准则。道德价值判断是人们进行各种活动的根本指针。当尊重和爱护每一个人的生命的道德理念占据我们的内心时,就会对违规、越轨的事不想干、不敢干,自觉严格要求自己,保持正确的人生航向,有时甚至会为保护别人的生命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的“最美妈妈”吴菊萍,用自己一双柔弱的臂膀接抱住了坠楼的女童。从她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心中只要有了道德准则就会敬畏生命、尊重生命,就能感受到生存的价值和意义,从而创造社会的美好。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敬畏人的生命的价值认同,不管经济多么繁荣、财富多么巨大,也绝不会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人,如果没有敬畏生命的价值认同,不管他能力多么突出、生活多么富有,也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受人尊敬的人。只有我们拥有对生命的敬畏之心时,世界才会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无限生机与活力,我们才会时时处处感受到生命的高贵与美丽。

范文5:孔子的故事”之三  孔子于老子【以文搜文】

    历史上,学者间的雅集与会晤不计其数,但孔子与老子这两位中国思想巨人间的洛邑相会,其意义却非同寻常。

    老子是周朝王室管理藏书的官员,知识广博,深得孔子景仰。孔子可能不止一次见到老子,二人很可能在鲁国有过交流,还可能曾经在宋国相见。而对孔子影响最深的,应该是孔子45岁那年主动到周朝东都向老子问礼。

    孔子与老子的此次相会是在公元前507年。孔子久闻老子大名,知道他博古知今,懂得礼乐的根本,洞悉道德的宗旨,也曾经见到过老子,更知道老子的气象非同一般,于是与弟子南宫敬叔一道去拜见老子。

    敬叔是鲁国贵族孟僖子的儿子,受父嘱而师从于孔子。敬叔首先向鲁国国君报告,请求鲁昭公给孔子提供支持,还请求允许亲自陪伴老师一同前去。他对昭公说:“孔子将要访问宗周,学习先王遗留的政教制度,考察礼乐文化的最高境界,这是一项重大的事业啊,您为什么不以车马资助他呢?”于是,昭公给了孔子一辆车,两匹马,以及童仆和驾车的人。敬叔与孔子一同到了宗周。

    孔子向老聃学习了礼制,与苌弘交流了音乐知识,游历了郊社之所,考察了宗周的明堂制度,了解了宗周的宗庙、朝廷的法度。孔子在洛邑的收获是多方面的。参观明堂时,孔子看到四门口墙上画有尧、舜和桀、纣的肖像,昭示了善恶、兴衰,以及有关王朝兴盛与灭亡的诫语。还有周公辅佐成王,抱着年幼的成王背对屏风,面向南接受诸侯朝拜的图像。孔子徘徊观望之后对跟从的人说:“这就是周朝兴盛的原因了。明镜是用来审察形体容貌的,借助学习古代的东西可以了解当今。如果君主不能致力学习国家、个人生死存亡的根本东西,却以忽视、怠慢的态度对待从而陷入危亡境地,这就如同向后跑却想追上前面的人一样,难道不是很糊涂吗?”

    孔子在宗周参观,进入到太祖后稷的庙堂。庙堂右边台阶的前面立有铜人,嘴巴被封了三层,而背上有这样的铭文:“这是古时审慎说话的人,以此为戒!不要多说话,说话多则失败多;不要多事,事情多则忧患多;安逸快乐时一定要警戒,不要做任何使自己后悔的事情;不要认为没有什么损害,说不定祸患将一天天地增大;不要认为没有别人听到,神灵会暗暗地观察着人的行为。火苗初起的时候不去扑灭,等到烈火熊熊时又将怎么办呢?涓涓细流不去堵塞,最终一定汇集成江河……如果确实能够谨慎行事,也就确立了福佑的基础。人的嘴巴有什么坏处呢?它是招祸之门。好勇斗狠的人不得好死,争强好胜的人必定遇到强硬的对手……君子知道自己不能位居天下人之上,因此甘居人下;知道自己不能位列天下人之先,因此甘居人后。温和恭敬,谨慎仁德,使别人倾慕自己的品德;示弱处下,也没有人凌驾于自己之上。别人都有所改变,我只是坚守本分;别人都在转移,我却坚定不移。胸中埋藏着我的智慧,不向别人显示我的技能。这样,即使我位尊爵高,别人也不会伤害我,谁能做到这些呢……”

