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厄于蔡

范文1:孔子”之后【以文搜文】

    摘要:《论语》之外,从战国到秦汉的典籍中,还记载着各种与有关的故事。本文解读其中关于“孔子厄于陈、蔡之间”的故事系列,揭示儒、道、墨三家对事件的不同想象,在孔子形象的塑造中所起的作用,指出把事件描述为孔子立德的范例,是树立孔子圣人形象的一种思想策略。;

    关键词:孔子; “厄于陈蔡”; 立德;

    在所有关于孔子的记载中,最吸引人想象力的,莫过于其“厄于陈、蔡之间”的故事。其实,它既不体现孔子建功立业的才能,也没陈述儒家深远高明的义理。相反,只是陷于困境的夫子,在对发牢骚的门徒进行宽慰而已。《论语》提供原始故事情节是:“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卫灵公》)[1]记载简略,只有三十三字,但要素齐全:背景,在陈绝粮,时间地点及生存状态全有;人物,孔子与子路,子路还带着“愠”,正在闹情绪;内容,一则对话,只有两句,但意思完整;主题,君子如何面对人生的困境。子路的疑问间接表达对陷入这一局面的埋怨,孔子则答之以对待任何困境应有的态度:“君子固穷”。无论素材看来有多大的潜力,事件的记录者一定万万不会想到,它会在后世引起人们那么丰富的联想。从战国的《》到被认为是三国时期伪托的《孔子家语》,这个故事至少传有九个不同的版本。实际上,故事不是发生在“厄于陈蔡”之间,而是创作于“厄于陈蔡”之后。不同时代不同家派的学者,均踊跃参与这个故事系列的创作。

    本文的焦点不是《论语》的记载,而在后世的传说。它基于对这些好奇者动机与热情的好奇。为了方便,我们把故事分成三组来讨论。第一组,是《庄子》书中的三则寓言;第二组,由三个体现儒家立场的传说组成;第三组,系三种貌似无足够轻重的传闻。这种讨论,将置入思想史的背景中。它会从一个侧面显示,关于孔子故事的创作或,就是中国中圣贤人格的塑造过程。;

    一、《庄子》的想象

    孔子是《庄子》一书的重要角色。《庄子》中的孔子,故事有四十六则,出现于全书内外杂篇。[2]而庄子本人的故事,则只有二十六则。虽然,《庄子》一书不是成于一人之手,作者也可能生活于不同时代,但从故事在全书分布之均匀,可见其作者们均致力于孔子形象的塑造。其中,孔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围于陈、蔡”的经历,便是《庄》书一再渲染的内容。而“在陈绝粮”事件,便发生在“围于陈、蔡”的过程。以此为题的故事,书中一共有三个。由于每个故事都可能独立阅读,我们按它与《论语》关联深浅的程度,依次进行讨论。

    第一个故事: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室。颜回择菜,子路、子贡相与言曰:“夫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无禁。弦歌鼓琴,未尝绝音,君子之无耻也若此乎?”颜回无以应,入告孔子。孔子推琴,喟然而叹曰:“由与赐,细人也。召而来,吾语之。”子路、子贡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谓穷矣!”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孔子削然反琴而弦歌,子路忔然执干而舞。子贡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故许由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丘首。(《让王》)

    与原作比,《让王》的这个版本并不离谱。背景同样,把“在陈绝粮”具体化为“七日不火食”。主角仍是孔子与子路,只增添颜回、子贡两配角。内容仍是对话,但多一点装饰。主题也是如何面对人生困境。“君子固穷”的内容则被扩充了:“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最后再以旁白的形式,来个“穷亦乐,通亦乐”的概括。平心而论,作者对原作精神把握很准。《论语》本就有孔子赞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雍也》)及“发愤忘食,乐以忘忧”的夫子自道。《庄子》其它篇章,也多次让孔子与颜回切磋修养之道,象《大宗师》谈“心斋”,《人间世》中论“坐忘”。又如,《让王》中“回不愿仕”,就是因为“所学夫子之道者足以自乐也。”《让王》故事中颜回、子路、子贡三子,只有颜回对此无怨言,这也是保持其人格同《论语》中的一致性。此外,子路之单纯,子贡之识趣,也活龙活现。同时,这穷通不改其乐,不以世俗是非为是非的态度,也很化。看来儒道两家精神的某些层次上,也可有共同分享的东西。[3]“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孔子形象非常高大。

    第二个故事就不一样了: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焱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何谓无受人益难?”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于鷾鸸,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何谓无始而非卒?”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何谓人与天一邪?”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山木》)

    背景虽然同是“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内容也同是对话,但人物与主题均变了。与孔子对话者,由子路换为颜回。孔门高第中,子路以义勇著称,但率直不善言。颜回则被孔子赞为“不违”,“如愚”。其实“回也不愚”,大智若愚的样子,深得夫子之心。所以,孔颜对话,比孔子对子路来说,水平自是不同。“无受天损易”是顺自然,“无受人益难,是因人实外在于自然。细读孔子对“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的解释,归结到最后,“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这同《庄子·秋水》中“牛马四足,是谓天;落马首,穿牛鼻,是谓人”,《天地》中“忘乎物,忘乎天,其名为忘己。忘己之人,是谓之入于天”是相通的,明明白白是道家自然主义的发挥。借孔子之口,说庄子之话,其作用在于,让孔子在生活的极端状态中,表达这种自然达观的态度,最有影响力。孔子成了《庄子》的代言人。

范文2:孔子”之后【以文搜文】

作者:陈少明

中山大学学报:社科版 2005年01期

  中图分类号:B2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9639(2004)06-0147-08

  在所有关于孔子的记载中,最吸引人想像力的,莫过于其“厄于陈、蔡之间”的故事。其实,它既不体现孔子建功立业的才能,也没陈述儒家深远高明的义理,相反,只是陷于困境的夫子在对发牢骚的门徒进行宽慰而已。《论语》提供原始故事情节是:“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卫灵公》)(注:《史记·孔子世家》对此事件背景的完整叙述是: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之间,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陈蔡大夫谋曰:“孔子贤者,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今者久留陈蔡之间,诸大夫所设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国也,来聘孔子。孔子用于楚,别陈蔡用事大夫危矣。”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记载简略,只有33字,但要素齐全:背景,在陈绝粮,时间地点及生存状态全有;人物,孔子与子路,子路还带着“愠”,正在闹情绪;内容,一则对话,只有两句,但意思完整;主题,君子如何面对人生的困境。子路的疑问间接表达对陷入这一局面的埋怨,孔子则答之以对待任何困境应有的态度:“君子固穷。”无论素材看来有多大的潜力,事件的记录者一定万万不会想到,它会在后世引起人们那么丰富的联想。从战国的《庄子》到被认为是三国时期伪托的《孔子家语》,这个故事至少传有9个不同的版本。实际上,故事不是发生在“厄于陈蔡”之间,而是创作于“厄于陈蔡”之后。不同时代不同家派的学者,均踊跃参与这个故事系列的创作。

  本文的焦点不是《论语》的记载,而在后世的传说。它基于对这些好奇者动机与热情的好奇。为了方便,我们把故事分成3组来讨论。第一组,是《庄子》书中的3则寓言;第二组,由3个体现儒家立场的传说组成;第三组,系3种貌似无足够轻重的传闻。这种讨论,将置入思想史的背景中。它会从一个侧面显示,关于孔子故事的创作或传播就是中国文化中圣贤人格的塑造过程。

  一、《庄子》的想像

  孔子是《庄子》一书的重要角色。《庄子》中的孔子,故事有46则,出现于全书内外杂篇(注:其中,内篇《人间世》3则,《德充符》3则,《大宗师》3则;外篇《天地》2则,《天道》1则,《天运》5则,《秋水》1则,《至乐》1则,《达生》3则,《山木》3则,《田子方》5则,《知北游》3则;杂篇《徐无鬼》1则,《则阳》2则,《外物》2则,《寓言》2则,《让王》2则,《盗跖》1则,《渔父》1则,《列御寇》2则。总共46则。《庄子》中庄子故事的分布情况,见作者未刊稿《通往想象的世界——读〈庄子〉》。)。庄子本人的故事,则只有26则。虽然《庄子》一书不是成于一人之手,作者也可能生活于不同时代,但从故事在全书分布之均匀,可见其作者们均致力于孔子形象的塑造。其中,孔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围于陈、蔡”的经历,便是《庄》书一再渲染的内容,而“在陈绝粮”事件,便发生在“围于陈、蔡”的过程。以此为题的故事,书中一共有3个。由于每个故事都可能独立阅读,我们按它与《论语》关联深浅的程度,依次进行讨论。

  第一个故事是: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室。颜回择菜,子路、子贡相与言曰:“夫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无禁。弦歌鼓琴,未尝绝音,君子之无耻也若此乎?”颜回无以应,入告孔子。孔子推琴,喟然而叹曰:“由与赐,细人也。召而来,吾语之。”子路、子贡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谓穷矣!”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孔子削然反琴而弦歌,子路忔然执干而舞。子贡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故许由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丘首。(《让王》)

  与原作比,《让王》的这个版本并不离谱。背景同样,把“在陈绝粮”具体化为“七日不火食”。主角仍是孔子与子路,只增添颜回、子贡两配角。内容仍是对话,但多一点音乐舞蹈装饰。主题也是如何面对人生困境。“君子固穷”的内容则被扩充了:“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最后再以旁白的形式,来个“穷亦乐,通亦乐”的概括。平心而论,作者对原作精神把握很准。《论语》本就有孔子赞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雍也》)及“发愤忘食,乐以忘忧”的夫子自道。《庄子》其他篇章,也多次让孔子与颜回切磋修养之道,像《大宗师》中谈“心斋”、《人间世》中论“坐忘”。又如,《让王》中“回不愿仕”,就是因为“所学夫子之道者足以自乐也”。《让王》故事中颜回、子路、子贡三子,只有颜回对此无怨言,这也是保持其人格同《论语》中的一致性。此外,子路之单纯、子贡之识趣,也活灵活现。同时,这穷通不改其乐、不以世俗是非为是非的态度,也很道家化。看来儒道两家精神的某些层次上,也可有共同分享的东西(注:《吕氏春秋·孝行览·慎人》也录有这个版本。)。“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孔子形象非常高大。

  第二个故事就不一样了: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焱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何谓无受人益难?”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于鷾鸸,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何谓无始而非卒?”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何谓人与天一邪?”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山木》)

  背景虽然同是“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内容也同是对话,但人物与主题均变了。与孔子对话者,由子路换为颜回。孔门高第中,子路以义勇著称,但率直不善言,颜回则被孔子赞为“不违”、“如愚”。其实“回也不愚”,大智若愚的样子,深得夫子之心。所以,孔颜对话,比孔子对子路来说,水平自是不同。“无受天损易”是顺自然,“无受人益难”是因人实外在于自然。细读孔子对“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的解释,归结到最后,“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这同《庄子·秋水》中“牛马四足,是谓天;落马首,穿牛鼻,是谓人”、《天地》中“忘乎物,忘乎天,其名为忘己。忘己之人,是谓之入于天”是相通的,明明白白是道家自然主义的发挥。借孔子之口,说庄子之话,其作用在于,让孔子在生活的极端状态中,表达这种自然达观的态度,最有影响力。孔子成了《庄子》的代言人。

  真正离谱的是第三个故事: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曰:“然。”“子恶死乎?”曰:“然。”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曰意怠。其为鸟也,翀翀,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孔子曰:“善哉!”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山木》)

  也是“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的背景,但不是孔子以老师的身份与弟子对话,而是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大公任”,在孔子极困顿的情况下“言不死之道”,实际是劝其放弃功名意识,隐世埋名避祸。结果,承认“恶死”的孔子,听信其言,“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真的当隐士去了。孔子一生亦师亦仕,就其从政的经历而言,的确充满挫折与失败。老人家甚至也有“有道则现,无道则隐”或“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感慨,但总体上无改其“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气慨。《论语·微子》的确记有楚狂接舆、长沮、桀溺、荷蓧丈人一类隐者。他们主张避人不如避世,与孔子遇而不晤,而孔子的态度则是:“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山木》中这则故事的编者,公然在自己的想像中,把孔子的立场倒过来,实质上是站在儒家的对立面,延续《论语》中孔子与隐者的辩论。大公任式的人物,《庄子》中有一大串,如《德充符》中的兀者王骀、《渔父》中的渔父,都是对孔子进行道家思想启蒙的教师。《庄子》让孔子叹服向往的高人逸士还有不少,但出场最多者莫过于老聃。孔子与老聃面晤,向其请教有8次之多(注:其中,《天地》1次、《天道》1次、《天运》4次、《田子方》1次、《知北游》1次,共8次。)。其基本套路是,对孔子的仁义观念屡加批驳,然后老聃进而对孔子面授道之机宜。

  《庄子》中的这3个故事,涉及孔子的人格、世界观、政治选择等不同主题,作者未必是同一个人,对孔子曲解的程度也差别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孔子塑造成正面人物。这是对孔子人格资源的一种运用。《庄子》对孔子的承受与不满,均与道德理想有关。孔子的道德观念,可以分两个层次,一是个人修养,一是社会理想。道家拒绝儒家以礼为中心的仁义观念,矛头指向的是后者。至于个人人格方面,不仅不攻击,还要加以利用。让一个受人尊敬,饱学、谦虚、有爱心而又勇于改错的孔子,来宣称他要放弃原本所立志践行的社会理想,比之对其进行赤裸裸的攻击,应该是高明得多。个人修养有关的道德是日常生活道德,对日常道德的把握,不靠复杂的道理,而是凭对善的直觉。这种能力植根于人性的深处。道家大概缺少这种资源,老子本人没有授徒行教,事迹飘渺,形象太虚。这迫使《庄子》的作者们要挖空心思,改画孔子的形象。

  二、回归儒家

  《庄子》中的孔子,形象尽管看来正面,但对儒者来说,有些伤害可能一点也不亚于对孔子的公开指斥。幸好,能想像编故事的,不只是道家,儒者也会以“厄于陈蔡”为题做文章。恰好,这方面我们也有3个例子可圈可点。

  第一例:

  孔子遭厄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弟子绥病,孔子弦歌。子路入见曰:“夫子之歌,礼乎?”孔子弗应。曲终而曰:“由来!吾言汝。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其谁之子不我知而从我者乎?”子路悦,援戚而舞,三终而出。明日,免于厄,子贡执辔,曰:“二三子从夫子而遭此难也,其弗忘矣!”孔子曰:“善恶何也,夫陈、蔡之间,丘之幸也。二三子从丘者,皆幸也。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孔子家语》卷5“困誓”)

