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入周问礼

范文1:孔子【以文搜文】

范文2:孔子【以文搜文】

孔子曰

(孔子曰非礼勿视 孔子曰非礼勿听

孔子曰非礼勿言 孔子曰非礼勿动

第一文库网

)

曲: RYUICHI SAKAMOTO/CHOHO MIYAKA/KATSU HOSHI 词: 劳双恩 编: 林慕德

* 人是性本善良 人还是自幼性本恶

谁会好一天变坏 谁会凶恶变善良

要靠你取身决心

时辰就到 因果有天报

# 无欲会感自由 无求便没有了争斗

无尽的私心爱欲 徒令一世困胡同

最怕你歪了本心

时辰就到 因果有天报

@ 如游戏 要胜出请你付出

有结果 因你付出

守规则 讲道理

如若你要胜出不去付出

要结果不理后果 微罚你

# 无欲会感自由 无求便没有了争斗

无尽的私心爱欲 徒令一世困胡同

最怕你歪了本心

时辰就到 因果有天报

(孔子曰非礼勿视 孔子曰非礼勿听

孔子曰非礼勿言 孔子曰非礼勿动)

(孔子曰非礼勿视 孔子曰非礼勿听

孔子曰非礼勿言 孔子曰非礼勿动)

* 人是性本善良 人还是自幼性本恶

谁会好一天变坏 谁会凶恶变善良

要靠你取身决心

时辰就到 因果有天报

@ 如游戏 要胜出请你付出

有结果 因你付出

守规则 讲道理

如若你要胜出不去付出

要结果不理后果 微罚你

(忘掉了 听过孔夫子教做人重守礼

你曵曵 有老师要你

每一天留在课室好失礼)

每一天留在课室好失礼)

(忘掉了 听过孔夫子教做人重守礼

你曵曵 有老师要你

每一天留在课室好失礼)

每一天留在课室好失礼)

(忘掉了 听过孔夫子教做人重守礼 你曵曵 有老师要你

每一天留在课室好失礼)

范文3:孔子【以文搜文】

    鲁国陬邑孔丘,宋国贵族后人。少时贫贱,成年官绅。无赖读书讲学,可叹掉官传经。纵然多能鄙事,悲伤少得官运。短暂鲁国中都,瞬时小吏短论。五十相事三月,半百周游乐津。卫曹苦觅官差,空手游走宋郑。陈蔡再寻官位,可惜列国冰冷。终身不得官宠,一生求官不成。历时枉费十三载,古稀骀荡费时辰。命运送孔回书斋,经历召唤悦编审。改删诗史得奇志,定稿周礼传礼仁。《春秋》字里寻乐,《周易》句间耕耘。招贤纳士三千,唯就七十二人。广说克己复礼,辛苦周礼规矩。只图恢复朝纲,唯求政客正名。君臣父子,上下严定。强调方圆礼路,主张为政清明。反对逾越,杜绝放任。限制杀戮,治国礼宾。鼓吹青年好学,提倡不耻下问。不求生而知之,只信学习解困。尊重人格,推崇仁政。富贵不要强求,天命自有定论。笑说为师之道,师出三人同行。鄙视劳作,推崇书圣。读书乃是上上,万般皆为下品。倡导学思,主张躬亲。中华一代宗师,九州万世先明。

    现代又喜推孔,今天再续孔盛。遥望孔庙香火,远闻儒师英名。后世筑庙供奉,世界孔府遍赢。历朝历代崇尚,各国各族敬尊。喜看遍地孔走,欣慰全球儒声。昨日鲁公悲哀,今日杏坛哭灵。香台常会洋弟,孔府时留远生。几碟供果留念,无数叩首念寻。

    一坐孔庙宏伟,独尊圣贤像珍。才看昨留帝迹,又望加封文本。皇帝亲笔,墨迹匾存。殿宏比美太和殿,成威张扬孔大成。前檐高耸,后柱龙腾。精雕细刻,工艺绝伦。诗词文赋,儒教范文。巨贤圣像高坐,香客作揖恭谨。木柱线条细嵌,坐像形象逼真。多谢吴道手笔,感恩画家艺醇。苍松翠柏,屋威殿凛。掠过九座院,穿越九重门。人潮汹涌,弟子不停。

    喜阅孔谱家史,欣望大师英灵。四百房间浩大,两座客体均匀。西路品茗香茶,东房观望画屏。中屋前后幽静,官衙雄姿依存。住苑连连,殿堂森森。三位一体,建筑典憬。四衙行走官宦,三堂连接六厅。

    孔林石碑整齐,墓地三千布阵。古柏静守,围墙卫莘。肃穆飘然,草木辉映。远望墓道,迎夙俑正。青翠遮掩不住,墨宝显现未停。红墙环绕,凉亭风韵。前有宋真宗,后来康乾吣。停歇九天祭,拜节冲宵云。

    传我中国粹典,扬吾华夏精神。继承宗师思想,宏愿儒教长胜。

范文4:孔子【以文搜文】

    前年读了几页孔子,今天突然想对孔子说点什么。

    读了这么久的大学,发现其实什么也不是,想想有时候真是时间弄人。中国的大学真的是不伦不类。大学读什么?不知道。大学时为了更好的就业,为了赚更多的钱,政府还说,是为了更好的报效祖国。现在无论是大学还是大专,总之就是为了获取一门手艺,好养家糊口。无可厚非,可是为了这一面养家糊口的工具,我们牺牲的是什么?我们是否想过是不是得不偿失。孔子说,读书,是为了修生养性。好多人都说这是消极的思想。人发展到最后的最高境界就是修生养性,就是为了全面的发展。我们本末倒置了。