    孔子读完这段铭文回头对弟子们说:“你们记住这些话!这些话实在中肯,合情可信。《诗》中说:‘战战兢兢,就像面临深渊,就像脚踩薄冰。’如果这样立身行事,怎么会因为说话招来祸患呢?”孔子特别强调“言忠信,行笃敬”,与老子言论的精神是相通的。

    孔子困惑自己所执守的大“道”难于实行,遂请教老子。他对老子说:“如今实行‘道’真是太难了!我本来执守大道,现在请求当今的国君贯彻执行,然而没有被接受。如今实行‘道’真是太难了。”老子说:“那些游说的人过失在于巧辩,闻听游说的人又被浮华的言辞迷惑,在这两种情况下,是不可以舍弃大道的。”实际上,优秀思想学说得不到真正的贯彻实行,往往是由于“学者”们的论说过于宏阔、浮华、巧辩,使“听众”一头雾水,不知所云。所以孔子说“道不远人”,认为“道”实际就在每个人的日常坐卧之间,布道的人首先应该着眼于“人”。

    孔子离开宗周的时候,老子为孔子送行说:“我听说在送行的时候,富贵的人送给人钱财,仁德的人送给人箴言。我不是富贵的人,姑且冒用仁者的称号,让我送给你几句话吧:大凡当今的士人君子,聪明智能,认识深刻,却陷入危险而濒临死亡境地的,是喜好讥讽、议论别人的人;博学雄辩,胸怀大志,却自身陷入危难境地的,是喜好揭露、昭示别人隐恶的人。作为儿子不应该时刻惦记自己的存在,作为臣下不应该在君主憎恶自己时才知道离开。”孔子说:“谨从您的教诲。”

    老子深远的“虚无”之道,其特点是“在清静无为中顺应一切变化”。老子特别给孔子讲述“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的道理。又特意告诫孔子,认为人聪明深察却不可“好讥议人”,博辩闳达却不可“好发人之恶”。孔子十分感慨,觉得老子就像“乘风云而上天”的蛟龙,认为老子的虚实之间隐含着太多的智慧!

    从宗周返回了鲁国,孔子学问精进,来跟从他学习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孔子弟子竟有三千人之众。他“学无常师”,从而积淀形成了深邃的智慧。孔子一生中曾向许许多多的人请教学习,而老子是对孔子影响最大的一位。