  《孔子家语》的故事主角也是孔子与子路。与《庄子·让王》相比,对话的主题也相类,同样在“绝粮七日”的情况下,子路对“孔子弦歌”是否合于礼的质疑。对《让王》中“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家语》代之对乐的理解:“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前者关注的是,君子“穷亦乐,通亦乐”;后者则区分君子之乐与小人之乐不一样。合起来,面对困顿不仅可以乐,而且需要乐,略微触及了礼乐运用的问题,但没有过多的引申。对话的结果,都是子路在孔子的鼓励下,挥器而舞。所以说,在穷通不改其志、体验生命的情调上,儒道有相通之处。孔子说:“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实质上,就是把艰难险阻当成生命中磨炼道德意志的必要环节。故事的讲述者把孔子的政治挫折,巧妙地转化为孔门励志的素材,所以它在《孔子家语》中归入“困誓”的范畴。《家语》与《庄子·秋水》两个故事相类,但前者简约,很可能两者素材来源一致,而《秋水》有所发挥。

  但是,面对困境的态度是一回事,而什么样的信念才值得在困境中坚持,又是另一回事。《山木》中那个孔子受教而“逃于大泽”的设计,就是要告诉你,原有的理想是不值得以这种代价付出的。大概也是有见于其危害,儒家也安排对应的情节。

  第二例:

  孔子南适楚,□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弟子皆有饥色。子路进问之曰:“由闻之: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今夫子累德、积义、怀美,行之日久矣,奚居之隐也。”孔子曰:“由不识,吾语女。女以知者为必用邪?王子比干不见剖心乎!女以忠者为必用邪?关龙逢不见刑乎!女以谏者为必用邪?吴子胥不磔姑苏东门外乎!夫遇不遇者,时也;贤不肖者,材也。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多矣。由是观之,不遇世者众矣,何独丘也哉!且夫芷兰生于深林,非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逼其时,虽贤,其能行乎?苟遇其时,何难之有!故君子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孔子曰:“由!居!吾语女。昔晋公子重耳霸心生于曹,越王句践霸心生于会稽,齐桓公小白霸心生于莒。故居不隐者思不远,身不佚者志不广。女庸安知吾不得之桑落之下?”(《荀子·宥坐》)

  虽然也是在同样的背景下由子路向夫子提问,但问题比以往深了一层,既非埋怨导致困境的决策,也非对孔子以忧为乐的不解,而是对精神信念的怀疑。以夫子之“累德、积义、怀美”尚无好报,那坚持道德理想还有什么意义呢?由此而导出孔子关于材、人、时、命的区分:“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孔子告诉弟子,一个人是否成就外在的事业,并不是品德、学识、努力就能见效的。具备这些条件之外,要成功还需要“时”,即机会。事实上,“不遇世者众”,只能“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他重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这显然是对儒家“为仁由己”的精神境界的描写。它同《庄子·山木》中孔子教颜回的那种超然物外、无执著、无用心的自然主义态度形成明显的对比,这才是儒家欣赏的人生态度。故事首先见诸《荀子·宥坐》(注:《荀子》提及孔子有34次之多,其中除以“子曰”形式的引文10则外,另有故事或对话24则。这24则中,有8则同其他文献,如《礼记》、《大戴礼记》、《淮南子》,特别是《韩诗外传》、《孔子家语》相重复。由于被重复的故事多出现在《荀子》的最后几篇,有人疑非荀子所作。这样比较难以确定谁是首出、谁是转录。),此外,还为《韩诗外传》卷7、《说苑·杂言》等文献所缉录,可见它为儒林所重视。

  第三例,是《史记·孔子世家》提供的孔子与弟子的另一幕表演: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回,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

  史家司马迁的记载,应该来自其所接受的其他文献。事情同样发生在“厄于陈蔡”的背景下。不过,这一次,前面提及的弟子子路、子贡与颜回,依次登场,接受孔子同样的提问:“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王肃对“匪兕匪虎,率彼旷野”的注解是:“率,循也。言非兕虎而循旷野。”孔子引此诗句,是自况其狼狈处境。他让三弟子对此表达真实的想法。与从战国到秦汉间许多编写孔子与由、赐、回三弟子相处的故事一样,孔门三杰,角色类型固定,与孔子谈话的顺序也固定,总是由、赐、回排队,而且往往水平从低到高递进,如《荀子·子道》中孔子分别问三子“知者若何?仁者若何?”那则对话一样。也许,这是受《论语》中《公冶长》与《先进》篇,孔子让弟子言志,子路总是先说的影响。这次谈话不是师弟一起,而是像面试一样排着队来。子路直率,认为是孔门践道不够,不被大众理解,致有此境。子贡机灵,奉承孔子:您太伟大,天下容不下您。在孔子看来,一个是信心不足,一个是志向不大,对他们都不认可。只有颜回机灵,接过子贡的话头,强调“不容然后见君子”,说得夫子心花怒放。读这则对话,感觉不是孔子在面对危难时寻求理解与解脱,而是针对弟子的不同特点,因材施教,上德育课。不过,它编得太工整。同时,三人分别入见孔子,而颜回竟然能接过子贡的话头,容易令人对孔子产生泄露他人答案给颜回的怀疑。换言之,“厄于陈蔡”的故事,已经编成教科书的一章了。

  不满足于《论语》的简单说法,儒门也对“厄于陈蔡”兴趣不减,这固然可能与道家斗法直接相关,但也同素材的思想内蕴丰富相联系。我们说,“厄于陈蔡”无功可立。同样,与孔子的许多名句如“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卫灵公》)相比,宽慰子路的两句话,也难说是立言。但是,有个关键词“君子”,是故事的灵魂。已经引述的6个故事中,除《庄子·山木》中孔子做隐士的讲法外,其他5个故事,都重复“君子”这个字眼。在孔子时代,君子不是社会身份,即不是由位决定的;“君子不器”,这意味着他也不是某种具体能力的标志。君子是拥有美德的人格,而这种人格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修养出来的。同样地位、同样能力的人,取向不同而可有君子、小人之分。“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只是两种人格在“穷”的条件下的不同表现而已。儒家对这些故事的构思,就是塑造孔子师徒的道德形象。不但孔子有做君子的自觉,孔门弟子也在乃师的教育下,提升各自的人格追求。故事的主题,不是立功、立言,而是立德。

  三、小节与大节

  “厄于陈蔡”虽然资料不多,但事关夫子受难,不可等闲视之,故相关故事不管来自儒家还是道家,首先涉及大节。虽然如此,儒家讲道德、论修养,不能不拘小节,但其对立面,也懂得利用小节做文章。《孔丛子》中有个记载,透露这方面的一些消息:

  墨子曰:“孔子厄于陈、蔡之间。子路烹豚,孔子不问肉之所由来而食之;剥人之衣以沽酒,孔子不问酒之所由来而饮之。”诘之曰:“所谓厄者,沽买无处,藜羹不粒,乏食七日。若烹豚饮酒,则何言厄乎?斯不然矣。且子路为人,勇于见义,纵有豚酒,不以义,不取之,可知也。又何问焉?”(《孔丛子·诘墨》)

  这一记载值得注意的理由,既非情节可信,也非诘问者有力,而是利用小节做道德文章的心思。厄于陈蔡的故事,其中有另一个关键词,就是“七日不火食”中的“食”。人饿慌了,取之即食,不问来路,实属常情,但对于高谈“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卫灵公》)的孔子来说,要求就不应一样。刚好墨家正是道德感极强的派别,对于他们来说,揪住这种小节就有足够的杀伤力了。先秦诸子中,最早形成对立的两家,是儒与墨。儒墨互相攻讦的例子,远不只这一则。单是《孔丛子》中的《诘墨》篇,列举的就有9例。所涉范围,大到犯上作乱,小到饥不择食,都是通过讲故事的形式,对孔子个人道德形象的攻击。上述故事就是引自《墨子·非儒下》。据说带有墨家倾向的《晏子春秋》,甚至把孔子厄于陈蔡的原因,说成是晏子设计的结果(注:《晏子春秋·外篇·不合经术者》:“仲尼相鲁。景公患之,谓晏子曰:‘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孔子相鲁,若何?’晏子对曰:‘君其勿忧。彼鲁君,弱主也;孔子,圣相也。君不如阴重孔子设以相齐,孔子强谏而不听,必骄鲁而适齐,君勿纳也。夫经绝于鲁,无主于齐,孔子困矣。’居期年,孔子去鲁之齐。景公不纳。故困于陈、蔡之间。”这同《史记·孔子世家》的不同说法用意有些不同,是利用孔子的落泊来显示晏婴的智慧。)。其实,与儒道、儒法的关系比,儒墨无论在个人品德还是社会关怀方面,思想最接近。可正是思想接近而又不肯合流者,争辩最激烈。《孟子》辟杨墨,也称不是好辩,而是不得已。既然道德主张接近,观念之争有时就不那么容易占上峰。余下的手段,除了自身在实践中严格自律外,还可以寻找借口,指控对手不诚实或言行不一,瓦解其公信力。儒者深知其中利害,所以要进行辩护。

  不知是受墨家的启示,还是民以食为天,“食”其实就是大问题。儒家也出来为“厄于陈蔡”做“食”的文章,下面是两则相关的记载:

  孔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昼寝。颜回索米,得而焚之,几熟。孔子望见颜回攫取其甑中而食之。选间,食熟,谒孔子而进食。孔子佯为不见之。孔子起曰:“今者梦见先君,食洁而后馈。”颜回对曰:“不可。向者煤室入甑中,弃食不详,回攫而饭之。”孔子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矣。”(《吕氏春秋·审分览·任数》)

  孔子厄于陈、蔡,从者七日不食。子贡以所斋货,窃犯围而出,告籴于野人,得米一石焉。颜回、仲由炊之于壤屋之下,有埃墨堕饭中,颜回取而食之。子贡自井望观之,不悦,以为窃也。入问孔子曰:“仁人廉士穷改节乎?”孔子曰:“改节即何称于仁廉哉?”子贡曰:“若回也,其不改节乎?”孔子曰:“然。”子贡以所饭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为仁久矣。虽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将问之。”召颜回曰:“畴昔予梦见先人,岂或启佑我哉。子炊而进饭,吾将进焉。”对曰:“向有埃墨堕饭中,欲置之,则不洁;欲弃之,则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颜回出。孔子顾谓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二三子由此乃服之。(《孔子家语》卷5“困厄”)

  一望便知,两则故事的结构是相同的。都是孔门师弟在七日不食的情况下,弄来少许食品为救命稻草,而颜回在无人在场的时候,先取而食之,由此而引起师友对其人品的怀疑。经孔子机智的盘问,最后均证实为一场误会,重树颜回的正面形象。但是,第二个故事在人物塑造方面,有新的内容。首先是增加了子贡。不但善贾的子贡有能力籴米,同时,也由他代替孔子承担怀疑颜回的角色。从其向孔子告发的方式中,也暗示其对平时颜回受宠的不服,非常贴近子贡的身份性格(注:参见作者的未刊稿《孔门三杰的思想史形象——颜渊、子贡与子路》。)。与此相关,是孔子从前一故事的疑颜回,变成对颜回坚信不疑。孔子对弟子尤其是对颜回,不是浅知,而是深知,这无疑使孔子的导师形象更加完满。从线索的联系、细节的增补到意义的发展,可以推测,《孔子家语》的故事是从《吕氏春秋》脱胎而来的。《孔子家语》是对《吕氏春秋》故事圣人形象的一次向上的微调。总体上看,既然墨家挑起事端,指控孔子自律不够,儒家的应诉的办法就是”举证”:连孔门弟子都能洁身自好,何况夫子?在个人品德上,只有小节的讲究,才能有完美的形象。说到底,这些故事也是对“厄于陈蔡”立德这一主题的重要补充。

  四、故事、形象与理想

  如果不是有意搜揖,很难设想孔子厄于陈蔡的故事会吸引这么多人的热情与想像力,简直是一部不断制作的系列剧。不过,回过头看,《论语·卫灵公》那短短33个字的描写,的确具备了基本的戏剧要素。大时代,非凡而真实的人物,特殊困境,性格与思想、观念与环境的冲突,永恒的主题,等等,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思的素材?当然,不用仔细推敲也能意识到,以后延伸出来的故事,绝大部分是于史无证的。不仅道家会虚构,儒家立场的故事,尤其是那些富于戏剧意味的情节台词,也不真实。道家的虚构是公开的。给公认的孔子形象涂抹新的油彩,有点像给蒙娜丽莎添胡子般的恶作剧,但它不像墨家,不是直接的宣战。所以,儒门只能软接招,也利用同一素材,修补、扩充先师的形象。结果,“厄于陈蔡”的创作便变成儒道的另一种思想斗法。其实,儒家许多传说也未声称它是真实的。只是以儒门弟子或孔子后裔的身份说话,使他们叙述的一切,容易获得“同情的理解”。人们接受的真实,不是准确的情节,而是形象的基调。

  “厄于陈蔡”只是关于孔子的众多故事之一,这些故事的灵感也多来源于《论语》。尽管《论语》的孔子形象,已经孔门前一、二代弟子的加工,但由于孔子还未获得后来在权力或利益庇护下的崇高地位,所以被美化或丑化的成分相对较少。《论语》中的孔子也就是一个崇尚、精研古典文化,富于道德热情的学派宗师,同时,也是一个有政治理想却饱受挫折的古代知识分子。由于《论语》中的素材,实际成了后人想像孔子形象的基础,所以人们把它接受为原始的孔子。原始的孔子是单数,想像的孔子却可以是复数。想像需要热情,其结果是理想化的产物。把特定人物变成特定理想的代表,在观念上就是把一个具体而有多方面人格内涵的人,替换成相对单纯的人格类型。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是把对象身上人们喜欢或希望的特点加以夸大,而把无关甚至有矛盾的部分加以抹杀甚至否认。然后以故事、传说的形式流行,慢慢进入人心,深入生活。其含义一旦像符号一样约定俗成,就会超越经验事实而发挥作用。寓言是最能把人物或思想符号化的体裁。