    成功学教我们如何的成功,可是发现成功学里面好多都收骗人的。书上说,肯德基是如何的在晚年创业,可是上肯德基的官方网上却是完全相反的生平。这种事情太多了。孔子说三十而立之年,四十不惑。现在这种教育好多人读书都读到三十,哪还有时间去谈搜世界的其他方面。而立之年,立在那个方面?是你的思想或是动手能力,没有。三十岁还是没有任何的成功迹象,基本上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成功学的书说要如何如何的坚持,有坚持就有成功,可是事实是这样的吗?事实想必大家都明白的。孔子的前半生不断的在仕途上进取努力,宣传他的仁爱思想,结果如何。四十不惑,在那种的社会环境下,孔子知道自己的仕途生涯就此无望,终于潜心他的教书育人的事业。一代圣人就此诞生。很多不负责任的在诱导我们走向歧途。而我们就是相信了。

    想想真是可悲,有教无类。可是现在社会是什么养的呢?是,这要很多的社会成本。不过想想中国的贪污腐败,形象工程要是没有这么多的话,这些钱想必还是出的起的。说道这就想起朱镕基,什么说他就这么暗淡的下台了,颇有悲剧人物的色彩。不过我还是很欣赏他干的两大事:国企改革和防腐。中国没人做过,他做了。偏题了。

    孔子一直提倡仁爱,不过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发现社会有多仁爱。看见身边受苦的同胞,我们可以很自然的视而不见。这又让我想起这次的日本地震。中国这次很是无私啊,可以放下历史的恩恩怨怨,祈福满天飞。可是,一次远在千里之外的核辐射,就让我们的盐暴涨,各地断盐现象严重。日本在地震面前是什么样的表现,而我们在区区的一个传言面前败下阵来。我们缺的是什么?不是大学教你们的专业知识不够,而是人缺少的是一种思想,一种独立思考的能力和修养。我们现在是对日本大度了,不是我们真的有多么的慈悲,只是近年来国力的增长让我们有直面日本的勇气。不说了 ,说多了就发现偏激了,改天接着。。。。。

    0 0 收藏 分享

范文5:孔子入周问礼”说到学术源头【以文搜文】

  王予民,笔名于敏、老敏、王璞等。1945年生,河南杞县人。长期担任报刊编辑,与早年教师生涯相承绪,四十余年为灌园一丁。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杂文学会理事。著有散文集《跌宕人生》、杂文集《几度春秋》、学术论著《中国蒙学精华研究》等。

  洛阳是让人心仪的城市,每次游洛阳,都让人觉得有所感,有所得。
  上个月与朋友们一道作洛阳之游,有幸瞻仰孔子问礼碑,在那里徘徊许久。此碑是镶嵌在东关大街一处建筑的壁间,上刻“孔子入周问礼乐至此”。此碑为清雍正五年河南府尹张汉、洛阳县令郭朝鼎重修文庙时所立。还见到有资料说,旧时这里有条铜驼巷,巷内有祠祀老子,额题”老子故宅“。遥想两千多年前孔子就是来这里问礼,向老子求教的。这在中国学术史上可说是一个大事件。
  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能来周王朝的洛都问礼,得力于他的弟子南宫敬叔给鲁国国君的建议:“鲁南宫敬叔言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
  老子是楚国苦县(今属河南鹿邑)人,姓李,名耳,字聃,也被人尊称为老聃。他长期生活东周王朝的国都,担任周守藏室(相当于国家图书馆)的下柱史,有机会接触和研究周王朝大量的典籍,其中当然也包括周公当年亲自制定的政治、文化方面的制度。老子博学多识,且以仁人著称。他与孔子会面时,其哲学巨著《道德经》可能尚未完稿,但他的“道法自然”、“清静自正”、“无为自化”“等哲学观点肯定已经形成。因为他向孔子介绍过周礼之后,给孔子的临别赠言,即表明了他的哲学观点。老子说:“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过分的愿望),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汝,若是而已。“(《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为人要收敛锋芒,戒骄气,少欲望,守拙若愚,这是老子做人的守则,因为他认为“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这种观点与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处事方法大相径庭。可是孔子听了这样的教言并不反感,而且对弟子说:“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能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即走兽、游鱼、飞鸟皆有猎具可以捕获――引者注)至于龙,吾不知其乘风云而上天。今日见老子,其犹龙也!”孔子对老子之言虽未接受,但对老子之人却赞佩不已,崇敬有加。老子的话是会使他深自反省的。
  孔子入周问礼,与老子会面、沟通,这件事在中国学术史上意义非凡。中国历史上这两位伟大的思想家,在他们的学说完全形成之前,得以沟通交流,对他们各自学说的形成都有促进作用。尤其是老子,后来完成的《道德经》,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上第一部具有思辩色彩的哲学著作。老子突破了殷周以来的天命观,将天地人的关系抽象上升为“道”论,认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种学说在思想和哲学层面最具原创性,其成就,其水平,在当时达到了巅峰程度。对其后儒、墨、法、名各学派都产生了深远影响。仅举《论语》上所说的“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就知其明显地受到老子学说的影响。
  老子在河洛地区构建了道家学说,孔子入周礼,促进了儒家学说的形成,这都表明中国学术的源头在河洛。由此看来,洛阳不仅是九朝古都、历史名城,而且是中国学术的策源地,是学术之都。今人游览洛阳,对此问题应该有所了解。洛阳当地的有识之士,亦须对此问题加以挖掘、整理、研究、总结,以便于文化的传承、学术的传承。
  责任编辑 王小朋