范文6:孔子入周问礼的故事【以文搜文】

从汉画像石“滑板车”图 联想老庄的哲学思想 作者:翟智高时间:2014-05-14 22:10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 社会 文学 生活 “滑板车”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德国,本是代步工具,但传入中国后,却迅速成为深受儿童们喜爱的玩具。西安碑林有一块东汉画像石上,有“滑板车”,画像石中,一名儿童手推“滑板车”,站在两个大人之间抬头仰望。中国古代儿童也玩滑板车,要比德国人发明早了近两千年. 汉代画像石上的滑板车: ? ? 画像石出土于陕北绥德,描绘的是孔子长途跋涉来到洛阳,向老子求学问礼的场景。右侧的孔子手执“大雁”,屈身向老子行拜师礼。? 站在老子和孔子之间的儿童,手推一辆两个轮子的“滑板车”,名叫项橐(tuó),是春秋时代闻名的神童。据史料记载,孔子在周游列国时,被项橐用泥沙修筑的“城墙”挡住了去路。孔子问他何不避车,项橐回答说,只闻车避城,未闻城避车。后来项橐又连问孔子几个问题,孔子却回答不出来。于是有《三字经》“昔仲尼,师项橐。古圣贤,尚勤学”之句,所以他也被戏称为“史上最著名”神童。  画像石图中项橐手中的“滑板车”,根据嵇康《高士传》的记载,被称为“蒲车”,是东汉时代流行的玩具。虽然不知是否像现在这样可以用来代步,但无疑与现代的儿童滑板车类似,同属于儿童们喜爱的玩具。 ? ??? 画像石画中是孔子到东周都城洛阳问礼樂与老子的故事,在洛阳老城现在还有后世纪念孔子入周问礼樂的碑刻: ? ?? 孔子入周问礼的故事,载于《史记卷六十三? 老子 庄子 申不害 韩非列传》(以下资料黑字是原文,括号内蓝字是译文参考)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孔子前往周王室都城洛邑,向老子请教礼的学问。老子说:“你所说的礼,倡导它的人和骨头都已经腐烂了,只有他的言论还在。) 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况且君子时运来了就驾着车出去做官,生不逢时,就像蓬草一样随风飘转。) 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我听说,善于经商的人把货物隐藏起来,好像什么东西也没有,君子具有高尚的的品德,他的容貌谦虚得像愚钝的人。) 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抛弃您的骄气和过多的欲望,抛弃您做作的情态神色和过大的志向,这些对于您自身都是没有好处的。我能告诉您的,就这些罢了。”) 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
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孔子离去以后,对弟子们说:“鸟,我知道它能飞;鱼,我知道它能游;兽,我知道它能跑。会跑的可以织网捕获它,会游的可制成丝线去钓它,会飞的可以用箭去射它。至于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它是驾着风而飞腾升天的。我今天见到的老子,大概就是龙吧!”) 关于“微夫子之发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典出《庄子? 田子方》,主题是表现虚怀无为、随应自然、不受外物束缚,要多方面看问题的全面。(以下资料黑字是原文,括号内蓝字是现代话参考) 孔子见老聃,老聃新沐(刚洗了头) 方将被发而干,然似非人(正披散着头发等待吹干,那凝神寂志、一动不动的样子好像木头人一样)。 孔子便而待之,少焉见,曰:“丘也眩与,其信然与?向者先生形体掘若槁木(是孔丘眼花了吗,抑或真是这样的呢?刚才先生的身形体态一动不动地真像是枯槁的树桩”)。 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吾游心于物之初(好像遗忘了外物、脱离于人世而独立自存一样”。老聃说:“我是处心遨游于浑沌鸿濛宇宙初始的境域。)。” 孔子曰:“何谓邪?”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孔子问:“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呢?”老聃说:“你心中困惑而不能理解,嘴巴封闭而不能谈论) 尝为汝议乎其将(让我为你说个大概)。 至阴肃肃(最为阴冷的阴气是那么肃肃寒冷) 至阳赫赫(最为灼热的阳气是那么赫赫炎热) 肃肃出乎天,赫赫出乎地(肃肃的阴气出自苍天,赫赫的阳气发自大地) 两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或为之纪而莫见其形(阴阳二气相互交通融合因而产生万物,有时候还会成为万物的纲纪却不会显现出具体的形体)。 消息满虚,一晦一明,日改月化,日有所为,而莫见其功。生有所乎萌(消逝、生长、满盈、虚空、时而晦暗时而显明,一天天地改变一月月地演化,每天都有所作为,却不能看到它造就万物、推演变化的功绩。生长有它萌发的初始阶段)。 死有所乎归(死亡也有它消退败亡的归向) 始终相反乎无端而莫知乎其所穷。非是也,且孰为之宗!(开始和终了相互循环,没有开端也没有谁能够知道它们变化的穷尽。倘若不是这样,那么谁又能是万物的本源!) 孔子曰:“请问游是(孔子说:“请问游心于宇宙之初、万物之始的情况。”)”。 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乐也(老聃回答:“得到的认为很满足,就是‘至美’、‘至乐’了。) 得至美而游乎至乐,谓之至人。”(体察到‘至美’也就是遨游于‘至乐’,这就叫做‘至人’。)
孔子曰:“愿闻其方”。曰:“草食之兽不疾易薮,水生之虫不疾易水(孔子说:“我希望能听到那样的方法。”老聃说:“食草的兽类不担忧更换生活的草泽,水生的虫豸不害怕改变生活的水域) 行小变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夫天下也者,万物之所一也(进行了小小的变化而没有失去惯常的生活环境,这样喜怒哀乐的各种情绪就不会进入到内心。普天之下,莫不是万物共同生息的环境。) 得其所一而同焉,则四支百体将为尘垢(获得这共同生活的环境而又混同其间,那么人的四肢以及众多的躯体都将最终变成尘垢。) 而死生终始将为昼夜而莫之能滑(而死亡、生存终结、开始也将像昼夜更替一样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扰乱它。) 而况得丧祸福之所介乎(更何况去介意那些得失祸福呢!) 弃隶者若弃泥涂(舍弃得失祸福之类附属于己的东西就像丢弃泥土一样。) 知身贵于隶也,贵在于我而不失于变。且万化而未始有极也,夫孰足以患心!已为道者解乎此(懂得自身远比这些附属于自己的东西更为珍贵,珍贵在于我自身而不因外在变化而丧失。况且宇宙间的千变万化从来就没有过终极,怎么值得使内心忧患!已经体察大道的人便能通晓这个道理。) 孔子曰:“夫子德配天地(孔子说:“老子的德行合于天地。) 而犹假至言以修心,古之君子,孰能脱焉(借助于至理真言来修养心性,古时候的君子,又有谁能够免于这样做呢?) 老聃曰:“不然。夫水之于汋也(老聃说:“不是这样的。水激涌而出) 无为而才自然矣。至人之于德也,不修而物不能离焉,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夫何脩焉(不违背自身力量去强求一切,方才合乎自然法则。道德修养高尚的人对于德行,无须加以培养万物也不会脱离他的影响,就像天自然地高,地自然地厚,太阳与月亮自然光明,又哪里用得着修养呢!” 孔子出,以告颜回曰:“丘之于道也,其犹醯鸡欤(?孔子从老聃那儿走出,把见到老聃的情况告诉给了颜回,说:“我对于大道,就好像瓮中的小飞虫对于瓮外的广阔天地啊!) 微夫子之发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不是老聃的启迪揭开了我的蒙昧,我真不知道天地之大和全貌了啊)。