  《庄子》就是寓言。崔适说:“寓言之类有三:曰托名,曰托言,曰托事。托名者,古实无此人,设为此人之名与其言行,以发其所欲抒之意见,如许由、务光之属是也。托言者,以所言之意为主,托为古人之间答以发明之,非谓真此古人之言也。如《列子·杨朱篇》晏平仲问养生于管夷吾,《庄子·盗跖篇》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托事者,以时事为主,设为古人之事以譬喻之,不必古人真有此事也。”(注:崔适:《史记探源》,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14~15页。)其实,儒门为孔子编的许多故事,尤其是那些很戏剧化的故事,也都是寓言。寓言是一种立意单纯的微型戏剧。这些虚构的情节是可以假托在历史上曾存在过的人与事上的,“厄于陈蔡”就是一个典型。特定的人事之所以被利用,就因为它有条件。不但孔子的身份、性格有用,其不同的弟子也派上不同的用场。举个例子,3个“窃食”的故事中,食品是让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取得的。取食者的形象与其取食的方式,很有关联。子路以勇著称,故让其“剥人之衣以沽酒”,子贡的米则是做交易得来,颜回这方面没甚特长,只能简单说他“索米”。这意味着,编故事者的动机、取向虽然不一,细节也自己设想,但人物特性相对固定化,颜回不会去剥人衣服,交易的事也不会安排子路去干。对固有的人物素材越善利用,所编故事就越有感染力。这也是《庄子》一书中最重要的人物是孔子、庄子、老子,而非其他子虚乌有者的原因。要是所托非人,效果可就差矣。

  不是单纯为了反击道家,儒门才重视以故事的形式谈孔子的。从《论语》可以读到,孔子施教的意图,是培养道德完善的人格与承担恢复以礼治为中心的社会政治秩序的使命。一是内在的、个人的,一是外在的、社会的,两者合二而一。对于外在的、社会的一面,孔子以其渊博的学问,做传授《诗》《书》礼乐的工作;对于内在的、个人的一面,则不能停留在口头或书面知识上,只有言传身教,才能体现道德的力量。此即所谓仲尼有云:“我欲托之空言,不如载之行事之深切著明也。”(转引自赵岐《孟子题辞》)孔子的两种努力,都为弟子所叹服: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子张》)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子罕》)

  子贡所赞是孔子对历史文化的造诣,颜渊所服是夫子的道德人格,但离开与孔子一起的生活经验,无法真切领会孔子关于仁的思想。因此传承孔子的思想与传承他的生活经验是不可分割的。孔子要求言行一致,王阳明强调知行合一,也正是对这种思想的响应。孔门后学着力塑造孔子文化宗师与道德楷模统一的形象,对传播儒学可以说是成功的战略(注:儒门所迷的孔子“厄于陈蔡”的故事,着重点在道德楷模而非文化宗师。)。没有《论语》的解读,以及模仿《论语》的孔子言行事迹的辅助,对孔子孤立的言论的理解就会变得太抽象。同时,我们知道,先秦有诸子,但一提“子曰”就知是指孔子。而且,由“子曰”开头的句式,并非一般意义上复述孔子说过的话,而是带有一种思想启示、道德指令的含义。如果孔子的道德形象没有深入人心,它就没有这样的力量。

  孔子也非可任意打扮的玩偶。没有人把孔子推崇为军事英雄,也没有人把孔子说成智术之师,那样的形象会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其实,离开《论语》的基调,即使有人把孔子想像得很超逸(道家),或者把孔子说得很卑微(墨家),甚至把孔子渲染得很神魅(今文经学),也不会比作为文化宗师与道德楷模的孔子在文化史上更有影响力。

作者介绍:陈少明(1958-),男,广东汕头人,哲学博士,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 哲学系,广东 广州 510275

范文3:孔子之后【以文搜文】

2004年第6期 (总192期)

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No162004(SOCIALSCIENCEEDITION) GeneralNo1192

第44卷 JOURNALOFSUNYATSENUNIVERSITY Vol144

/孔子厄于陈蔡0之后

陈少明

(中山大学哲学系,广东广州510275)

X

摘 要:5论语6之外,从战国到秦汉的典籍中,还记载着各种与孔子有关的故事。该文解读其中关于/孔子厄于陈、蔡之间0的故事系列,揭示儒、道、墨三家对事件的不同想像及其在孔子形象的塑造中所起的作用,指出儒家把事件描述为孔子立德的范例,是树立孔子圣人形象的一种思想策略。

关键词:孔子;/厄于陈蔡0;立德

中图分类号:B222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9639(2004)06-0147-08

在所有关于孔子的记载中,最吸引人想像力的,莫过于其/厄于陈、蔡之间0的故事。其实,它既不体现孔子建功立业的才能,也没陈述儒家深远高明的义理,相反,只是陷于困境的夫子在对发牢骚的门徒进行宽慰而已。5论语6提供原始故事情节是:/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0(5卫灵公6)1记载简略,只有33字,但要素齐全:背景,在陈绝粮,时间地点及生存状态全有;人物,孔子与子路,子路还带着/愠0,正在闹情绪;内容,一则对话,只有两句,但意思完整;主题,君子如何面对人生的困境。子路的疑问间接表达对陷入这一局面的埋怨,孔子则答之以对待任何困境应有的态度:/君子固穷。0无论素材看来有多大的潜力,事件的记录者一定万万不会想到,它会在

X收稿日期:2004-09-07

后世引起人们那么丰富的联想。从战国的5庄子6到被认为是三国时期伪托的5孔子家语6,

这个故事至少传有9个不同的版本。实际上,故事不是发生在/厄于陈蔡0之间,而是创作于/厄于陈蔡0之后。不同时代不同家派的学者,均踊跃参与这个故事系列的创作。

本文的焦点不是5论语6的记载,而在后世的传说。它基于对这些好奇者动机与热情的好奇。为了方便,我们把故事分成3组来讨论。第一组,是5庄子6书中的3则寓言;第二组,由3个体现儒家立场的传说组成;第三组,系3种貌似无足够轻重的传闻。这种讨论,将置入思想史的背景中。它会从一个侧面显示,关于孔子故事的创作或传播就是中国文化中圣贤人格的塑造过程。

基金项目: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应邀于/经典与文化的形成0专题会(台北/中央0研究院,2004年9月6日)演讲

作者简介:陈少明(1958-),男,广东汕头人,哲学博士,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15史记#孔子世家6对此事件背景的完整叙述是: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

之间,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陈蔡大夫谋曰:/孔子贤者,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今者久留陈蔡之间,诸大夫所设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国也,来聘孔子。孔子用于楚,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0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0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0

一、5庄子6的想像

孔子是5庄子6一书的重要角色。5庄子6中的孔子,故事有46则,出现于全书内外杂篇1。庄子本人的故事,则只有26则。虽然5庄子6一书不是成于一人之手,作者也可能生活于不同时代,但从故事在全书分布之均匀,可见其作者们均致力于孔子形象的塑造。其中,孔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围于陈、蔡0的经历,便是5庄6书一再渲染的内容,而/在陈绝粮0事件,便发生在/围于陈、蔡0的过程。以此为题的故事,书中一共有3个。由于每个故事都可能独立阅读,我们按它与5论语6关联深浅的程度,依次进行讨论。

第一个故事是: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室。颜回择菜,子路、子贡相与言曰:/夫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无禁。弦歌鼓琴,未尝绝音,君子之无耻也若此乎?0颜回无以应,入告孔子。孔子推琴,喟然而叹曰:/由与赐,细人也。召而来,吾语之。0子路、子贡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谓穷矣!0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0孔子削然反琴而弦歌,子路=然执干而舞。子贡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0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故许由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丘首。(5让王6)

与原作比,

5让王6的这个版本并不离谱。

背景同样,把/在陈绝粮0具体化为/七日不火食0。主角仍是孔子与子路,只增添颜回、子贡两配角。内容仍是对话,但多一点音乐舞蹈装饰。主题也是如何面对人生困境。/君子固穷0的内容则被扩充了:/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0最后再以旁白的形式,来个/穷亦乐,通亦乐0

的概括。平心而论,作者对原作精神把握很准。5论语6本就有孔子赞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0(5雍也6)及/发愤忘食,乐以忘忧0的夫子自道。5庄子6其他篇章,也多次让孔子与颜回切磋修养之道,像5大宗师6中谈/心斋0、5人间世6中论/坐忘0。又如,5让王6中/回不愿仕0,就是因为/所学夫子之道者足以自乐也0。5让王6故事中颜回、子路、子贡三子,只有颜回对此无怨言,这也是保持其人格同5论语6中的一致性。此外,子路之单纯、子贡之识趣,也活灵活现。同时,这穷通不改其乐、不以世俗是非为是非的态度,也很道家化。看来儒道两家精神的某些层次上,也可有共同分享的东西o。/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0,孔子形象非常高大。

第二个故事就不一样了: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焱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0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0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0/何谓无受人益难?0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目之所不宜处不给哉?故曰:鸟莫知于

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0/何谓无始而非卒?0仲尼曰:

5德充符63则,

5大宗师63则;外篇5天地62则,5天道61则,5天运65则,5秋水61则,5至乐61则,5达生63则,5山木63则,5田子方65则,5知北游63则;杂篇5徐无鬼61则,5则阳62则,5外物62则,5寓言62则,5让王62则,5盗跖61则,5渔父61则,5列御寇62则。总共46则。5庄子6中庄子故事的分布情况,见作者未刊稿5通往想象的世界)))读3庄子46。

o5吕氏春秋#孝行览#慎人6也录有这个版本。1其中,内篇5人间世63则,

/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0/何谓人与天一邪?0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0木6)

(5山

也是/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0的背景,但不是孔子以老师的身份与弟子对话,而是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大公任0,在孔子极困顿的情况下/言不死之道0,实际是劝其放弃功名意识,隐世埋名避祸。结果,承认/恶死0的孔子,听信其言,/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0,真的当隐士去了。孔子一生亦师亦仕,就其从政的经历而言,的确充满挫折与失败。老人家甚至也有/有道则现,无道则隐0或/道不行,乘桴浮于海0的感慨,但总体上无改其/知其不可而为之0的气慨。5论语#微子6的确记有楚狂接舆、长沮、桀溺、荷

丈人一类隐者。他

们主张避人不如避世,与孔子遇而不晤,而孔子的态度则是:/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05山木6中这则故事的编者,公然在自己的想像中,把孔子的立场倒过来,实质上是站在儒家的对立面,延续5论语6中孔子与隐者的辩论。大公任式的人物,5庄子6中有一大串,如5德充符6中的兀者王骀、5渔父6中的渔父,都是对孔子进行道家思想启蒙的教师。5庄子6让孔子叹服向往的高人逸士还有不少,但出场最多者莫过于老聃。孔子与老聃面晤,向其请教有8次之多1。其基本套路是,对孔子的仁义观念屡加批驳,然后老聃进而对孔子面授道之机宜。

5庄子6中的这3个故事,涉及孔子的人格、世界观、政治选择等不同主题,作者未必是同一个人,对孔子曲解的程度也差别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孔子塑造成正面人物。这是对孔子人格资源的一种运用。5庄子6对孔子的承受与不满,均与道德理想有关。孔子的道德观念,可以分两个层次,一是个人修养,一是社会理想。道家拒绝儒家以礼为中心的仁义观念,矛头指向的是后者。至于个人人格方面,不仅不攻击,还要加以利用。让一个受人尊敬,饱学、谦虚、有爱心而又勇于改错的孔子,来宣称他要放弃原本所立志践行的社会理想,比之对其进行赤裸裸的攻击,应该是高明得多。个人修养有关的

1其中,5天地61次、5天道61次、5天运64次、

背景虽然同是/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0,内容也同是对话,但人物与主题均变了。与孔子对话者,由子路换为颜回。孔门高第中,

子路以义勇著称,但率直不善言,颜回则被孔子赞为/不违0、/如愚0。其实/回也不愚0,大智若愚的样子,深得夫子之心。所以,孔颜对话,比孔子对子路来说,水平自是不同。/无受天损易0是顺自然,/无受人益难0是因人实外在于自然。细读孔子对/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0的解释,归结到最后,/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0。这同5庄子#秋水6中/牛马四足,是谓天;落马首,穿牛鼻,是谓人0、5天地6中/忘乎物,忘乎天,其名为忘己。忘己之人,是谓之入于天0是相通的,明明白白是道家自然主义的发挥。借孔子之口,说庄子之话,其作用在于,让孔子在生活的极端状态中,表达这种自然达观的态度,最有影响力。孔子成了5庄子6的代言人。

真正离谱的是第三个故事: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0曰:/然。0/子恶死乎?0曰:/然。0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曰意怠。其为鸟也,,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0孔子曰:

/善哉!0辞其交游,

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5山木6)

5田子方61次、5知北游61次,共8次。

道德是日常生活道德,对日常道德的把握,不靠复杂的道理,而是凭对善的直觉。这种能力植根于人性的深处。道家大概缺少这种资源,老子本人没有授徒行教,事迹飘渺,形象太虚。这迫使5庄子6的作者们要挖空心思,改画孔子的形象。

材,所以它在5孔子家语6中归入/困誓0的范畴。5家语6与5庄子#秋水6两个故事相类,但前者简约,很可能两者素材来源一致,而5秋水6有所发挥。

但是,面对困境的态度是一回事,而什么样的信念才值得在困境中坚持,又是另一回事。5山木6中那个孔子受教而/逃于大泽0的设计,就是要告诉你,原有的理想是不值得以这种代价付出的。大概也是有见于其危害,儒家也安排对应的情节。

第二例:

孔子南适楚,t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弟子皆有饥色。子路进问之曰:/由闻之: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今夫子累德、积义、怀美,行之日久矣,奚居之隐也。0孔子曰:/由不识,吾语女。女以知者为必用邪?王子比干不见剖心乎!女以忠者为必用邪?关龙逢不见刑乎!女以谏者为必用邪?吴子胥不磔姑苏东门外乎!夫遇不遇者,时也;贤不肖者,材也。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多矣。由是观之,不遇世者众矣,何独丘也哉!且夫芷兰生于深林,非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遇其时,虽贤,其能行乎?苟遇其时,何难之有!故君子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0孔子曰:/由!居!吾语女。昔晋公子重耳霸心生于曹,越王句践霸心生于会稽,齐桓公小白霸心生于莒。故居不隐者思不远,身不佚者志不广。女庸安知吾不得之桑落之下?0(5荀子#宥坐6)

虽然也是在同样的背景下由子路向夫子提问,但问题比以往深了一层,既非埋怨导致困境的决策,也非对孔子以忧为乐的不解,而是对精神信念的怀疑。以夫子之/累德、积义、怀美0尚无好报,那坚持道德理想还有什么意义呢?由此而导出孔子关于材、人、时、命的区分:/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0孔子告诉弟子,一个人是否成就外在的事业,并不是品德、学识、努力就能见效的。具备这些条件之外,要成功还需要

二、回归儒家

5庄子6中的孔子,形象尽管看来正面,但对儒者来说,有些伤害可能一点也不亚于对孔子的公开指斥。幸好,能想像编故事的,不只是道家,儒者也会以/厄于陈蔡0为题做文章。恰好,这方面我们也有3个例子可圈可点。

第一例:

孔子遭厄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弟子绥病,孔子弦歌。子路入见曰:/夫子之歌,礼乎?0孔子弗应。曲终而曰:/由来!吾言汝。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其谁之子不我知而从我者乎?0子路悦,援戚而舞,三终而出。明日,免于厄,子贡执辔,曰:/二三子从夫子而遭此难也,其弗忘矣!0孔子曰:/善恶何也,夫陈、蔡之间,丘之幸也。二三子从丘者,皆幸也。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0(5孔子家语6卷5/困誓0)

5孔子家语6的故事主角也是孔子与子路。与5庄子#让王6相比,对话的主题也相类,同样在/绝粮七日0的情况下,子路对/孔子弦歌0是否合于礼的质疑。对5让王6中/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0,5家语6代之对乐的理解:/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0前者关注的是,君子/穷亦乐,通亦乐0;后者则区分君子之乐与小人之乐不一样。合起来,面对困顿不仅可以乐,而且需要乐,略微触及了礼乐运用的问题,但没有过多的引申。对话的结果,都是子路在孔子的鼓励下,挥器而舞。所以说,在穷通不改其志、体验生命的情调上,儒道有相通之处。孔子说:/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0实质上,就是把艰难险阻当成生命中磨炼道德意志的必要环节。故事的讲述者把孔子的政治挫折,巧妙地转化为孔门励志的素

/时0,即机会。事实上,/不遇世者众0,只能/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0。他重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0这显然是对儒家/为仁由己0的精神境界的描写。它同5庄子#山木6中孔子教颜回的那种超然物外、无执著、无用心的自然主义态度形成明显的对比,这才是儒家欣赏的人生态度。故事首先见诸5荀子#宥坐61,此外,还为5韩诗外传6卷7、5说苑#杂言6等文献所缉录,可见它为儒林所重视。

第三例,是5史记#孔子世家6提供的孔子与弟子的另一幕表演: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0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0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0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0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0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0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回,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0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0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0

史家司马迁的记载,应该来自其所接受的其他文献。事情同样发生在/厄于陈蔡0的背景下。不过,这一次,前面提及的弟子子路、子贡与颜回,依次登场,接受孔子同样的提问:/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0王肃对/匪兕匪虎,率彼旷野0的注解是:/率,循也。言非兕虎而循旷野。0孔子引此诗句,是自况其狼狈处境。他让三弟子对此表达真实的想法。与从战国到秦汉间许多编写孔子与

由、赐、回三弟子相处的故事一样,孔门三杰,角色类型固定,与孔子谈话的顺序也固定,总是由、赐、回排队,而且往往水平从低到高递进,如5荀子#子道6中孔子分别问三子/知者若何?仁者若何?0那则对话一样。也许,这是受5论语6中5公冶长6与5先进6篇,孔子让弟子言志,子路总是先说的影响。这次谈话不是师弟一起,而是像面试一样排着队来。子路直率,认为是孔门践道不够,不被大众理解,致有此境。子贡机灵,奉承孔子:您太伟大,天下容不下您。在孔子看来,一个是信心不足,一个是志向不大,对他们都不认可。只有颜回机灵,接过子贡的话头,强调/不容然后见君子0,说得夫子心花怒放。读这则对话,感觉不是孔子在面对危难时寻求理解与解脱,而是针对弟子的不同特点,因材施教,上德育课。不过,它编得太工整。同时,三人分别入见孔子,而颜回竟然能接过子贡的话头,容易令人对孔子产生泄露他人答案给颜回的怀疑。换言之,/厄于陈蔡0的故事,已经编成教科书的一章了。

不满足于5论语6的简单说法,儒门也对/厄于陈蔡0兴趣不减,这固然可能与道家斗法直接相关,但也同素材的思想内蕴丰富相联系。我们说,/厄于陈蔡0无功可立。同样,与孔子的许多名句如/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0(5卫灵公6)相比,宽慰子路的两句话,也难说是立言。但是,有个关键词/君子0,是故事的灵魂。已经引述的6个故事中,除5庄子#山木6中孔子做隐士的讲法外,其他5个故事,都重复/君子0这个字眼。在孔子时代,君子不是社会身份,即不是由位决定的;/君子不器0,这意味着他也不是某种具体能力的标志。君子是拥有美德的人格,而这种人格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修养出来的。同样地位、同样能力的人,取向不同而可有君子、小人之分。/君子固

其中除以/子

曰0形式的引文10则外,另有故事或对话24则。这24则中,有8则同其他文献,如5礼记6、5大戴礼记6、5淮南子6,特别是5韩诗外传6、5孔子家语6相重复。由于被重复的故事多出现在5荀子6的最后几篇,有人疑非荀子所作。这样比较难以确定谁是首出、谁是转录。

15荀子6提及孔子有34次之多,

穷,小人穷斯滥0,只是两种人格在/穷0的条件下的不同表现而已。儒家对这些故事的构思,就是塑造孔子师徒的道德形象。不但孔子有做君子的自觉,孔门弟子也在乃师的教育下,提升各自的人格追求。故事的主题,不是立功、立言,而是立德。

得已。既然道德主张接近,观念之争有时就不那么容易占上峰。余下的手段,除了自身在实践中严格自律外,还可以寻找借口,指控对手不诚实或言行不一,瓦解其公信力。儒者深知其中利害,所以要进行辩护。

不知是受墨家的启示,还是民以食为天,/食0其实就是大问题。儒家也出来为/厄于陈

三、小节与大节

/厄于陈蔡0虽然资料不多,但事关夫子受难,不可等闲视之,故相关故事不管来自儒家还是道家,首先涉及大节。虽然如此,儒家讲道德、论修养,不能不拘小节,但其对立面,也懂得利用小节做文章。5孔丛子6中有个记载,透露这方面的一些消息:

墨子曰:/孔子厄于陈、蔡之间。子路烹豚,孔子不问肉之所由来而食之;剥人之衣以沽酒,孔子不问酒之所由来而饮之。0诘之曰:/所谓厄者,沽买无处,藜羹不粒,乏食七日。若烹豚饮酒,则何言厄乎?斯不然矣。且子路为人,勇于见义,纵有豚酒,不以义,不取之,可知也。又何问焉?0(5孔丛子#诘墨6)

这一记载值得注意的理由,既非情节可信,也非诘问者有力,而是利用小节做道德文章的心思。厄于陈蔡的故事,其中有另一个关键词,就是/七日不火食0中的/食0。人饿慌了,取之即食,不问来路,实属常情,但对于高谈/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0(5卫灵公6)的孔子来说,要求就不应一样。刚好墨家正是道德感极强的派别,对于他们来说,揪住这种小节就有足够的杀伤力了。先秦诸子中,最早形成对立的两家,是儒与墨。儒墨互相攻讦的例子,远不只这一则。单是5孔丛子6中的5诘墨6篇,列举的就有9例。所涉范围,大到犯上作乱,小到饥不择食,都是通过讲故事的形式,对孔子个人道德形象的攻击。上述故事就是引自5墨子#非儒下6。据说带有墨家倾向的5晏子春秋6,甚至把孔子厄于陈蔡的原因,说成是晏子设计的结果1。其实,与儒道、儒法的关系比,儒墨无论在个人品德还是社会关怀方面,思想最接近。可正是思想接近而又不肯合流者,争辩最激烈。5孟子6辟杨墨,也称不是好辩,而是不蔡0做/食0的文章,下面是两则相关的记载:

孔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昼寝。颜回索米,得而焚之,几熟。孔子望见颜回攫取其甑中而食之。选间,食熟,谒孔子而进食。孔子佯为不见之。孔子起曰:/今者梦见先君,食洁而后馈。0颜回对曰:/不可。向者煤室入甑中,弃食不详,回攫而饭之。0孔子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矣。0(5吕氏春秋#审分览#任数6)

孔子厄于陈、蔡,从者七日不食。子贡以所斋货,窃犯围而出,告籴于野人,得米一石焉。颜回、仲由炊之于壤屋之下,有埃墨堕饭中,颜回取而食之。子贡自井望观之,不悦,以为窃也。入问孔子曰:/仁人廉士穷改节乎?0孔子曰:/改节即何称于仁廉哉?0子贡曰:/若回也,其不改节乎?0孔子曰:/然。0子贡以所饭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为仁久矣。虽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将问之。0召颜回曰:

/畴昔予梦见先人,岂或启佑我哉。

子炊而进饭,吾将进焉。0对曰:/向有埃墨堕饭中,欲置之,则不洁;欲弃之,则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0孔子曰:

/然乎!吾亦食之。0

颜回出。孔子顾谓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0二三子由此乃服之。(5孔子家语6卷5/困厄0)

15晏子春秋#外篇#不合经术者6:

公患之,谓晏子曰:

/仲尼相鲁。景

-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孔

子相鲁,若何?.晏子对曰:-君其勿忧。彼鲁君,弱主也;孔子,圣相也。君不如阴重孔子设以相齐,孔子强谏而不听,必骄鲁而适齐,君勿纳也。夫经绝于鲁,无主于齐,孔子困矣。.居期年,孔子去鲁之齐。景公不纳。故困于陈、蔡之间。0这同5史记#孔子世家6的不同说法用意有些不同,是利用孔子的落泊来显示晏婴的智慧。

一望便知,两则故事的结构是相同的。都是孔门师弟在七日不食的情况下,弄来少许食品为救命稻草,而颜回在无人在场的时候,先取而食之,由此而引起师友对其人品的怀疑。经孔子机智的盘问,最后均证实为一场误会,重树颜回的正面形象。但是,第二个故事在人物塑造方面,有新的内容。首先是增加了子贡。不但善贾的子贡有能力籴米,同时,也由他代替孔子承担怀疑颜回的角色。从其向孔子告发的方式中,也暗示其对平时颜回受宠的不服,非常贴近子贡的身份性格1。与此相关,是孔子从前一故事的疑颜回,变成对颜回坚信不疑。孔子对弟子尤其是对颜回,不是浅知,而是深知,这无疑使孔子的导师形象更加完满。从线索的联系、细节的增补到意义的发展,可以推测,5孔子家语6的故事是从5吕氏春秋6脱胎而来的。5孔子家语6是对5吕氏春秋6故事圣人形象的一次向上的微调。总体上看,既然墨家挑起事端,指控孔子自律不够,儒家的应诉的办法就是/举证0:连孔门弟子都能洁身自好,何况夫子?在个人品德上,只有小节的讲究,才能有完美的形象。说到底,这些故事也是对/厄于陈蔡0立德这一主题的重要补充。

其实,儒家许多传说也未声称它是真实的。只是以儒门弟子或孔子后裔的身份说话,使他们叙述的一切,容易获得/同情的理解0。人们接受的真实,不是准确的情节,而是形象的基调。

/厄于陈蔡0只是关于孔子的众多故事之一,这些故事的灵感也多来源于5论语6。尽管5论语6的孔子形象,已经孔门前一、二代弟子的加工,但由于孔子还未获得后来在权力或利益庇护下的崇高地位,所以被美化或丑化的成分相对较少。5论语6中的孔子也就是一个崇尚、精研古典文化,富于道德热情的学派宗师,同时,也是一个有政治理想却饱受挫折的古代知识分子。由于5论语6中的素材,实际成了后人想像孔子形象的基础,所以人们把它接受为原始的孔子。原始的孔子是单数,想像的孔子却可以是复数。想像需要热情,其结果是理想化的产物。把特定人物变成特定理想的代表,在观念上就是把一个具体而有多方面人格内涵的人,替换成相对单纯的人格类型。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是把对象身上人们喜欢或希望的特点加以夸大,而把无关甚至有矛盾的部分加以抹杀甚至否认。然后以故事、传说的形式流行,慢慢进入人心,深入生活。其含义一旦像符号一样约定俗成,就会超越经验事实而发挥作用。寓言是最能把人物或思想符号化的体裁。

5庄子6就是寓言。崔适说:

/寓言之类有

三:曰托名,曰托言,曰托事。托名者,古实无此人,设为此人之名与其言行,以发其所欲抒之意见,如许由、务光之属是也。托言者,以所言之意为主,托为古人之问答以发明之,非谓真此古人之言也。如5列子#杨朱篇6晏平仲问养生于管夷吾,

5庄子#盗跖篇6孔子与柳下季为友

,,托事者,以时事为主,设为古人之事以譬喻之,不必古人真有此事也。0o其实,儒门为孔子编的许多故事,尤其是那些很戏剧化的故事,也都是寓言。寓言是一种立意单纯的微型戏剧。这些虚构的情节是可以假托在历史上曾存在过的

1参见作者的未刊稿5孔门三杰的思想史形象)))

四、故事、形象与理想

如果不是有意搜揖,很难设想孔子厄于陈蔡的故事会吸引这么多人的热情与想像力,简直是一部不断制作的系列剧。不过,回过头看,5论语#卫灵公6那短短33个字的描写,的确具备了基本的戏剧要素。大时代,非凡而真实的人物,特殊困境,性格与思想、观念与环境的冲突,永恒的主题,等等,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思的素材?当然,不用仔细推敲也能意识到,以后延伸出来的故事,绝大部分是于史无证的。不仅道家会虚构,儒家立场的故事,尤其是那些富于戏剧意味的情节台词,也不真实。道家的虚构是公开的。给公认的孔子形象涂抹新的油彩,有点像给蒙娜丽莎添胡子般的恶作剧,但它不像墨家,不是直接的宣战。所以,儒门只能软接招,也利用同一素材,修补、扩充先师的形象。结果,/厄于陈蔡0的创作便变成儒道的另一种思想斗法。

颜渊、子贡与子路6。

o崔适:5史记探源6,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14~15页。

人与事上的,/厄于陈蔡0就是一个典型。特定的人事之所以被利用,就因为它有条件。不但孔子的身份、性格有用,其不同的弟子也派上不同的用场。举个例子,3个/窃食0的故事中,食品是让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取得的。取食者的形象与其取食的方式,很有关联。子路以勇著称,故让其/剥人之衣以沽酒0,子贡的米则是做交易得来,颜回这方面没甚特长,只能简单说他/索米0。这意味着,编故事者的动机、取向虽然不一,细节也自己设想,但人物特性相对固定化,颜回不会去剥人衣服,交易的事也不会安排子路去干。对固有的人物素材越善利用,所编故事就越有感染力。这也是5庄子6一书中最重要的人物是孔子、庄子、老子,而非其他子虚乌有者的原因。要是所托非人,效果可就差矣。

不是单纯为了反击道家,儒门才重视以故事的形式谈孔子的。从5论语6可以读到,孔子施教的意图,是培养道德完善的人格与承担恢复以礼治为中心的社会政治秩序的使命。一是内在的、个人的,一是外在的、社会的,两者合二而一。对于外在的、社会的一面,孔子以其渊博的学问,做传授5诗65书6礼乐的工作;对于内在的、个人的一面,则不能停留在口头或书面知识上,只有言传身教,才能体现道德的力量。此即所谓仲尼有云:/我欲托之空言,不如载之行事之深切著明也。0(转引自赵岐5孟子题辞6)孔子的两种努力,都为弟子所叹服: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

/仲尼焉学?0子贡

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0(5子张6)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0(5子罕6)

子贡所赞是孔子对历史文化的造诣,颜渊所服是夫子的道德人格,但离开与孔子一起的生活经验,无法真切领会孔子关于仁的思想。因此传承孔子的思想与传承他的生活经验是不可分割的。孔子要求言行一致,王阳明强调知行合一,也正是对这种思想的响应。孔门后学着力塑造孔子文化宗师与道德楷模统一的形象,对传播儒学可以说是成功的战略1。没有5论语6的解读,以及模仿5论语6的孔子言行事迹的辅助,对孔子孤立的言论的理解就会变得太抽象。同时,我们知道,先秦有诸子,但一提/子曰0就知是指孔子。而且,由/子曰0开头的句式,并非一般意义上复述孔子说过的话,而是带有一种思想启示、道德指令的含义。如果孔子的道德形象没有深入人心,它就没有这样的力量。

孔子也非可任意打扮的玩偶。没有人把孔子推崇为军事英雄,也没有人把孔子说成智术之师,那样的形象会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其实,离开5论语6的基调,即使有人把孔子想像得很超逸(道家),或者把孔子说得很卑微(墨家),甚至把孔子渲染得很神魅(今文经学),也不会比作为文化宗师与道德楷模的孔子在文化史上更有影响力。

(责任编辑 杨海文)

1儒门所述的孔子/厄于陈蔡0的故事,着重点在

道德楷模而非文化宗师。

inevitabletoreversetheverdictforZengGuofanifdispraisingHeavenlyKingdom,orviceversa.Thissim-plicist,irrational,one-sidedwayofthinkingisdetrimentaltoafairandjustappraisalofhistoricalissues.Thispaperstandsawayfromthedebatebetweenthetwoschools,andsuggestsascientificandrationalana-l

ysisofHeavenlyKingdomsoastogiveanobjectiveandrealisticappraisalofitshistoricalstatus.