范文6:孔子曰[1]【以文搜文】

孔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成长,如何成长,唯有学习。孔子他老人家告诉我们,要不断地学,还要经常复习,练习,而且强调,学和习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过去,我们过多地强调了学习的枯燥,于是有了这句著名的:书山有路勤未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句话的前半句还算中肯,必须要勤奋。后半句就完了,明确地告诉人学习很苦,而且这个苦是无涯的。如果是说给有了一定的辨别力的人听,或许能明白这样的苦并非真的苦,只是强调了学习的枯燥而已。但学习并非仅仅是读书那么简单,也并不是所有的学习都痛苦。如果说给小学生听,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心意是好的,但得到的效果却恰恰相反。小孩子哪懂得太深奥的东西呢,当你跟他说学习是很苦的时候,他当然是不喜欢了,至少内心里开始会滋养出一种排斥学习的潜意识。更何况每每还有一些家长老师自以为有学问,整天给孩子们讲什么“头悬梁,锥刺股”的故事。孩子幼小的心灵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恐吓和惊吓,当他一直都带着紧张恐惧的心情的时候,怎么可能学得到并还能主动开心地练习巩固呢?

学习本身其实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比如孩子学走路,学说话,都是在欢快轻松的环境下获得的能力。学了,不断练习,不断温习,最后成为一种能力。

现在国家提倡建立学习型社会,学习型组织,按照“学乐”精神,我们应该建立“快乐学习型的组织,建立快乐学习型团队,建立快乐学习型社会”。身心愉悦的时候,学习的效率会很高,并能不断刺激神经和大脑,逐步达到良性循环。这样的个体愉悦心态传染放大到团队,放大到组织,放大到国家社会,每个人都身心愉快,又怎么可能发生端着枪炮打仗的事情呢?

我们的学习常常有很大的功利性,正是这种功利性,让学习的快乐一点点地消失了。从小在学校就是为了升学考试,工作了为了获得某些证书。活到老学到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就成了一句空话。

我们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是爱学之人,但我们往往不太懂得习的重要性。似乎我们的口头禅多是“那本书我看过了”,“那个东西我学过了”,看过不表示知道,学过不表示掌握。不但要学,还要不断练习温习。古人呢早就知道这个道理,但我们今人却都忘记了,温故而知新者可以为师。温习已经学过的,然后才能知道学习掌握更多新的东西。不断学而习,才能逐步成长为师。而我们不一定非要成为大师,但我们可以不断提升自己,体会不断超越自我的乐趣。

学以致用才有意义。毛主席说:精通最大的目的在于应用。实践出真知。一切学习都是为了实践,并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再学习。毛主席的活学活用马列主义,结合中国的实际,从而缔造了伟大的中国。

有一个中国古代笑话说:有一位呆秀才下乡,一条水沟挡住了去路。他取出书来,仔细翻看,却怎么也找不到如何过沟的答案。一位农夫告诉他,不用翻书,跳过去就行了。秀才听了他的话,双脚一蹬,往上一跳,竟落到水中。农夫说,不是那么跳法。说罢,单脚起跳,一跃而过。秀才看了埋怨道:“单脚起步为跃,双脚起步为跳,你该说跃,不该说跳。”

大家现在看来一定会觉得那个秀才迂腐,犯了本本主义的错误。可实际生活工作中我们是否也抱着教条不放呢?我们的许多管理者是不是也经常遇到问题就赶紧翻阅管理学教材找答案呢?

毛主席说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当学习是快乐的,是愉悦的时候,我们就能学进去,然后学以致用,每天都进步,做到天天向上。这个天天向上,我理解为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越来越多职位上的步步高升,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从精神上内心上觉悟上不断超越自我。 怎么学习,学习什么,其实先哲早已告诉了我们。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任何事情都有值得借鉴吸收的部分,任何人都有我们值得学习的东西。另外,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要不断地走出去,感受外界,吸收外界的精华为己所用。毛

或许我们依然会困惑:如果我遇到的一起同行的三人都是卑微草民甚至偷鸡摸狗之辈呢,我又该如何向他们学习?难道学习其从恶吗?非也。正面的学习是吸收,遇到负面的我们学习是自省。别忘记孔子还说过“择其善者而从之,则其不善者而改之。见贤思齐,见不贤而自省也。”

学乐精神,推己及人。独乐乐,众乐乐,孰乐?当然是大家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让自己快乐,是一种美德,让他人快乐,是一种功德。