范文7:孔子的“每事【以文搜文】

孔子名丘,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和教育家。公元前551年10月27日诞生于春秋时代的鲁国(今山东曲阜)。孔子自幼勤奋好学,15岁时就确立了坚定的学习志向,开始走上了自学的道路。他不仅刻苦努力,认真读书,而且虚心好问,他的许多学问是他随时随地向别人请教得来的。他问过有名的学者,也问过普通的农夫;他问过白发苍苍的老人,也问过梳者小辫的孩童;他还愿意向不如自己的人请教,能够“不耻下问”。从这当中,他体会到一个道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意思说,几个人在一起,其中必定有值得我学习的人。

有一次,孔子有机会进入鲁国的太庙。太庙是古代帝王祭祀祖先的地方,里面陈列着许多文物古器,还常举行祭祀活动,在这里,可以了解历史和有关的典章制度。孔子进太庙后,就下功夫认真地进行考察,对每一件不明白的事,都向别人请教。从庙里陈列的件件文物古器到举行仪式时伴奏的音乐,样样都要找人问个究竟。活动结束后,他还拉住别人的衣袖,继续问一些自己不明白的问题。他这样做,曾被人看不起。有人说:“谁说这个年轻人懂得礼呢?他跑进太庙,什么是都要问。”孔子听了说:“不懂就问,这就是礼啊!”这就是古书上记载的“子入太庙每事问”的故事。

毛主席说过:我们要学习孔夫子的“每事问”,因为这种虚心好学的精神是学好文化科学知识所必须具备的良好习惯。我们每个同学都要从小养成这种勤思善问的好习惯。

范文8:陈司败①:“昭公②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巫...阅读答案【以文搜文】

阅读下列文言文,回答文后问题。

  陈司败①问:“昭公②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巫马期③而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④于吴,为同姓⑤,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节选自《论语·述而》)

  注释:①陈司败:陈国主管司法的官。②昭公:鲁国的君主。③巫马期:姓巫马名施,字子期,孔子的学生。④取:同娶。⑤为同姓:鲁国和吴国的国君同姓姬。周礼规定:同姓不婚,昭公娶同姓女,是违礼的行为。

(1)将文中划线句子译成现代汉语。

①君而知礼,孰不知礼?

②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2)这段选文可以看出孔子对守礼有一种怎样的矛盾心理?