Keywords:HongXiuquan;HeavenlyKingdom;historicalasppraisal

ComprehensivenessandHarmonyofValueSelection:AlsoonHistoricalSurpassingandCurrentSignificanceofthe

TheoryofScientificDevelopment

ZHENGYong-ting,FANGTao

(SchoolofEducation,SunYat-senUniversity,Guangzhou,510275)

Abstract:Thecomprehensiveandharmoniousvalueselectionofsustaineddevelopment,asthedirec-tionofthedevelopmentofsocietyandhuman,isakindofconcordantandrealpursuitandfuturetarget.Tracingbacktothedevelopmentsandchangesofvalueselectionindifferenthistoricalperiods,domesticandforeign,onewillfindthattheleadingsocialvaluecontrolsandevenreplacesothervalues.InChina,underthemarketeconomycondition,thereexiststhetendencyofincomprehensivenessanddischordtoacertaindegreeinvalueselection.Itisnotonlythepremiseandrequirementofoverallandharmonioussocialdeve-l

opmentbutalsotherevelationofessenceofthehumanthatoneshouldadheretocomprehensiveandharmo-niousvalueselectionofsustaineddevelopmentinthedirectionofscientificdevelopment.

Keywords:valueselection;comprehensivedevelopment;harmoniousdevelopment;sustaineddevelop-ment

After/ConfuciusStrandedontheRoadfromChentoCai0

CHENShao-ming

(DepartmentofPhilosophy,SunYat-senUniversity,Guangzhou,510275)

Abstract:BesidesAnalects,manystoriesofConfuciuswererecordedindifferentliteraturesfromtheperiodofWarringStatestotheQinandHandynasties.Thispaperunscramblestheseriesofstoriesof/ConfuciusstrandedontheroadfromChentoCai0,revealsthedifferentimaginationsoftheeventsbyCon-fucianism,TaoismandMoisminshapingtheConfuciusfigure,andindicatesthatthepurposeofConfuciandescriptionoftheeventsastheexampleofConfucianmoralpracticewasastrategyofmakingaConfuciansage.

Keywords:Confucius;/ConfuciusstrandedontheroadfromChentoCai0;settingmoralexample

Two/EleventhPoints0ConcerningPraxis:

AComparativeInterpretationofNo.11ofVolume3of

MetaphysicsandNo.11ofThesesonFeuerbach

XUChang-fu

(InstituteofMarxistPhilosophyandChinapsModernization,

范文4:孔子”之后【以文搜文】

    摘要:《论语》之外,从战国到秦汉的典籍中,还记载着各种与孔子有关的故事。本文解读其中关于孔子厄于陈、蔡之间的故事系列,揭示儒、道、墨三家对事件的不同想象,在孔子形象的塑造中所起的作用,指出儒家把事件描述为孔子立德的范例,是树立孔子圣人形象的一种思想策略。

    在所有关于孔子的记载中,最吸引人想象力的,莫过于其厄于陈、蔡之间的故事。其实,它既不体现孔子建功立业的才能,也没陈述儒家深远高明的义理。相反,只是陷于困境的夫子,在对发牢骚的门徒进行宽慰而已。《论语》提供原始故事情节是: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卫灵公》)[1]记载简略,只有三十三字,但要素齐全:背景,在陈绝粮,时间地点及生存状态全有;人物,孔子与子路,子路还带着愠,正在闹情绪;内容,一则对话,只有两句,但意思完整;主题,君子如何面对人生的困境。子路的疑问间接表达对陷入这一局面的埋怨,孔子则答之以对待任何困境应有的态度:君子固穷。无论素材看来有多大的潜力,事件的记录者一定万万不会想到,它会在后世引起人们那么丰富的联想。从战国的《庄子》到被认为是三国时期伪托的《孔子家语》,这个故事至少传有九个不同的版本。实际上,故事不是发生在厄于陈蔡之间,而是创作于厄于陈蔡之后。不同时代不同家派的学者,均踊跃参与这个故事系列的创作。

    本文的焦点不是《论语》的记载,而在后世的传说。它基于对这些好奇者动机与热情的好奇。为了方便,我们把故事分成三组来讨论。第一组,是《庄子》书中的三则寓言;第二组,由三个体现儒家立场的传说组成;第三组,系三种貌似无足够轻重的传闻。这种讨论,将置入思想史的背景中。它会从一个侧面显示,关于孔子故事的创作或传播,就是中国文化中圣贤人格的塑造过程。

    一、《庄子》的想象

    孔子是《庄子》一书的重要角色。《庄子》中的孔子,故事有四十六则,出现于全书内外杂篇。[2]而庄子本人的故事,则只有二十六则。虽然,《庄子》一书不是成于一人之手,作者也可能生活于不同时代,但从故事在全书分布之均匀,可见其作者们均致力于孔子形象的塑造。其中,孔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围于陈、蔡的经历,便是《庄》书一再渲染的内容。而在陈绝粮事件,便发生在围于陈、蔡的过程。以此为题的故事,书中一共有三个。由于每个故事都可能独立阅读,我们按它与《论语》关联深浅的程度,依次进行讨论。

    第一个故事: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室。颜回择菜,子路、子贡相与言曰:夫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无禁。弦歌鼓琴,未尝绝音,君子之无耻也若此乎?颜回无以应,入告孔子。孔子推琴,喟然而叹曰:由与赐,细人也。召而来,吾语之。子路、子贡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谓穷矣!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孔子削然反琴而弦歌,子路忔然执干而舞。子贡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故许由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丘首。(《让王》)

    与原作比,《让王》的这个版本并不离谱。背景同样,把在陈绝粮具体化为七日不火食。主角仍是孔子与子路,只增添颜回、子贡两配角。内容仍是对话,但多一点音乐舞蹈装饰。主题也是如何面对人生困境。君子固穷的内容则被扩充了: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最后再以旁白的形式,来个穷亦乐,通亦乐的概括。平心而论,作者对原作精神把握很准。《论语》本就有孔子赞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雍也》)及发愤忘食,乐以忘忧的夫子自道。《庄子》其它篇章,也多次让孔子与颜回切磋修养之道,象《大宗师》谈心斋,《人间世》中论坐忘。又如,《让王》中回不愿仕,就是因为所学夫子之道者足以自乐也。《让王》故事中颜回、子路、子贡三子,只有颜回对此无怨言,这也是保持其人格同《论语》中的一致性。此外,子路之单纯,子贡之识趣,也活龙活现。同时,这穷通不改其乐,不以世俗是非为是非的态度,也很道家化。看来儒道两家精神的某些层次上,也可有共同分享的东西。[3]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孔子形象非常高大。

    第二个故事就不一样了: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焱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何谓无受人益难?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于鷾鸸,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何谓无始而非卒?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何谓人与天一邪?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山木》)

    背景虽然同是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内容也同是对话,但人物与主题均变了。与孔子对话者,由子路换为颜回。孔门高第中,子路以义勇著称,但率直不善言。颜回则被孔子赞为不违,如愚。其实回也不愚,大智若愚的样子,深得夫子之心。所以,孔颜对话,比孔子对子路来说,水平自是不同。无受天损易是顺自然,无受人益难,是因人实外在于自然。细读孔子对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的解释,归结到最后,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这同《庄子秋水》中牛马四足,是谓天;落马首,穿牛鼻,是谓人,《天地》中忘乎物,忘乎天,其名为忘己。忘己之人,是谓之入于天是相通的,明明白白是道家自然主义的发挥。借孔子之口,说庄子之话,其作用在于,让孔子在生活的极端状态中,表达这种自然达观的态度,最有影响力。孔子成了《庄子》的代言人。

    真正离谱的是第三个故事: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曰:然。子恶死乎?曰:然。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曰意怠。其为鸟也,翀翀,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孔子曰:善哉!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山木》)

    也是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的背景,但也不是孔子以老师的身份与弟子对话。而是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大公任,在孔子极困顿的情况下言不死之道,实际是劝其放弃功名意识,隐世埋名避祸。结果,承认恶死的孔子,听信其言,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真的当隐士去了。孔子一生亦师亦仕,就其从政的经历而言,的确充满挫折与失败。老人家甚至也有有道则现,无道则隐或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感慨,但总体上无改其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气慨。《论语微子》的确记有楚狂接舆、长沮、桀溺、荷蓧丈人一类隐者。他们主张避人不如避世,与孔子遇而不晤。而孔子的态度则是: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山木》中这则故事的编者,公然在自己的想象中,把孔子的立场倒过来。实质上是站对儒家的对立面,延续《论语》中孔子与隐者的辩论。大公任式的人物,《庄子》中有一大串,如《德充符》中的兀者王骀,《渔父》中的渔父,都是对孔子作道家思想启蒙的教师。《庄子》让孔子叹服向往的高人逸士还有不少,但出埸最多者莫过于老聃。孔子与老聃面晤,向其请教有8次之多。[4]其基本套路是,对孔子的仁义观念屡加批驳,然后老聃进而对孔子面授道之机宜。

    《庄子》中的这三个故事,涉及孔子的人格、世界观、政治选择等不同主题,作者未必是同一个人,对孔子曲解的程度也差别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孔子塑造成正面人物。这是对孔子人格资源的一种运用。《庄子》对孔子的承受与不满,均与道德理想与关。孔子的道德观念,可以分两个层次。一是个人修养,一是社会理想。道家拒绝儒家以礼为中心的仁义观念,矛头指向是后者。至于个人人格方面,不仅不攻击,还要加以利用。让一个受人尊敬,饱学、谦虚、有爱心,而又勇于改错的孔子,来宣称他要放弃原本所立志践行的社会理想,比之对其进行赤裸裸的攻击,应该是高明得多。个人修养有关的道德是日常生活道德,对日常道德的把握,不靠复杂的道理,而是凭对善的直觉。这种能力植根于人性的深处。道家大概缺少这种资源,老子本人没有授徒行教,事迹飘渺,形象太虚。这迫使《庄子》的作者们要挖空心思,改画孔子的形象。

    二、回归儒家

    《庄子》中的孔子,形象尽管看来正面。但对儒者来说,有些伤害可能一点也不亚于对孔子的公开指斥。幸好,能想象编故事的,不只是道家,儒者也识以厄于陈蔡为题做文章。恰好,这方面我们也有三个例子可圈点。

    第一例:

    孔子遭厄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弟子绥病,孔子弦歌。子路入见曰:夫子之歌,礼乎?孔子弗应。曲终而曰:由来!吾言汝。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其谁之子不我知而从我者乎?子路悦,援戚而舞,三终而出。明日,免于厄,子贡执辔,曰:二三子从夫子而遭此难也,其弗忘矣!孔子曰:善恶何也,夫陈、蔡之间,丘之幸也。二三子从丘者,皆幸也。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孔子家语》卷五困誓第二十二)

    《孔子家语》的故事,主角也是孔子与子路。与《庄子让王》相比,对话的主题也相类。同样在绝粮七日的情况下,子路对孔子弦歌是否合于礼的质疑。《让王》中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家语》中代之对乐的理解: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前者关注的是,君子穷亦乐,通亦乐;后者则区分君子之乐,与小人之乐不一样。合起来,面对困顿不仅可以乐,而且需要乐。略微触及了礼乐运用的问题,但没有过多的引伸。对话的结果,都是子路在孔子的鼓励下,挥器而舞。所以说,在穷通不改其志,体验生命的情调上,儒道有相通之处。孔子说: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实质上,就是把艰难险阻,当成生命中磨炼道德意志的必要环节。故事的讲述者,把孔子政治挫折,巧妙地转化为孔门励志的素材。所以它在《孔子家语》中归入困誓的范畴。《家语》与《庄子秋水》两个故事相类,但前者简约,很可能两者素材来源一致,而《秋水》有所发挥。

    但是,面对困境的态度是一回事,而什么样的信念才值得在困境中坚持,又是另一回事。《山木》中那个孔子受教而逃于大泽的设计,就是要告诉你,原有的理想是不值得以这种代价付出的。大概也是有见于其危害,儒家也安排对应的情节。

    第二例:

    孔子南适楚,厄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弟子皆有饥色。子路进问之曰:由闻之: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今夫子累德、积义、怀美,行之日久矣,奚居之隐也。孔子曰:由不识,吾语女。女以知者为必用邪﹖王子比干不见剖心乎!女以忠者为必用邪﹖关龙逢不见刑乎!女以谏者为必用邪﹖吴子胥不磔姑苏东门外乎!夫遇不遇者,时也;贤不肖者,材也。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多矣。由是观之,不遇世者众矣,何独丘也哉!且夫芷兰生于深林,非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遇其时,虽贤,其能行乎﹖苟遇其时,何难之有!故君子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孔子曰:由!居!吾语女。昔晋公子重耳霸心生于曹,越王句践霸心生于会稽,齐桓公小白霸心生于莒。故居不隐者思不远,身不佚者志不广。女庸安知吾不得之桑落之下﹖(《荀子宥坐》)