范文7:孔子问“人”【以文搜文】

  孔子在自家马厩失火后,问的是“伤人乎”,而“不问马”。

  我们都知道吃药是为了治病,可是当知道吃药不仅不会治病还会生病甚至致癌时,我们会有什么感触呢?最近央视曝光了一些不法制药厂商在明明知道禁止使用工业明胶生产药用胶囊的情况下,利欲熏心,肆无忌惮地生产销售“毒胶囊”。一时间民意沸腾,人们不免追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呢?是制度缺失,是监管不力,还是违规成本太低???其实这些都是表面原因,从根本上说,在食品药品中添加工业明胶等有毒物质,直接结果是对人生命的伤害,这是对人的生命的最大漠视,是对生命缺乏敬畏心的直接表现。
  世界上什么最宝贵?什么最有价值?毋庸置疑,最宝贵的是人,最有价值的是人的生命、健康。敬畏生命,因为人是社会的主体、社会的最高目的。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社会的一切都是由人创造的,社会的一切创造都是为人的。敬畏生命,还因为对每个人来说,生命只有一次,生命是无价的。孔子在自家马厩失火后,问的也是“伤人乎”,而“不问马”。因此,社会、个人最应敬畏的就是人的生命。
  可是当下,人们为了一己之利却什么都敢干、什么都不在乎,而且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地沟油食品、苏丹红鸭蛋、三聚氰胺奶粉、染色馒头、瘦肉精猪肉经常出现,时刻危害着人们的生命安全;煤矿安全设施不到位、建筑工程质量不过关、饮用水严重污染超标等问题时有发生,随时可能剥夺人们的生命。敬畏的缺失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当我们失去了对生命的敬畏时,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做奶粉的造假赚钱了,但同时也吃上了瘦肉精猪肉;做“染色馒头”的卖了毒馒头,而同时也买回了“毒胶囊”;生产销售“毒胶囊”的让人们中毒了,而同时也饮用了重金属超标的污染水。若长此以往,其最终结果必定是害人害己,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进步。
  社会呼唤人们敬畏生命,现实要求人们必须敬畏生命。其实,要做到敬畏生命并不难,首要的是遵从法纪。法纪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障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法纪具有强制性、制裁性的特点表明,遵从法纪既是对别人生命的敬畏,也是对自己的保护。明朝初年,明太祖朱元璋曾问众大臣“天下何人最快活”。对此,大臣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说功成名就者最快活,有的说金榜题名者最快活,有的说妻妾成群者最快活。这时,有个叫万钢的大臣答道:“畏法度者最快活!”朱元璋听后大为赞赏,连声道:“讲得好!讲得好!”因为只有我们每个人都敬畏法纪,按照法纪、制度办事,社会才能以正常的秩序运行,我们每人才能享受到法纪带给我们的福祉,生命才能得到最大的保护与尊重。
  敬畏生命更要时刻坚守内心正确的道德准则。道德价值判断是人们进行各种活动的根本指针。当尊重和爱护每一个人的生命的道德理念占据我们的内心时,就会对违规、越轨的事不想干、不敢干,自觉严格要求自己,保持正确的人生航向,有时甚至会为保护别人的生命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的“最美妈妈”吴菊萍,用自己一双柔弱的臂膀接抱住了坠楼的女童。从她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心中只要有了道德准则就会敬畏生命、尊重生命,就能感受到生存的价值和意义,从而创造社会的美好。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敬畏人的生命的价值认同,不管经济多么繁荣、财富多么巨大,也绝不会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人,如果没有敬畏生命的价值认同,不管他能力多么突出、生活多么富有,也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受人尊敬的人。只有我们拥有对生命的敬畏之心时,世界才会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无限生机与活力,我们才会时时处处感受到生命的高贵与美丽。

范文8:孔子之“仁”【以文搜文】

孔子之“仁

摘要:“仁”乃孔子思想学说的之重心,本文试图从孔子“仁”之始源着手,进而对孔子所深化的“仁”作探讨和分析,理解其中的深刻内涵及其重要性,并且解读孔子所指示的“得仁”之道。

关键词 :孔子;仁;爱人;得仁

“仁”之渊源

“仁”虽然作为孔子思想体系的理论核心,其实却非孔子所创立。且见《论语·述而》里记载,孔子说自己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的,时人也说他是“与仁”的,但若完全否定孔子的再创造却是不能的,因此该说孔子使仁的思想系统化并臻于完善。那么再追溯在孔子之前关于仁思想的产生与演变。

《诗经·郑风·叔于田》中有“洵美且仁”此句,也就是将“仁”和“美”结合起来去形容人的外在相貌,那么此“仁”字该有描写表情和蔼可亲的意味。而《国语晋语一》曰:“爱亲之谓仁”,此“仁”则是体现在父子关系上,即“爱亲之谓孝”。那么可见“仁”的内在涵义已经从单纯的描绘外在美貌演变为伦理上对父母的爱戴,即是人际间的关系。再看《国语晋语二》中申生拒绝逃亡时曰:“仁不怨君”、“逃死而怨君,不仁”,此处“仁”则体现在处理对君主、对国家的关系上,即“忠不怨君”、“逃死而怨君,不忠”。可见得“仁”的内在涵义已经从处理伦理关系拓展深化为处理君臣关系。由此说,关于仁的思想学说在商周之际乃至春秋已有了很大的发展。

“仁”者“爱人”

《春秋·不二》中曰:“孔子贵仁。”那么到底孔子的思想根基“仁”是什么,与先时探讨的“仁”类比,又具备了怎样的内涵?

其实在《论语》里有许多的弟子问仁,但是能够深刻且精炼地概括“仁”的内涵的是樊迟问仁,子曰:“爱人。”即是“仁”乃为感性联系而存在的实体,而实体可大可小,但至少得二人,因为从“仁”字拆分便是“二人”,只有二人

方能实现“仁”,即是“爱人”。《雍也》里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可见,单独爱自己是算不得“仁”的,唯有推己及人,爱自己且爱别人,才能形成感性存在的实体。马克思在批判“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是说:“费尔巴哈不满意抽象的思维而喜欢直观;但是他把感性不是看作实践的、人的感性活动。”那么,可以理解“仁”这感性存在实体的显现形式也是“实践的”,没有感性实践就没有感性实体的存在,这也就表明孔子的“仁”也绝不是类似程朱理学那种抽象的“理,”而是具体实在的、是可以被感知和被实践的“爱人”之举措。孔子其实是一位对人类感性特征有深入研究的思想家,他懂得“爱人”的力量是无穷的,如其所谓“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也知道“爱人”的感性是排斥理性的,并将感性作为主体的实践活动去看待,如其所谓“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孔子希望人们能够在一切的人际交往中都沉浸在“爱人”的感性中,做到“无终食之间违仁”。