阅读答案: 答案:
解析:

  (1)①鲁君如果算是知礼,还有谁不知礼呢?②我真是幸运。如果有错,人家一定会知道。

  (2)守礼很重要,但还要“为尊者讳,为亲者讳”。

  参考译文:

  陈司败问:“鲁昭公懂得礼吗?”孔子说:“懂得礼。”孔子出来后,陈司败向巫马期作了个揖,请他走近自己,对他说:“我听说,君子是没有偏私的,难道君子还包庇别人吗?鲁君在吴国娶了一个同姓的女子为做夫人,是国君的同姓,称她为吴孟子。鲁君如果算是知礼,还有谁不知礼呢?”巫马期把这句话告诉了孔子。孔子说:“我真是幸运。如果有错,人家一定会知道。”


范文9:孔子“入周问礼”说到学术源头【以文搜文】

  王予民,笔名于敏、老敏、王璞等。1945年生,河南杞县人。长期担任报刊编辑,与早年教师生涯相承绪,四十余年为灌园一丁。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杂文学会理事。著有散文集《跌宕人生》、杂文集《几度春秋》、学术论著《中国蒙学精华研究》等。

  洛阳是让人心仪的城市,每次游洛阳,都让人觉得有所感,有所得。
  上个月与朋友们一道作洛阳之游,有幸瞻仰孔子问礼碑,在那里徘徊许久。此碑是镶嵌在东关大街一处建筑的壁间,上刻“孔子入周问礼乐至此”。此碑为清雍正五年河南府尹张汉、洛阳县令郭朝鼎重修文庙时所立。还见到有资料说,旧时这里有条铜驼巷,巷内有祠祀老子,额题”老子故宅“。遥想两千多年前孔子就是来这里问礼,向老子求教的。这在中国学术史上可说是一个大事件。
  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能来周王朝的洛都问礼,得力于他的弟子南宫敬叔给鲁国国君的建议:“鲁南宫敬叔言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
  老子是楚国苦县(今属河南鹿邑)人,姓李,名耳,字聃,也被人尊称为老聃。他长期生活东周王朝的国都,担任周守藏室(相当于国家图书馆)的下柱史,有机会接触和研究周王朝大量的典籍,其中当然也包括周公当年亲自制定的政治、文化方面的制度。老子博学多识,且以仁人著称。他与孔子会面时,其哲学巨著《道德经》可能尚未完稿,但他的“道法自然”、“清静自正”、“无为自化”“等哲学观点肯定已经形成。因为他向孔子介绍过周礼之后,给孔子的临别赠言,即表明了他的哲学观点。老子说:“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过分的愿望),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汝,若是而已。“(《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为人要收敛锋芒,戒骄气,少欲望,守拙若愚,这是老子做人的守则,因为他认为“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这种观点与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处事方法大相径庭。可是孔子听了这样的教言并不反感,而且对弟子说:“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能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即走兽、游鱼、飞鸟皆有猎具可以捕获――引者注)至于龙,吾不知其乘风云而上天。今日见老子,其犹龙也!”孔子对老子之言虽未接受,但对老子之人却赞佩不已,崇敬有加。老子的话是会使他深自反省的。
  孔子入周问礼,与老子会面、沟通,这件事在中国学术史上意义非凡。中国历史上这两位伟大的思想家,在他们的学说完全形成之前,得以沟通交流,对他们各自学说的形成都有促进作用。尤其是老子,后来完成的《道德经》,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上第一部具有思辩色彩的哲学著作。老子突破了殷周以来的天命观,将天地人的关系抽象上升为“道”论,认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种学说在思想和哲学层面最具原创性,其成就,其水平,在当时达到了巅峰程度。对其后儒、墨、法、名各学派都产生了深远影响。仅举《论语》上所说的“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就知其明显地受到老子学说的影响。
  老子在河洛地区构建了道家学说,孔子入周礼,促进了儒家学说的形成,这都表明中国学术的源头在河洛。由此看来,洛阳不仅是九朝古都、历史名城,而且是中国学术的策源地,是学术之都。今人游览洛阳,对此问题应该有所了解。洛阳当地的有识之士,亦须对此问题加以挖掘、整理、研究、总结,以便于文化的传承、学术的传承。
  责任编辑 王小朋

范文10:孔子于老子留下的千古智慧【以文搜文】

    孔子问礼于老子留下的千古智慧

    中国历史上的两位圣人:老子和孔子。曾有过一次相会,他们的畅言,留下了千古美谈。让我们细细研读和品味,感知古圣先贤的胸襟和智慧!