    虽然也是在同样的背景下,由子路向夫子提问,但问题比以往深了一层。既非埋怨导致困境的决策,也非对孔子以忧为乐的不解,而是对精神信念的怀疑。即以夫子之累德、积义、怀美尚无好报,那坚持道德理想还有什么意义呢?由此而导出孔子关于材、人、时、命的区分: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孔子告诉弟子,一个人是否成就外在的事业,并不是品德、学识、努力就能见效的。具备这些条件之外,要成功还需要时,即机会。而事实上,不遇世者众,只能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他重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这显然是对儒家为仁由己的精神境界的描写。它同《庄子山木》中孔子教颜回的那种超然物外,无执着、无用心的自然主义态度,形成明显的对比。这才是儒家的欣赏的人生态度。故事首先见诸《荀子宥坐》,[5]此外,还为《韩诗外传》卷七、《说苑杂言》等文献所缉录,可见它为儒林所重视。

    第三例,是《史记孔子世家》提供的孔子与弟子的另一幕表演: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回,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

    史家司马迁的记载,应该来自其所接受的其它文献。事情同样发生在厄于陈蔡的背景下。不过,这一次,前面提及的弟子子路、子贡与颜回,依次登埸,接受孔子同样的提问: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 吾何为于此?王肃对匪兕匪虎,率彼旷野的注解是:率,循也。言非兕虎而循旷野。孔子引此诗句,是自况其狼狈处境。他让三弟对此表达真实的想法。与从战国到秦汉间许多编写孔子与由赐回三弟相处的故事一样,孔门三杰,角色类型固定,与孔子谈话的顺序也固定,总是由赐回排队,而且往往水平从低到高递进,如《荀子子道》中孔子分别问三子知者若何?仁者若何?那则对话一样。也许,这是受《论语》中《公冶长》与《先进》篇,孔子让弟子言志,子路总是先说的影响。这次谈话不是师弟一起,而是象面试一样排着队来。子路直率,认为是孔门践道不够,不被大众理解,致有此境。子贡机灵,奉承孔子:您太伟大,天下容不下您。但在孔子看来,一个是信心不足,一个是志向不大,都不认可。只有颜回机灵,接过子贡的话头,强调不容然后见君子,说得夫子心花怒放。读这则对话,感觉不是孔子在面对危难时寻求理解与解脱,而是针对弟子不同特点,因材施教,上德育课。不过,它编得太工整。同时,三人分别入见孔子,而颜回竟然能接过子贡的话头,容易令人对孔子产生泄露他人答案给颜回的怀疑。换言之,厄于陈蔡的故事,已经编成教科书的一章了。

    不满足于《论语》的简单说法,儒门也对厄于陈蔡兴趣不减,这固然可能与道家斗法直接相关,但也同素材思想蕴含丰富相联系。我们说,厄于陈蔡无功可立。同样,与孔子的许多名句,如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卫灵公》)比,宽慰子路的两句话,也难说是立言。但是,有个关键词君子,是故事的灵魂。已经引述的六个故事中,除《庄子山木》中孔子作隐士的讲法外,其它五个故事,都重复君子这个字眼。在孔子时代,君子不是社会身份,即不是由位决定的;君子不器,这意味着它也不是某种具体能力的标志。君子是拥有美德的人格,而这种人格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修养出来的。同样地位、同样能力的人,取向不同而可有君子、小人之分。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只是两种人格在穷的条件下的不同表现而已。儒家对这些故事的构思,就是塑造孔子师徒的道德形象。不但孔子有做君子的自觉,孔门弟子也在乃师的教育下,提升各自的人格追求。故事的主题,不是立功、立言,而是立德。

    三、小节与大节

    厄于陈蔡虽然资料不多,但事关夫子受难,不可等闲视之,故相关故事不管来自儒家还是道家,首先涉及大节。虽然如此,儒家讲道德、论修养,不能不拘小节。但其对立面,也懂得利用小节作文章。《孔丛子》中有个记载,透露这方面的一些消息:

    墨子曰:孔子厄于陈、蔡之间。子路烹豚,孔子不问肉之所由来而食之;剥人之衣以沽酒,孔子不问酒之所由来而饮之。诘之曰:所谓厄者,沽买无处,藜羹不粒,乏食七日。若烹豚饮酒,则何言厄乎?斯不然矣。且子路为人,勇于见义,纵有豚酒,不以义,不取之,可知也。又何问焉?(《孔丛子诘墨第十八》)

    这一记载值得注意的理由,既非情节可信,也非诘问者有力,而是利用小节作道德文章的心思。厄于陈蔡的故事,其中有另一个关键词,就是七日不火食中的食。人饿慌了,取之即食,不问来路,实属常情。但对于高谈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卫灵公)的孔子来说,要求就不应一样。刚好墨家正是道德感极强的派别,对于他们来说,揪住这种小节就有足够的杀伤力了。先秦诸子中,最早形成对立的两家,是儒与墨。儒墨互相攻讦的例子,远不只这一则。单是《孔丛子》中的《诘墨》篇,列举的就有九例。所涉范围,大到犯上作乱,小到饥不择食,都是通过讲故事的形式,对孔子个人道德形象的攻击。上述故事就是引自《墨子非儒下》。据说带有墨家倾向的《晏子春秋》,甚至把孔子厄于陈蔡的原因,说成是晏子设计的结果。[6]其实,与儒道、儒法的关系比,儒墨无论在个人品德还是社会关怀方面,思想最接近。可正是思想接近,而又不肯合流者,争辩最激烈。《孟子》辟杨墨,也称不是好辩,而是不得已。既然道德主张接近,观念之争有时就不那么容易占上峰。余下的手段,除了自身在实践中严格自律外,还可以寻找借口,指控对手不诚实,或言行不一,瓦解其公信力。儒者深知其中利害,所以要进行辩护。

    不知是受墨家的启示,还是民以食为天,食其实就是大问题。儒家也出来为厄于陈蔡作食的文章,下面是两则相关的记载:

    孔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昼寝。颜回索米,得而焚之,几熟。孔子望见颜回攫取其甑中而食之。选间,食熟,谒孔子而进食。孔子佯为不见之。孔子起曰:今者梦见先君,食洁而后馈。颜回对曰:不可。向者煤室入甑中,弃食不详,回攫而饭之。孔子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矣。(《吕氏春秋审分览任数》)

    孔子厄于陈、蔡,从者七日不食。子贡以所斋货,窃犯围而出,告籴于野人,得米一石焉。颜回、仲由炊之于壤屋之下,有埃墨堕饭中,颜回取而食之。子贡自井望观之,不悦,以为窃也。入问孔子曰:仁人廉士穷改节乎?孔子曰:改节即何称于仁廉哉?子贡曰:若回也,其不改节乎?孔子曰:然。子贡以所饭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为仁久矣。虽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将问之。召颜回曰:畴昔予梦见先人,岂或启佑我哉。子炊而进饭,吾将进焉。对曰:向有埃墨堕饭中,欲置之,则不洁;欲弃之,则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颜回出。孔子顾谓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二三子由此乃服之。(《孔子家语》卷五困厄第二十)

    一望便知,两则故事的结构是相同的。都是孔门师弟在七日不食的情况下,弄来少许食品为救命稻草。而颜回在无人在埸的时候,先取而食之,由此而引起师友对其人品的怀疑。但经孔子机智的盘问,最后均证实为一埸误会,重树颜回的正面形象。但是,第二个故事在人物塑造方面,有新的内容。首先是增加了子贡。不但善贾的子贡有能力籴米,同时,也由他代替孔子承担怀疑颜回的角色。从其向孔子告发的方式中,也暗示其对平时颜回受宠的不服,非常贴近子贡的身份性格。[7]与此相关,是孔子从前一故事的疑颜回,变成对颜回坚信不疑。孔子对弟子尤其是对颜回,不是浅知,而是深知,这无疑使孔子的导师形象更加完满。从线索的联系、细节的增补,到意义的发展,可以推测,《孔子家语》的故事,是从《吕氏春秋》脱胎而来的。《孔子家语》是对《吕氏春秋》故事圣人形象的一次向上的微调。总体上看,既然墨家挑起事端,指控孔子自律不够,儒家的应诉的办法就是举证:连孔门弟子都能洁身自好,何况夫子。在个人品德上,只有小节的讲究,才能有完美的形象。说到底,这些故事也是对厄于陈蔡立德这一主题的重要补充。

    四、故事、形象与理想

    如果不是有意搜揖,很难设想孔子厄于陈蔡的故事,会吸引这么多人的热情与想象力。简直是一部不断制作的系列剧。不过,回过头看,《论语卫灵公》那短短三十三个字的描写,的确具备了基本的戏剧要素。大时代,非凡而真实的人物,特殊困境,性格与思想、观念与环境的冲突,永恒的主题,等等,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思的素材。当然,不用仔细推敲也能意识到,以后延伸出来的故事,绝大部分是于史无证的。不仅道家会虚构,儒家立场的故事,尤其是那些富于戏剧意味的情节台词,也不真实。道家的虚构是公开的。给公认的孔子形象涂抹新的油彩,有点象给蒙娜丽莎添胡子般的恶作剧。但它不象墨家,不是直接的宣战。所以,儒门只能软接招,也利用同一素材,修补、扩充先师的形象。结果,这厄于陈蔡的创作,便变成儒道的另一种思想斗法。其实,儒家许多传说也未声称它是真实的。只是以儒门弟子或孔子后裔的身份说话,使他们叙述的一切,容易获得同情的理解。人们接受的真实,不是准确的情节,而是形象的基调。

    厄于陈蔡只是关于孔子的众多故事之一,这些故事的灵感也多来源于《论语》。尽管《论语》的孔子形象,已经孔门前一、二代弟子的加工,但由于孔子还未获得后来在权力或利益庇护下的崇高地位,所以被美化或丑化的成份相对较少。《论语》中的孔子也就是一个崇尚、精研古典文化,富于道德热情的学派宗师。同时,也是一个有政治理想却饱受挫折的古代知识分子。由于《论语》中的素材,实际成了后人想象孔子形象的基础,所以人们把它接受为原始的孔子。原始的孔子是单数,想象的孔子却可以是复数。想象需要热情,其结果是理想化的产物。把特定人物变成特定理想的代表,在观念上就是把一个具体而有多方面人格内涵的人,替换成相对单纯的人格类型。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是把对象身上人们喜欢或希望的特点加以夸大,而把无关甚至有矛盾的部分加以抹杀甚至否认。然后以故事、传说的形式流行,慢慢进入人心,深入生活。其含义一旦象符号一样约定俗成,就会超越经验事实而发挥作用。寓言是最能把人物或思想符号化的体裁。

    《庄子》就是寓言。崔适说:寓言之类有三:曰托名,曰托言,曰托事。托名者,古实无此人,设为此人之名与其言行,以发其所欲抒之意见,如许由、务光之属是也。托言者,以所言之意为主,托为古人之问答以发明之,非谓真此古人之言也。如《列子杨朱篇》晏平仲问养生于管夷吾,《庄子盗跖篇》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托事者,以时事为主,设为古人之事以譬喻之,不必古人真有此事也。[8]其实,儒门为孔子编的许多故事,尤其是那些很戏剧化的故事,也都是寓言。寓言是一种立意单纯的微型戏剧。这些虚构的情节是可以假托在历史上曾存在过的人与事上的,厄于陈蔡就是一个典型。而特定的人事之所以被利用,就因为它有条件。不但孔子的身份、性格有用,其不同的弟子也派上不同的用场。举个例子,三个窃食的故事中,食品是让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取得的。取食者的形象与其取食的方式,很有关联。子路以勇著称,故让其剥人之衣以沽酒,子贡的米则是做交易得来。颜回这方面没甚特长,只能简单说他索米。这意味着,编故事者的动机、取向虽然不一,细节也自己设想。但人物特性相对固定化,颜回不会去剥人衣服,交易的事也不会安排子路去干。对固有的人物素材越善利用,所编故事就越有感染力。这也是《庄子》一书中,最重要的人物是孔子、庄子、老子,而非其它子虚乌有者的原因。要是所托非人,效果可就差矣。

    不是单纯为了反击道家,儒门才重视以故事的形式谈孔子的。从《论语》可以读到,孔子施教的意图,是培养道德完善的人格,与承担恢复以礼治为中心的社会政治秩序的使命。一是内在的、个人的,一是外在的、社会的,两者合二而一。对于外在的、社会的一面,孔子以其渊博的学问,作传授《诗》《书》礼乐的工作;而对于内在的、个人的一面,则不能停留在口头或书面知识上,只有言传身教,才能体现道德的力量。此即所谓仲尼有云:我欲托之空言,不如载之行事之深切著明也。[9]孔子的两种努力,都为弟子所叹服: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子张》)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子罕》)

    子贡所赞是孔子对历史文化的造诣,颜渊所服是夫子的道德人格。但离开与孔子一起的生活经验,无法真切领会孔子关于仁的思想。因此传承孔子的思想与传承他的生活经验是不可分割的。孔子要求言行一致,王阳明所强调知行合一,也正是对这种思想的响应。孔门后学着力塑造孔子文化宗师与道德楷模统一的形象,对传播儒学可以说是成功的战略。[10]没有《论语》的解读,以及模仿《论语》的孔子言行事迹的辅助,对孔子孤立的言论的理解就会变得太抽象。同时,我们知道,先秦有诸子,但一提子曰就知是指孔子。而且,由子曰开头的句式,并非一般意义上复述孔子说过的话,而是带有一种思想启示、道德指令的含义。如果孔子的道德形象没有深入人心,它就没有这样的力量。

    孔子也非可任意打扮的玩偶。没有人把孔子推崇为军事英雄,也没有人把孔子说成智术之师,那样的形象会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其实,离开《论语》的基调,即使有人把孔子想象得很超逸(道家),或者把孔子说得很卑微(墨家),甚至把孔子渲染得很神魅(今文经学),也不会比作为文化宗师与道德楷模的孔子在文化史上更有影响力。

    --------------------------------------------------------------------------------

    *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成果,论文内容曾应邀于经典与文化的形成 专题会(台北中央研究院,2004年9月6日)上演讲过,并刊《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6期。