“爱人”非“爱物”

孔子既然以“爱人”来规范“仁”的本质涵义,也就是已经排除了“人”之外的一切事物被爱的可能。这与孟子所谓的“恻隐之心”有所区别。《公孙丑上》孟子曰:“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他认为“仁”可以是对人其所先天所固有的“恻隐之心”尽心得来。而孟子所谓的“恻隐之心”是指齐宣王所说自己不忍心看宰牛时牛临死前的“觳觫”的情形。显然,孟子所谓的“仁之端“或“仁”所爱的对象是包括人以外的其他生灵的。而孔子的“仁”是重“人”的,也就是他不对“物”存有“仁爱”之心。《乡党》记载:“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由此我们便可以确定孔子所谓的“仁”是有限制的,是在“人”的范围内下

的定义。

“爱人”无差等

既然孔子的“仁”在待物与待人上已明显分别,那么在其定义内的“人”有没有差等,也就是“爱人”有无范围限制?

其实孔子所倡导的“爱人”的“人”是无差等的,即“爱人”是无范围限制的。何以见得?《子路》记载: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论语》中”记载了樊迟三次“问仁”,每次问仁在内容方面的要求都不同。这次问仁,可能是他在知道了仁的本质涵义是“爱人”后,来问“怎样爱人”和“爱什么人”的。那孔子的回答很明确:“虽之夷狄,不可弃也。”也就是“仁”在夷狄之处也要践行,不能违背,那不是也要爱夷狄之人么?

始于仁而终于仁

既然明确且理解了孔子“仁学”中的“仁”,也就无需过分阐述孔子为什么要提倡“仁”了。根据《道德经》里老子对于“大道废”之后一些社会信仰的兴废过程的描述是:“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按照老子的理论,再根据中国古代历史可以推想,周朝应该是崇尚礼治。孔子是提倡“克己复礼”的,而“礼”一般是指“周礼”,因为从《论语》里孔子的言论可见得他是恢复周礼为己任的。那么既要恢复周礼,于“仁”有何干系?《八佾》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再有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无言《诗》已矣。” “礼乐”是周朝治国的政治手段,而“仁”却是“礼乐”的基础,所以孔子要想恢复“周礼”必须大力倡导“仁”。或许我们会以为“恢复周礼”是孔子的根本目的,这其实是有违孔子本意的。

《论语·颜渊》记载:“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可见“克己复礼”后所实现的社会理想是“天下归仁”,所以孔子的理论观点是“始于仁而终于仁”,正如马克思的“认识论”中解释的一般:“实践是认识的来源,实践是认识的目的和归宿。”

得仁之道

“仁”作为孔子思想体系的基础,其重要性自是不必多说的,那么怎样去接近“仁”呢?此处何故不写达成“仁”,其实我认为“仁”不需要去达成,而只需不违仁则得“仁”了。《雍也》记载:“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由是如此。 ’

在《论语》里提到“仁”字有一百零八处,而在此我们只需其中的关于“仁”的方法论。涉及的“仁”之方法论的言论也不少,只是还要撇开一类,也就是先将“仁”作了前提的。比方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或是子曰:“知者乐山,仁者乐水;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此类语录是建立在“仁者”的基础上,因此是无法从中提取方法论指导的。那么究竟如何才能得“仁”呢?《公冶长》记载:“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子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至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在孔子眼中,要想“得仁”,必须先掌握仁的思想理论。为什么“知者”能“利仁”,原因就在于知者能够“知仁”而懂得实现仁的好处,从而愿意去做有益于实现仁的事。这即是孔子知仁方可得仁这一命题的基本精神。“知仁”后便有了实现仁的基础,而具体的行为规范却是如何?《颜渊》记载颜回问“克己复礼”的具体条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即是说一切的行动要以“礼”为准则而不能逾越。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是实现“仁”重要举措,西方耶稣劝人爱人入己,奉“己所欲施于人”为金科玉律,其实此乃为得“仁”而为仁之事,实际却未必能“得仁”,因为“己之所欲”可能为“人之所害”,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便能做到“不违仁”,“不违仁”即是“近仁”,“近仁”即是“得仁”。