    公元前538年的一天,孔子对弟子南宫敬叔说:周之守藏室史老聃,博古通今,知礼乐之源,明道德之要。今吾欲去周求教,汝愿同去否?南宫敬叔欣然同意,随即报请鲁君。鲁君准行。遣一车二马一童一御,由南宫敬叔陪孔子前往。老子见孔子,千里迢迢而来,非常高兴,教授之后,又引孔子访大夫苌弘。苌弘善乐,授孔丘乐律、乐理;引孔丘观祭神之典,考宣教之地,察庙会礼仪,使孔丘感叹不已,获益不浅。

    老子曰:欲观大道,须先游心于物之初。天地之内,环宇之外。天地人物,日月山河,形性不同。所同者,皆顺自然而生灭也,皆随自然而行止也。知其不同,是见其表也;知其皆同,是知其本也。舍不同而观其同,则可游心于物之初也。物之初,混而为一,无形无性,无异也。孔丘问:观其同,有何乐哉?老子道:观其同,则齐万物也。齐物我也,齐是非也。故可视生死为昼夜,祸与福同,吉与凶等,无贵无贱,无荣无辱,心如古井,我行我素,自得其乐,何处而不乐哉?

    老子谈道:圣人处世,遇事而不背,事迁而不守,顺物流转,任事自然。调和而顺应者,有德之人也;随势而顺应者,得道之人也。孔丘闻之,若云飘动,随风而行;若水流转,就势而迁。喜道:悠哉!闲哉!乘舟而漂于海,乘车而行于陆矣。进则同进,止则同止,何须以己之力而代舟车哉?君子性非异也,善假於物也!得道之人,视生死为一条,生为安乐,死为安息;视是非为同一,是亦不是,非亦不非;视贵贱为一体,贱亦不贱,贵亦不贵;视荣辱为等齐,荣亦不荣,辱亦不辱。何故哉?立于大道,观物根本,生死、是非、贵贱、荣辱,皆人为之价值观,亦瞬时变动之状态也。究其根本,同一而无别也。知此大道也,则顺其变动而不萦於心,日月交替,天地震动、风吼海啸、雷鸣电击而泰然处之。

    阳子居道:先生修身,坐需寂静,行需松弛,饮需素清,卧需安宁,非有深宅独户,何以能如此?置深宅独户,不招仆役,不备用具,何以能撑之?招聘仆役,置备用具,不立家规,何以能治之?

    老聃笑道:大道自然,何须强自静。行无求而自松,饮无奢而自清,卧无欲而自宁。修身何需深宅?腹饥而食,体乏而息,日出而作,日落而寝。居家何需众役?顺自然而无为,则神安体健;背自然而营营,则神乱而体损。

    老聃道君子与人处,若冰释于水,与人共事,如童仆谦下;洁白无瑕而似含垢藏污,德性丰厚而似鄙俗平常。阳子居听后,一改原来高傲,其貌不矜亦不恭,其言不骄亦不媚。老子赞曰:小子稍有进!人者,生于父母之身,立于天地之间,自然之物也。贵己贱物则背自然,贵人贱己则违本性,等物齐观,物我一体,顺势而行,借势而止,言行自然,则合于道矣!

    老聃曰:养生之道,在神静心清。静神心清者,洗内心之污垢也。心中之垢,一为物欲,一为知求。去欲去求,则心中坦然;心中坦然,则动静自然。动静自然,则心中无所牵挂,于是乎当卧则卧,当起则起,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外物不能扰其心。故学道之路,内外两除也;得道之人,内外两忘也。内者,心也;外者,物也。内外两除者,内去欲求,外除物诱也;内外两忘者,内忘欲求,外忘物诱也。由除至忘,则内外一体,皆归于自然,于是达于大道矣!如今,汝心中念念不忘学道,亦是欲求也。除去求道之欲,则心中自静;心中清静,则大道可修矣!