    [1]《史记孔子世家》对此事件背景的完整叙述是: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之间,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陈蔡大夫谋曰:孔子贤者,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今者久留陈蔡之间,诸大夫所设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国也,来聘孔子。孔子用于楚,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2] 其中,内篇《人间世》3则,《德充符》3则,《大宗师》3则;外篇《天地》2则,《天道》1则,《天运》5则,《秋水》1则,《至乐》1则,《达生》3则,《山木》3则,《田子方》5则,《知北游》3则;杂篇《徐无鬼》1则,《则阳》2则,《外物》2则,《寓言》2则,《让王》2则,《盗跖》1则,《渔父》1则,《列御寇》2则。总共46则。《庄子》中庄子故事的分布情况,见作者另文《通往想象的世界——读〈庄子〉》。

    [3] 《吕氏春秋孝行览慎人》也录有这个版本。

    [4] 其中,《天地》1次、《天道》1次、《天运》4次、《田子方》1次、《知北游》1次,共8次。

    [5] 《荀子》提及孔子有34次之多,其中除以子曰形式的引文10则外,另有故事或对话24则。这24则中,有8则是同其它文献,如《礼记》、《大戴礼记》、《淮南子》,特别是《韩诗外传》、《孔子家语》相重复。由于被重复的故事多出现在《荀子》的最后几篇,有人疑非荀子所作。这样比较难以确定谁是首出,谁是转录。

    [6] 《晏子春秋外篇不合经术者》:仲尼相鲁。景公患之,谓晏子曰: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孔子相鲁,若何?晏子对曰:君其勿忧。彼鲁君,弱主也;孔子,圣相也。君不如阴重孔子设以相齐,孔子强谏而不听,必骄鲁而适齐,君勿纳也。夫经绝于鲁,无主于齐,孔子困矣。居期年,孔子去鲁之齐。景公不纳。故困于陈、蔡之间。这同《史记孔子世家》的不同说法用意有些不同,是利用孔子的落泊来显示晏婴的智慧。

    [7] 参见作者另文《孔门三杰的思想史形象——颜渊、子贡与子路》。

    [8] 崔适:《史记探源》,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14至15页。

    [9] 转引自赵歧《孟子题辞》。

    [10] 儒门所述的孔子厄于陈蔡的故事,着重点在道德楷模而非文化宗师。

    0 0 收藏 分享

范文5:孔子之间》教学设计【以文搜文】

作品类别:教学设计 学段:初中 学科:语文

《孔子世家之孔子厄于陈蔡》教学设计

徐艳萍

257300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一中 13963383010

一、导语:

孔子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和伟大的教育家,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世家》详细地记述了他的生平活动及各方面的成就。孔子一生都有着极高的政治热情,为了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他不辞劳苦,用了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带领弟子周游列国奔走游说。今天我们主要了解孔子被困陈蔡之间的故事,让同学们用自己的语言把彼情彼景描述出来。

二、多媒体出示教学目标:

1、把写作的和文言文联系起来。

2、深切感受到他的为人,感念他的孜孜不倦,了解他的博学多才,认识他“一以贯之”的人格和坚持自己理想主张决不放弃的精神。

三、多媒体出示背景简介:

孔子周游列国时,路经陈和蔡的交界处,陈蔡的大夫害怕孔子的学说会危及他们的权力,叫人把他围困于陈蔡之间达七天之久。最后孔子让子贡到楚国搬来救兵,得以解围,继续周游列国。时年鲁哀公六年,孔子六十三岁。

四、多媒体出示人物介绍:

孔子:字仲尼,春秋时期鲁国人。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世界最著名的文化名人之一。编撰了我国第一部编年体史书《春秋》。孔子的言行思想主要载于语录体散文集《论语》及先秦和秦汉保存下的《史记·孔子世家》。

子路: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孔子得意门生,以政事见称。性格爽直率真,有勇气才艺,敢于批评孔子。孔子了解其为人,评价很高。做事果断,信守诺言,勇于进取。

端木赐,字子贡,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他利口巧辞,善于雄辩,办事通达。曾任鲁、卫两国之相。还善于经商之道,富致千金。为孔子弟子中首富。相传,孔子病危时,未赶回。子贡觉得对不起老师,别人守墓三年离去,他在墓旁守了六年才离去。

颜回,字子渊,鲁国人。他十四岁即拜孔子为师,此后终生师事之。在孔门诸弟子中,孔子对他称赞最多,不仅赞其“好学”,而且还以“仁人”相许。颜回死,孔子曰:“天丧予!”

五、课文教学:

下面请几位同学把自己的作品展现给大家,并让其他的同学配合表演一下。(其中找了五位同学分别表演孔子、子路、子贡、颜回、旁白)。

君子固穷(李小帅)

【远景】茫茫天幕,几抹云彩,夕阳欲颓。几只零星的孤鸟划过天空,留下一声声揪心的哀鸣。

【近景】不远处,是陈蔡劳役者围成的包围圈。近处,是孔子一行筋疲力尽的人马,个个面带愁容或略显愠色。唯有孔子,淡然处之。

【特写】孔子毫无愠色地传习诗书礼乐,之乎者也,抑扬顿挫。

子路出,脸带愠色。

【子路】君子亦有穷乎?

孔子放下手中书本,抬眼望望子路,不紧不慢。

【孔子】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子贡闻之亦色变,愤然,孔子说之。

【旁白】话虽如此,孔子看到弟子们不满,心中难免有所动摇。他摸摸中间凹下去的脑壳,心想,这人生竟如这脑壳般不甚平坦,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迷惘,彷徨,一时间填满了他的胸膛。但他又明白,正如古语所说:一个人不被人理解,若不是因为内向,那往往就是因为卓越。想到这儿,他不免又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孔子冲子路招招手,招致眼前,慈祥地。

【孔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 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 子路闻之,略加思索,试探地。

【子路】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 孔子闻之,煞是不满,慈祥的表情霎时变得凝重,厉声地。

【孔子】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孔子难平愤愤之情,撇头,挥手让子路退出,找来子贡,复问之。

子贡亦思之,然,气稍壮焉。

【子贡】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

孔子亦不满,厉声。

【孔子】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 孔子让他退下,招颜回,亦问之。颜回声铿然。

【颜回】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

孔子闻之,欣然,频频点头,脸上的怒云瞬间无影无踪,一拍大腿。

【孔子】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

颜回默然,表情笃定地退下。

【旁白】颜回一言,正好说到孔子心底,孔子心中的信念更加坚定。便又抄起书卷,讲诵不衰。脸上写满被人理解的喜悦和坚定。

远处,颓日已只剩半边脸,但却可清晰感受到它扬扬洒洒的温暖。鸟鸣也不再哀伤,而是一种回巢的温馨与踏实??

【结束语】次日,孔子派子贡去楚国,楚昭王带兵迎回孔子。孔子一行因此得以脱身??

老师讲评:请几位同学来评价李小帅同学作品的优点和缺点。

请第二位同学李小艺展示自己的作品:(共找了6位同学分别扮演孔子、子路、子贡、颜回、陈蔡大夫、旁白)。

蔡之陈困(李小艺)

【舞台说明】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之间,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 。

【时间】孔子迁于蔡三岁

【地点】陈蔡之间

【人物】孔子、子贡、子路、颜回、陈蔡大夫

【场景一】会议室内,吴国和陈蔡两国的大臣正紧张地讨论着。

【陈蔡某大夫】(拍拍桌子,示意大家结束讨论)孔子在陈蔡逗留了三年不得任用,如今强大的楚国要聘用他。孔子是有贤德的人,若他辅佐楚王定会对我们不利。我们决不能放他离开!

众人纷纷点头,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场景二】风呼呼地刮着,空旷的田野里孔子和他的学生们饥寒交迫,身边围守他们的服役者亦是面露凶光。有的学生病得已无法走路。

【子路】(怨恨生气地)老师,难道道德高尚的人也有困厄的时候吗?

【孔子】(淡定的瞟他一眼,继续传习诗书礼乐)君子安于困厄,小人困厄之时就会胡作非为。

【子贡】(面露怒色,正要开口)

【孔子】(放下手中的诗文,沉着地开口)子贡啊,你以为我是博学多识的人吗?

【子贡】当然了。

【孔子】(严肃地)你错了。我只不过是坚守我的根本原则罢了。

【场景三】孔子一行人困于陈蔡已十多天,学生们禁不住怨声连连,孔子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选择。

【孔子】(召子路,温和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难道我坚持的错了吗?怎么会弄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子路】(沉思一会后,试探地)是不是因为我们不仁慈,不聪明,大家不相信我们,不肯跟从我们?

【孔子】(愤恨地)有这样的话吗!若是仁者都被相信,怎么会有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而死的事呢?假如有智谋的人就会畅行无阻,又怎么会有王子比干被纣王惨遭杀害的事呢?

【孔子】(暗自思忖,自言自语)我的仁道和智慧还不足以使人信服吗?是天妒英才啊!我又怎么能轻易放弃心中的原则呢?

孔子眼光一扫,看见了面黄肌瘦的子贡,正奋力地挖着地角硬土里的一个胡萝卜,于是挥手叫他过来。

【孔子】(心疼地看着子贡)年轻人多吃点儿胡萝卜补充维生素也是挺好的。子贡啊,你说我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难道错了吗?

【子贡】(拍掉身上的泥土,扶正眼镜,义正词严地)老师,您心中的道大到天下都容不下你,您为什么不稍微降低一下要求呢?

话音未落,孔子已激动地面红耳赤,拍案而起,草屋中的泥土纷纷而下。

【孔子】(恨铁不成钢地)子贡,你可知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如今你不研究你的学说反而苟合取容。子贡啊,你的志向也太不远大了。

孔子无奈地让子贡退下,心也凉了半截。

秋风扫过,他单薄的素衣呼呼作响,凝望远山,他不禁怀疑自己的坚守是否还有价值。学生们的身体越来越差,心中的理想到底在那个国家才能实现?或许,该放弃了,他已时日不多,不能断送了学生们的前程。辽远的空中,

一只大雁孤单地飞过,它也像自己一样迷路了吗?这样想着,眼中已蒙上一层辛酸的白雾。转过头,他猛然发现,一名学生竟坐在枯草堆上,高声朗诵着他教过的诗文。心中一喜,定睛一看,原来是颜回。

【孔子】(兴奋地叫来颜回)颜回啊,你说我还应该继续坚持下去吗?

【颜回】(不假思索地)老师,您的学问天下都容不下。即使不容,又能如何?这样才更显出君子的本质啊!

孔子连连点头,脸上露出欣慰和赞赏。

【颜回】如果思想主张不完善,是我们的问题。但如果思想和主张已经十分完美了而不能被采用,那就是执政者的羞耻了。(双手握紧,激动地)不容何忧,不容然后见君子!

【孔子】(满脸皱纹绽放奇异的光彩,握住颜回的手,忍不住赞叹)不愧是颜氏之子啊。使尔多财,吾为尔宰。

秋风瑟瑟吹来,而此刻的孔子却是热血沸腾,因为他坚持了根本的原则,在困难厄

运中,稳稳托起了梦想。一群大雁向南飞去,孔子注视着它们远行,心想: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理想实现的国度。

老师讲评:请几位同学评价李小艺同学的作品

老师总结:这一节课,我们用写作的方式学习了《孔子世家》,同学们的表现我非常满意,还有的同学的作品我们虽然没有展示出来,但是也非常优秀,同学们可以在课下互相传阅。这样我们既锻炼了写作,又能把枯燥的文言文用现代文形式表现出来。这样,才能让并未“全死”的文言文在现代中学生头脑中“复活”,超越时空,化难为易;才能使现代中学生温古而知今,察今以推古,能迅速、扎实地学好文言文。当然,学好文言文的同时,也带动、促进现代文的学习,可以取得事半功倍、一箭双雕的功效。因此,在“写作和文言的关系”上做文章,我觉得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这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范文6:孔子》古文阅读训练【以文搜文】

《孔子迁于蔡》古文阅读训练

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之间,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陈蔡大夫谋曰:“孔子贤者,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今者久留陈蔡之间,诸大夫所设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国也,来聘孔子。孔子用于楚,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子贡色作。孔子曰:“赐,尔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曰:“然。非与①?”孔子曰:“非也。予一以贯之②。”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匪兕匪虎,率③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④,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回,《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⑤。”

于是使子贡至楚。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

(选自《史记·孔子世家》)

【注释】①非与:难道不是吗? ②一以贯之:意思是做人坚守一个根本的原则。

③率:行走。 ④稼:种庄稼。穑:收庄稼。 ⑤宰:家臣,总管。

1.对下列各句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楚救陈,军于城父 军:驻扎

B.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 用事:当权

C.君子亦有穷乎 穷:困厄

D.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 病:痛苦

2.下列各组加点词语的意义和用法完全相同的一项是( )(3分)

A.孔子用于楚,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 于其身也,则耻师焉

B.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 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

C.赐,而志不远矣 某所,而母立于兹

D.人之不我信也 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

3.下列各句的句式特点不同类的一项是( )(3分)

A.予一以贯之 B.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

C.吾何为于此 D.人之不我信也

4.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项是( )(3分)

A.陈国、蔡国大夫的所作所为都违背孔子的心意,且孔子又是贤人,因而当得知楚昭王要派人聘请孔子时,他们考虑到孔子入楚对己不利,就共同调发役徒将孔子围困在野外。

B.孔子一行被困在陈国时,粮食断绝。随从一一饿倒,生命危在旦夕,就连被孔子称为最勇敢的子路这时也沉不住气了。而孔子临危不忘义,处变而不惊,用自己的行为为他所倡导的士节写下了形象的注解。

C.子路、子贡对孔子“为什么受困在这里”的回答,虽然角度不同,但都对孔夫子之道表示质疑,表现了二人“穷”境之中的信仰危机,所以遭到了孔子的批评。

D.颜回认为正确的主张不被别人采纳,自己仍坚持下去,这才显出君子的修养。颜回对孔子的回答,做到审时度势而又笃信其道坚守操行,正符合孔子“一以贯之”的思想。孔子听了颜回的议论感到欣慰,许诺将来让颜回拥有许多财产,自己愿给他当管家。

5.断句、翻译(8分)

(1)用“/”给文中画波浪线的句子断句。(2分)

不 得 行 绝 粮 从 者 病 莫 能 兴 孔 子 讲 诵 弦 歌 不 衰。

(2)请把上面文言文中画线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6分)

①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

译文:

②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

译文:

【参考答案与解析】

1.D(根据语境可推断出应为“担心,忧虑”)

2.C(C项都是代词,通“尔”,“你的”。A项前表顺承连词“那么”;后表转折连词“却”。B项前表顺承连词“就”;后副词,表条件“才”。D项前为助词,用在主谓间;后为近指代词,可译为“这”)

3.B(B项是一般反问句,其他都是宾语前置句)

4.D(后半句是对原文“使尔多财,吾为尔宰”的误解,其中“使”是“假使”的意思。

5.(l)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2分)