纵观孔子之“仁”的思想理论,可见“仁”乃是其毕生心血,在孔子眼中,“仁”是高于生命的,所谓“杀身以成仁”也。

参考资料:程昌明译注《论语》

赵逢玉《仁学探微》

易中天《先秦诸子·百家争鸣》

范文9:孔子布“道”【以文搜文】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王牌布‘道’”的现场,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从2000多年前来的一位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他的思想和文化流传甚远,他本人也被人们尊称为圣人。今天,这位圣人,好不容易坐着时光机穿越而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现场一片欢呼,掌声不断,孔子上场。
  主持人:欢迎孔圣人。好,现在请大家准备好翻译器。由于孔老先生说的是古文,和我们现代的交流方式略有差异,为了更好地和孔老师交流,请大家戴上耳麦。谢谢!
  孔子:大家好,很高兴来到这个时代,认识大家。来到这里我很开心,因为自己的思想有人懂有人知。在春秋时期,很多贤者都选择避世,一些重要言论和先进思想也由于社会的局限性没有得到发扬光大。
  你们现在生存的社会,物质丰富,各种思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是据我观察,也还是隐藏着不少问题,像边境国土问题就纷争颇大。在当时的东周时期,战争纷扰,虽然我周游列国,想要改变各个诸侯国的局面,但无奈势单力薄,人微言轻。可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明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个人的力量虽然微小,但如果千千万万的人都心存国家,心存天下,这个世界一定会更加美好。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倘若每个人都努力完善自身的品质,社会的发展就会减少阻碍。
  完善自身,首先要做到“仁”字。而作为学生,祖国未来的栋梁,更应“当仁,不让于师”。不但在学问上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为人处世方面也要不输给老师。
  其次,“礼”不可废。大到国家之间的交往,小到家人之间的相处,都应该遵循应有的礼仪。这样,国际关系、人际关系才能和谐发展。
  “仁”和“礼”必不可少,当然,还不能少了“信”。“信”如车之轮,车失轮犹如人失足。信为人之根本,无信则人不立。
  “礼”“仁”“信”是处世之道,在这里,吾与诸君共习之。
  主持人:谢谢孔圣人的演讲,是啊,我们的社会虽然物质很丰富,但是,人和人之间却总缺少一些信任。我们要学会以礼待人,以仁爱人,以信做人,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社会更加美好。
  【作者系江西省南城二中盱笛文学社社员,指导并置评:王伟安】

范文10:孔子论“学”【以文搜文】

  摘 要:孔子最先提出“学”,当时的孔门所学的究竟是什么,又是怎样学的,历来的儒者,从汉代到清代都为“学”做解释,可以说争论纷纭,莫衷一是。现在我们把“学”作为一个小专题进行阐释求得对孔子有一个粗略的了解。