    老聃道:养生之经,要在自然。动不知所向,止不知所为,随物卷曲,随波而流,动而与阳同德,静而与阳同波。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此乃养生之经也。南荣问道。此乃完美之境界乎?老聃道:非也。此乃清融己心,入于自然之始也。倘入完美境界,则与禽兽共居于地而不以为卑,与神仙共乐于天而不以为贵;行不标新立异,止不思虑计谋,动不劳心伤神;来而不知所求,往而不知所欲。南荣问道:如此即至境乎?老聃道。未也。身立于天地之间,如同枯枝槁木;心居于形体之内,如同焦叶死灰。如此,则赤日炎炎而不觉热,冰雪皑皑而不知寒,剑戟不能伤,虎豹不能害。于是乎祸亦不至,福亦不来。

    逗留数日,孔子向老子辞行,老子送至馆舍之外,赠言道:吾闻之,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义者送人以言。吾不富不贵,无财以送汝;愿以数言相送。当今之世,聪明而深察者,其所以遇难而几至于死,在于好讥人之非也;善辩而通达者,其所以招祸而屡至于身,在于好扬人之恶也。为人之子,勿以己为高;为人之臣,勿以己为上,望汝切记。孔子顿首道:弟子一定谨记在心!

    行至黄河之滨,见河水滔滔,浊浪翻滚,其势如万马奔腾,其声如虎吼雷鸣。孔子伫立岸边,不觉叹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黄河之水奔腾不息,人之年华流逝不止,河水不知何处去,人生不知何处归?闻孔子此语,老子道:人生天地之间,乃与天地一体也。天地,自然之物也;人生,亦自然之物;人有幼、少、壮、老之变化,犹如天地有春、夏、秋、冬之交替,有何悲乎?生于自然,死于自然,任其自然,则本性不乱;不任自然,奔忙于仁义之间,则本性羁绊。功名存于心,则焦虑之情生;利欲留于心,则烦恼之情增。

    孔子解释道:吾乃忧大道不行,仁义不施,战乱不止,国乱不治也,故有人生短暂,不能有功于世、不能有为于民之感叹矣。

    老子道: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乎?人之所以生、所以无、所以荣、所以辱,皆有自然之理、自然之道也。顺自然之理而趋,遵自然之道而行,国则自治,人则自正,何须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哉?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则违人之本性远矣!犹如人击鼓寻求逃跑之人,击之愈响,则人逃跑得愈远矣!

    稍停片刻,老子手指浩浩黄河,对孔子说:汝何不学水之大德欤?孔丘曰:水有何德?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孔子闻言,恍然大悟道:先生此言,使我顿开茅塞也:众人处上,水独处下;众人处易,水独处险;众人处洁,水独处秽。所处尽人之所恶,夫谁与之争乎?此所以为上善也。

    老子点头说:汝可教也!汝可切记:与世无争,则天下无人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水几于道:道无所不在,水无所不利,避高趋下,未尝有所逆,善处地也;空处湛静,深不可测。善为渊也;损而不竭,施不求报,善为仁也;圜必旋,方必折,塞必止,决必流,善守信也;洗涤群秽,平准高下,善治物也;以载则浮,以鉴则清,以攻则坚强莫能敌,善用能也;不舍昼夜,盈科后进,善待时也。故圣者随时而行,贤者应事而变;智者无为而治,达者顺天而生。汝此去后,应去骄气于言表,除志欲于容貌。否则,人未至而声已闻,体未至而风已动,张张扬扬,如虎行于大街,谁敢用你?

    孔子道:先生之言,出自肺腑而入弟子之心脾,弟子受益匪浅,终生难忘。弟子将遵奉不怠,以谢先生之恩。说完,告别老子,与南宫敬叔上车,依依不舍地向鲁国驶去。

    回到鲁国,众弟子问道:先生拜访老子,可得见乎?孔子道:见之!弟子问。老子何样?孔子道:鸟,我知它能飞;鱼,吾知它能游;兽,我知它能走。走者可用网缚之,游者可用钩钓之,飞者可用箭取之,至于龙,吾不知其何以?龙乘风云而上九天也!吾所见老子也,其犹龙乎?学识渊深而莫测,志趣高邈而难知;如蛇之随时屈伸,如龙之应时变化。老聃,真吾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