  关键词:孔子 《论语》 学
  传统观点认为“学而时习之”的“习”即复习、温习。80年代后学者们指出这种解释不完全符合原意。复习、温习的概念在《论语》中不用“习”,而用“温”。“学而时习之”的“习”应该是“行”,指的是对所学的知识在实践中反复地练习、实践和运用。如果把“习”只解作“复习”、“温习”则不够全面。因而“学而时习之”应解释为学习知识,反复学习、练习、实行和应用。
  孔子最先提出“学”,当时的孔门所学的究竟是什么内容,又怎样学的,历来的儒者,从汉代到清代都为“学”做解释,可以说争论纷纭,莫衷一是。现在我们把“学”作为一个小专题进行阐释以求对孔子有一个粗略的轮廓。如:“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遊于艺。’”(《论语·述而》)要立志于道,要立于行德,要以身行仁,要演习六艺。志,立定志向;据,据守。依于仁,不违背仁;遊于艺,沉浸在六艺之学,即以六艺之教陶冶身心,也是泛指一切学艺的修养。作为学习,应该按这个顺序完成自己的学业。不失其先后之序,轻重之伦,则本来兼顾内外教养,日用之间,无少间隙。进入圣贤的境界。这包括了孔学全体而无遗漏,但对于为学的先后之序,人们看法不一。《论语·子张》: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教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君子传道哪一项传授在先,哪一项最后讲述呢?学犹如对待草木一样,是要按季节和植物生长的不同情况区别对待的,君子的学术,如何可以歪曲?依照一定的次序去传授而有始有终的,大概只有圣人吧!”因此,传道,先传于小者、近者,而后大者、远者。学习也应该是循序渐进的,不可厌末而求本。所谓末,即细事、小节不能讨厌,也不是说末就是本,但学其末而本即在是。
  一、深研六艺之学的内容:即学于艺
  《论语·子罕》篇中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孔子辨析六艺,即六艺所学。《礼记·王制》:“春夏学诗乐,秋冬学书礼。”《礼记·内则》规定,到了六岁要教他们数和方向的名称,到了七岁,男孩、女孩就异席而坐,不在一起进食;到了八岁,教导他们出入门户和入席饮食必须在长者之后,开始教他们谦恭礼让;到了九岁教他们数日子,懂得初一、十五,明白天干、地支,以上都是家中女教师教的,到了十岁,男孩、女孩学习内容不一样了,男孩跟老师学习文字、计算。到了十三岁开始学习音乐,诵读《诗经》,还要学习一种舞蹈,到了十五岁就成了成童,开始学习名叫“象”的武舞,学习射箭和驾驭马车;到了二十岁举行加冠礼,表示已经成人,开始学习各种大的礼仪,学习名字叫“大厦”的大型舞蹈,笃行孝悌之道。《子路》篇中:“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孔子是非常博学的,他会写文章,吹鼓手,制美食,会唱歌,会跳舞,搞点小发明,据说还当过委吏(类似今天的会计师),乘田(畜牧师),无怪乎一些达巷党人称赞他博学而无所不能。《子罕》篇中: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博学而无所成名”,历代经学家将它释为无所不能而难以名之,即博学得简直不知道他为什么专家了。孔子在街头巷尾的口碑颇佳,他的贤弟子子贡对他更是赞叹不已。《子罕》篇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故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贱故多能鄙事。吾子多乎哉?不多也。”看来他的博学多能也是教师行业对他的要求,在官府学习,他首创私学,教学很多内容,礼、乐、射、御、诗、春秋、书,无所不教,一身多任,多方面的教学要求逼他具有多方面的艺术、本领。孔子懂得要做像样的老师,非多能也,他的博学多能给我们深深的启示,现代我们不必都教,但专门的教学不意味着他的孤陋寡闻。除了博学,还要多能,博学是“知”的范畴,多能是“行”的范畴,即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泰伯》篇中子曰:“三年学,不至于榖,不易得也。”三年里不追求利禄,这样的人是不易得到的。学以求禄,即习艺之学,我们现在的求学,很大一部分是为获得职业。孔子并不反对至榖谋业。古人六艺之学,首书、数,庶人幼年皆习。次射御,少壮或人乃习之。又《学而》篇中,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人。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教育人为学,要以躬行为本,亲自以行动来实践,即身体力行。躬行首先要讲孝悌之道。《先进》中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贱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此外读书即上面所讲学文,孔子教育学生并不认为读书就是非学。古人在给《论语》作注时,有些人轻视习艺,另外一些人轻视读书。这两种倾向,在《论语》中是,对习艺、读书都是同等重视。例如: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尔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阳货》)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猶正墙面而立也与?”(《阳货》)
  陈元闻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陈元退而喜曰:“问一得之,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季氏》)
  孔子劝人学诗,劝人读书,学文。孔子要教他的儿子学诗、学礼,也就是要教他的儿子读书,学文。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雍也》
  子曰:“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述而》   这四教以文为先,自博而约。《述而》篇中,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季氏》中,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固而不学,民斯为下矣。”不学就不可能博文于古,而择善以从之。所以孔门之学决不废弃读书,所以必以古文为要务。
  孔门之学,首重通习技艺、时务,读书博古。这是古今为学之通义,即通行不变的道理。
  二、谨守人际关系的规范:即学于仁
  学习仁而依于仁之学,不违背仁,依据仁德行事。《荀子·王制》:
  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为天下贵也。力不若牛,走不若马,而牛马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人何以能群?”曰:“义”。故义以分则和,和则一,一则多力,多力则强,强则胜物;故宫室可得而居也。故序四时,载万物,兼利天下。无它故焉,得之分义也。
  荀子所说的“群”相当于我们今天现在所说的团体、社会。荀子心中的社会是一个斗争的社会,跟孟子所谓的“仁民而爱物”(《孟子·尽心上》)即仁爱人民又爱护万物,所讲不同。《孟子·滕文公》篇中孟子曰:“子不通功易事,以羡补不足,则农有余粟;女有余布;子如通之,则梓匠轮輿皆得食于子。”孟子心中的社会是一个互助的社会,提倡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爱护。《论语·微子》篇中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人道即学于仁,学人道,学为仁。标题:依于仁以为学,即依于仁与相通之道。郑玄解释“仁”,用现代俗语,即相人偶,二人相亲切致意。《论语·述而》篇中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几个人一起走路,其中一定有可以成为我所取法的人,选取那些优秀的学习,看出那些缺点而改正。孔子的依于仁之学即孔子学为仁。《述而》中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可见,“依于仁之道”是一辈子的事。《学而》中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汎爱众,而亲人。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即依于仁之学。《荀子·子道》:“入则出悌,人之小行也。上顺下笃,人之中行也。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人之大行也。”孝、悌、谨、信、爱、仁都要学,即学习仁道,依于仁,学习的仁不仅能学艺读书,称为学。居家、出门,凡是一切功行实践,这都是为仁之道,即学习的道理。功行实践,即身体力行,亲自以行动实践。一切知识必须实践才可以学习。《学而》篇中,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学,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为政》中“孔子慎言其余,慎行其余。”对于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说起来要谨慎,对于有把握而没有危险的东西,做起来要谨慎。《卫灵公》中“言忠信,行顾学。”这些论述都是以言行为学,即依于仁以为学也。《学而》:“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有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孔子论“学”,注重日常人的实践,注重学习为人,这是古今通行不变的准则。现在学习要躬行、实践。孔子的文、行、忠、信不能偏废。宋代儒学偏“行”,清代篇“文”,西方学术宗教偏“行”,哲学、科学偏重“文”。孔子两方面都兼顾,孔学论“学”还是比较全面。“游艺,依仁”之学实际是一回事。学习做人一定要通艺,习艺也是仁道处事的一个重要部分,依靠艺处事。学文,也就是学为仁,也就是依于仁之学。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侍父、侍君也是学习为仁的道理。诗书、学文,也必须是通于学为仁之道。因此,“游艺,博文”都是学习为仁,也就是依于仁为学。对于仁道,为仁都要重视。依于仁,当于道,没有不经过学习道、文之途径的。
  三、遵循道德品行的准则即学于德:据于德之学
  前面讲“游艺依仁”,实际上也是古今言学之通义。致道据德也是孔门立学的要旨。《学而》中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易经·乾卦》“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学习为人,也是据德之学,因此“游艺、依仁、据德”这三者,有人看作三个层次,实际上还是会融会通于一贯。《宪问》中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荀子·劝学》中君子之学也,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体,行乎动静;端而言,蠕而动,一可以为法则。小人之学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间则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躯哉?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君子之学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学也,以为禽犊。故不问而告谓之傲,问一而告二谓之囋。傲,非也;囋,非也;君子如向矣。《述而》“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默默地记在心里,努力学习而不厌恶,教导别人而不疲倦。这几点对我都没有困难,孔子的弟子根据这两点(学不厌,诲不倦)认为孔子已经是个圣人。为什么能够诲人不倦,在于自己能够学不厌,先要默而识之,这样才能学不厌,这三者是层递而进的关系。作学问的三个阶段或学习阶段的三个层次。《雍也》篇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古人认为学习约情而复性(恢复善良的本性),孔子回答鲁哀公的问题,他的学生里有大家公认的博学笃志的子夏,多闻多识的子贡,静默如愚的颜回。颜回能够不迁怒,不贰过。这是好学之识由此可见,如果不在性情上用功,那实际上学就等于没学。性情上如果不得利,纵使你夜以继日,博览群书,多才多艺,最终还是不算好学。性情上用功就是聚德之学,这就是孔子的聚德之学的真趣。
  《论语·阳货》中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仲由,你听说过“仁”、“知”、“信”、“直”、“勇”、“刚”六个字和六种流弊(偏弊)吧,回答说没有,孔子说,坐下来我告诉你。爱好仁德而不爱好学问,他的流弊是愚昧,爱好智巧,而不爱好学问,他的流弊在贼害;爱好正直而不爱好学问,他的流弊在于急切,爱好勇敢而不爱好学问,他的偏弊在于作乱,爱好刚强而不爱好学问,他的流弊在于轻狂。六言其实都是美德,如果只是喜好他,不明白他的道理则各有所弊。六言固然可以说是美德,《论语》不称它为美德,而称为六言。六言只是我们人世间所公认的六种名目。如果不亲自感受,反省自己,那么光是喜欢它而且仿效它而未行动,这样的结果是形似神非。你做的事表面上看好像在实行六种美德,实际上精神已超出这个范围,即做不到美德这方面,这样不免要陷于六弊的过失。如果称它为六德,就不应有流弊,而所谓的六弊出自名人的心性。也就是都是弊于其人德之所未纯。“愚、荡、贼、绞、乱、狂”来源于人性,而我们没有加以修养学习。去掉流弊,则人就有了美德。这六种叫做恶德。六言就是一种美德。《述而》中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不修养德行,不讲求学问,听到仁义的事而不照着去做,自己有了缺点而不去改正,是我的忧虑呀!孔子的忧愁不单单是没有学问,我国自古以来就把德放在前门把修德与讲学分开来说的,喜义改过,也是修德的事,也是讲学的事。虽然可以分,仍然还是互通的,现在我们的偏向往往注重学,而对德则不讲究。修德与讲学是联系的。   四、树立志向行为的目标:学于道即志于道之道
  学习要有目的,有对象,游于艺之学,以事与物为学之对象。依于仁之学,以仁与事为学之对象。据于德之学——以一己之心性、内德为学之对象。而孔门论学的最高阶段在志于道之学——以兼通并包括以上之三学,以物与事与人与己之心性之德会通合一,融合凝聚成为一体为学之对象,这是我们所讲之道,所以至道之学实际上是以会通合一为对象,这是学习的最高境界。《子罕》篇: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儒家道侧重道德,道家道侧重于宇宙本体。学习分为两个层次:向学,但未必知道适道。虽然他不知道至道,但不能说他不适学。而仅仅是说他对学习的要求要达到更高的水平。向学、适道中间隔了一个层次。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适道,要在某一学说上有所追求。《子张》中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文武之道就是指周代的礼、乐。这说明孔子的治道之学,实际上就是游于艺。学于文,就是博文约礼之学。所以,夫子问礼于老耽,访乐苌弘,问官郯子,学琴师襄。学无常师即哪一个人有什么善言善行足取都是我的老师。孔子的至道之学,游于学,依于仁,据之学,会通含一。《为政》中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习而不深入思考,就会惘然无所得,只凭思考而不学习,认识就没有基础,就会出现偏差。罔,无所得的样子,提出了学和思的关系。所谓的“思”指的是思通,就是学了之后要通。道必思其汇通而始见。(道一定要经过思考,道才能显现出来)学习无小无大都必须由思得通,通然后见道。如果仅仅知道逐事效学,最终只能见事不见道。所以至道之学贵在能思,思通就是至道之学的首要任务,思而且要通,强调要处理好思与学的关系。《卫灵公》篇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日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孔子论学,虽然学、思并重,但两者也有一个本末先后,如果没有先,逐事具体之学就不可能有博综会通之思。又给我们特别的提出来,学和思先后的顺序。《子张》中子夏:“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依仁之学必须先博学,而后进之而能思,要先进思,这就是孔门论学重思的要旨。孔子论学一定要求于学以致思。但这种思考必须以学习为基础,学在前,思在后。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孔子把子贡叫到跟前来说,你以为我是博学强记的,子贡说,难道不是这样吗,孔子说不是这样的,我不过是思想多学而识之,这就是孔子之学和他的弟子的一种共识,一贯之学,就是博学而思其会通。孔子和别人不一定有这个共识,孔子对这一点可能理解的不深刻。孔子告诉子贡就是害怕子贡以为(孔子)自己是多学,又对每一件事情都要理解领会。所以他就是于多学中以一以贯耳。一贯指的是积累既久,豁然贯通,或积久功深,言下顿悟,便涉禅解。顿悟指个人对环境中各事物之间关系突然产生有意识的深入了解。对事物的深入了解(禅解),所以一以贯耳是言予之多学,执一以贯通所闻。推此而求彼,得新而证故。执一,就是学思并进,交互为功。如果不是多学,则何来的此多贯。实际上是“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吾尝终日而不食”的总结。
  参考文献:
  [1]胡安良.老庄语冰录[M].西宁:青海民族出版社,2005.
  [2]胡安良.言语的内察与外观[M].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2007.
  [3]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M].北京:中华书局,2006.
  [4]杨伯峻.论语译著[M].北京:中华书局,2006.
  [5]北京大学《荀子》注释组.荀子新注[M].北京:中华书局,1979.
  [6]杨伯峻.孟子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6.
  [7]周振甫.文心雕龙今译[M].北京:中华书局,2006.
  (姜同绚 四川南充 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 63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