[换成标点如下: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

(2)①君子能够修明自己的学说,用法度来规范国家,用道统来治理臣民,但不能保证被世道所容忍。(“道”“纲”“容”)(3分)

②老师的学说已经宏大美好却不被采用,这是当权者的耻辱。(“修”“用”“丑”)(3分)

【参考译文】

孔子迁居到蔡国的第三年,吴国军队攻伐陈国。楚国出兵援救陈国,驻扎在城父。听说孔子在陈国、蔡国之间,楚昭王派人聘请孔子。孔子准备前往拜见回礼,陈国、蔡国的大大谋划说:“孔子是个贤人,他所讥刺抨击的都切中诸侯的弊病。如今他长久滞留在陈国、蔡国之间,众大夫所作所为都违背仲尼的心意。如今楚国是大国,派人前来聘请孔子,倘若孔子在楚国被起用,我们这些在陈国、蔡国主事的大夫就危险了。”于是就共同调发役使将孔子围困在野外。孔子没法行路,断绝了粮食。随从的弟子疲惫不堪,饿得站不起来。但孔子仍讲习诵读,演奏歌唱,传授诗书礼乐毫不间断。子路很生气,来见孔子说:“君子也有穷困吗?” 孔子说:“君子能固守穷困而不动摇,小人穷困就胡作非为了。”

子贡怒气发作。孔子说:“赐(子贡名端木赐,字子贡)啊,你以为我是个博学强识的人吗?”子贡说:“是。难道不是吗?” 孔子说:“不是啊。我是用一个思想贯串于全部学说。”

孔子知道弟子们有怨怒之心,就召见子路而询问道:“《诗》中说:‘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却疲于奔帑在空旷的原野。’我们的学说难道有不对的地方吗?我们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子路说:“猜想我们还没有达到“仁”吧!所以别人不信任我们。猜想我们还没有达到‘智’吧!所以别人不实行我们的学说。” 孔子说:“有这些缘由吗!仲由(子路名仲由勺字子路),我打比方给你听,假如仁者就必定受到信任,那怎么还会有伯夷、叔齐?假如智者就必定能行得通,那怎么还会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去,子贡进来见面。孔子说:“赐啊,《诗》中说:‘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却疲于奔命在空旷的

原野。’我们的学说难道有不对的地方吗?我们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子贡说:“老师的学说极其宏大。所以天下没有国家能容得下您。老师是否可以稍微降低一点标准呢?”孔子说:“赐,优秀的农夫善于播种耕耘却不能保证获得好收成,优秀的工匠擅长工艺技巧却不能迎合所有人的要求。君子能够修明自己的学说,用法度来规范国家,用道统来治理臣民,但不能保证被世道所容忍。如今你不修明你奉行的学说却去追求被世人收容。赐,你的志向太不远大了!”

子贡出去,颜回入门进见。孔子说:“回啊,《诗》中说:‘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却疲于奔命在空旷的原野。’我们的学说难道有不对的地方吗?我们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颜回说:“老师的学说极其宏大,所以天下没有国家能够容纳。即使如此,老师推广而实行它,不被容纳怕什么?正是不被容纳,然后才现出君子本色!老师的学说不修明,这是我们的耻辱。老师的学说已经宏大美好而不被采用,这是当权者的耻辱。不被容纳怕什么?不被容纳然后才现出君子本色!”孔子高兴地笑道:“有道理啊,颜家的孩子!假使你拥有许多财产,我给你当管家。”

于是孔子派子贡到达楚国。楚昭王派兵迎接孔子,孔子然后得以脱身。

范文7:孔子周庙【以文搜文】

原文

孔子观于周庙,有敧(1)器焉。

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谓何器也?”

对曰:“此盖为宥座(2)之器。”孔子

曰:“闻宥座器,满则覆,虚则敧,中

(3)则正,有之乎?”对曰:“然。”

孔子使子路取水试之,满则覆,中(6)则正,虚则敧。孔子喟然而叹曰:“呜

呼!恶(4)有满而不覆(5)者哉!” (选自《荀子·宥坐》 《韩诗外传》 )

本段注释:1.敧:倾斜。2.宥座:座位

右边。“宥”通“右”。 3.中:这里指

装水到一半。 4.恶(wū):哪里,怎么。

5.覆:倾覆。 6.呜呼:1. 亦作“ 呜乎 ”。叹词。表示悲伤。

本段译文:孔子参观周庙,看到倾斜的

器皿。孔子问守庙的人说:“这是什么

东西呢?”守庙的人回答说:“这是座

位右边的器皿。”孔子说:“我听说右座

之器盛满水就会倾覆,水装到一半时就

会垂直,空了就会斜着,是这样的吗?”守庙人回答说:“是这样的。”孔子让子

路取水来试,果然水满便倾覆,装到一

半时就垂直而立,空了就会斜着。孔子

长叹道:“哎呀,哪里会有满而不倾覆

的呢!”

本段品悟感想: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得

到几点启示:1. 做人要谦虚谨慎,不

要狂妄自大,骄傲自满2. 我们要学习

孔子的实践精神,不能一味听信传言,

要亲自动手验证。

范文8:孔子周庙【以文搜文】

孔子观于周庙

原文

孔子观于周庙,有敧器焉。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谓何器也?”对曰:“此盖为宥座之器。”孔子曰:“闻宥座器,满则覆,虚则敧,中则正,有之乎?”对曰:“然。”孔子使子路取水试之,满则覆,中则正,虚则敧。孔子喟然而叹曰:“呜呼!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韩诗外传》)

注释:

1.敧(qi):倾斜。

2.宥座:座位右边。“宥”通“右”。

3.中:这里指装水到一半。

4.恶(wū):哪里,怎么。

5.覆:倾覆。

译文:

孔子参观周庙,看到敧器。孔子问守庙的人说:“这是什么东西呢?”守庙的人回答说:“这是右座之器。”孔子说:“我听说右座之器盛满水就会倾覆,空了就斜着,水装到一半时就会垂直,是这样的吗?”守庙人回答说:“是这样的。”孔子让子路取水来试,果然水满便倾覆,空了就斜着,装到一半时就垂直而立。孔子长叹道:“呜呼!哪里会有满而不倾覆的呢!”

品悟感想: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得到几点启示:

1. 做人要谦虚谨慎,不要狂妄自大,骄傲自满。

2. 我们要学习孔子的实践精神,不能一味听信传言,要亲自动手验证。 逆向反思:

1.不正的容器,水满了就会颠覆,所以我们首先要使自己成为正直之士,才能成为饱学之士。

2.世间的知识有许多,我们不必事事躬亲,要学会提高效率,利用现成的经验成果。

田子为相 韩婴

原文

田子为相,三年归休①,得金百镒②奉其母,母曰:“子安得此金?”对曰:“受俸禄也。”母曰:“为相三年,不食乎?治官如此,非吾所欲也。孝子之事亲也,尽力至诚,不义之物,不入于馆③。为人臣不忠,是为人子不孝也。子其去之④。”田子愧惭,走出,造⑤朝还金,退请就狱⑥。王贤其母,说其义,即舍⑦田子罪,令复为相,以⑧金赐其母。《诗》⑨曰:“宜尔子孙承承兮。”言贤母使子贤也。

注释

①归休:休假回家。 ②镒:二十两。 ③馆:这里指“家”。 ④子其去之:你把这东西拿走。 ⑤造:往,到。⑥就狱:进监狱。就,靠近⑦舍:舍弃。这里指“赦免”⑧以:把,拿。 ⑨《诗》:此指《诗经》。 译文

田子当宰相,三年后休假回家,得到金子两千两献给他的母亲。母亲问他说:“您怎么得到这些金子?”他回答说:“这是我当官应得的报酬。”母亲说:“当宰相三年就不吃饭么?做官像这个样子,不是我所希望的。孝顺的儿子侍奉父母应该努力做到十分诚实。不应当得到的东西,不要拿进家门。当国家的大臣不忠诚,也就是当儿子的不孝顺。你赶快拿走它。”田子很惭愧地跑了出去,上朝退还金子,下朝就请求自己进监狱。君王认为他母亲很贤慧,喜欢她的义气,就赦免了田子的罪,叫他还当宰相,把金子赏给了他的母亲.《诗经》说:“好好教育你的子孙谨慎小心啊。”说的是贤惠的母亲使子孙贤德。

文章导读

本文是一则典型的儒家教育经典之作。作者通过教诲阐述了为官不贪、忠于国家才能真正尽孝的家教思想,故事塑造了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形象。文章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田子为相三年回家,带回来一百镒黄金给母亲,受到追问。第二层,母亲认为做官也要吃饭,受钱就是不义、不忠、不孝。要赶儿子走。第三层,田子愧惭走出,把钱还给朝廷,退请就狱,田子复为相,其母受到奖赏。

通假字

说 “说”通“悦”,高兴;如“王贤其母,说其义”。

古今异义

馆 今通用义:饭店,旅馆;文中古义:房舍,如“尽力致诚,不义之物不入馆”。

事 今通用义:事情;文中古义:侍奉,如“孝子之事亲也,尽力致诚”。 安 今通用义:安定;文中古义:何,怎么,如“子安得此金?” 是 今通用义:判断词,是;文中古义:指示代词,这,如“是为人子不孝也”。

亲 今通用义:亲人;文中古义:父母,如“孝子之事亲也,尽力致诚”。 治 今通用义:治理;文中古义:处理,对待,如“治官如此,非吾所欲也”。

造 今通用义:制造;文中古义:到??去,如“田子愧惭走出,造朝还金”。

就 今通用义:副词,就;文中古义:接受,如“造朝还金同,退请就狱”。

舍 今通用义:房舍;文中古义:免除,如“舍田子罪,令复为相”。 一词多义

子 (1)名词,子女,儿子;如“为人臣不忠,是为人子不孝也”。 (2)代词,对人的尊称;如“田子造朝还金”。 (3)名词,古代五等爵位的第四等,如“公候伯子男”。 (4)名词,地支的第一位,如“子丑寅卯”。 其 (1)代词,他的,它的;如“王贤其母,说其义”。 (2)语气副词,还是;“子其去之”。

词类活用

1.动词的用法 “子其去之”的“去”,活用为使动动词,意思是“使??离开”。

2.形容词的意动用法 “王贤其母”的“贤”,活用为意动动词,意思是“以??为贤”“认为??贤”。

人物形象田子 知错能改

田母 深明大义、大局为重、无私无畏、教子有方、品德高尚

薛谭学讴 薛谭学讴(ou)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

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薛谭乃谢求反,终身不敢言归。

(本文选自《淮南子》,战国列御寇(别名列子)编撰。) 译文

薛谭向秦青学习唱歌,还没有学完秦青的技艺,自己就以为学完了,于是便告辞离开。秦青没有劝阻他,在城外大道旁给他送行,秦青打着节拍,高唱悲歌。那歌声振动了树木,停住了空中的飞云。 薛谭(听了后)便(向秦青)道歉并请求能回来(继续跟秦青学习唱歌),(从此)一辈子不敢再说回去的事了。

全文解析

这个故事说明了学习必须虚心、持之以恒、不能骄傲自满。 启示

这篇古文告诉人们学习是永无止境的,千万不可有成功就骄傲自满的心态。

范仲淹苦读 原文范仲淹二岁而孤,母贫无依,再适长山朱氏。既长,知其世家,感泣辞母去,之南都入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曾解衣就寝。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往往馕粥不充,日昃始食。遂大通六经之旨,慨然有志于天下,常自诵曰:“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 字义

字义:再适:第二次出嫁,即改嫁。适:出嫁。

孤:小而丧父

世家:世代为官的人家。

饘:zhān,稠的。

日昃:太阳偏西。昃,zè。

孤:幼年丧父。 沃:浇。这里是“洗”的意思。 士:读书人。 去:离开 南都:临安(今杭州) 氏:姓 尝:有 或:有时 既:已;??以后 再 :两次 旨:要义 始:曾经 昏怠:昏沉困倦 食不重肉:每餐不吃两种以上的荤菜 本文选自《宋名臣言行录》

译文:

范仲淹二岁的时候死了父亲。母亲很穷,没有依靠。就改嫁到了长山的朱家。(范仲淹)长大以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含着眼泪告别母亲,离开去应天府的南都学舍读书。(他)早、晚刻苦学习。五年中,竟然没有脱去衣服上床睡觉过。有时夜里感到昏昏欲睡,往往把水浇在脸上。(范仲淹)常常是白天苦读,什么也不吃,直到日头偏西才吃一点东西。就这样,他领悟了六经的主旨,慷慨激昂地立下了造福(治理)天下的志向。他常常自己吟诵道:“读书人应在天下人担忧之前先担忧,在天下人快乐之后再快乐。”

启示:范仲淹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有:对父母的孝顺,感恩母亲的不容易,刻苦读书;勤奋的好学,不怕吃苦,不辜负母亲的期望。

傅永列传

原文

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幼随叔父洪仲自青州入魏,寻复南奔。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马鞍,倒立驰骋。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信)而不能答(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请洪仲,洪仲深让(责备)之而不为报。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帝每叹曰:“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公开的文告),唯傅修期耳。” 译文

傅永,字修期,是清河人。幼时跟随叔父傅洪仲从青州进入魏国,不久又投奔南方。他很有气魄和才干,勇气过人,能够用手抓住马鞍,倒立在马上飞快地奔跑。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就请教洪仲,洪仲严厉地责备他,不给他答复(帮他回信)。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皇上常赞叹说:战场上能击退贼兵,平时能作文书,只有傅修期了。

注释

①寻:不久

②过:超越,胜过

③请:请求

④让:责备

⑤涉猎:泛览群书

⑥露布:公开的文告

范文9:孔子周庙【以文搜文】

孔子观于周庙

原文

孔子观于周庙,有敧器焉。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谓何器也?”对曰:“此盖为宥座之器。”孔子曰:“闻宥座器,满则覆,虚则敧,中则正,有之乎?”对曰:“然。”孔子使子路取水试之,满则覆,中则正,虚则敧。孔子喟然而叹曰:“呜呼!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韩诗外传》)

注释:

1.敧(qi):倾斜。

2.宥座:座位右边。“宥”通“右”。

3.中:这里指装水到一半。

4.恶(wū):哪里,怎么。

5.覆:倾覆。

译文:

孔子第一文库网参观周庙,看到敧器。孔子问守庙的人说:“这是什么东西呢?”守庙的人回答说:“这是右座之器。”孔子说:“我听说右座之器盛满水就会倾覆,空了就斜着,水装到一半时就会垂直,是这样的吗?”守庙人回答说:“是这样的。”孔子让子路取水来试,果然水满便倾覆,空了就斜着,装到一半时就垂直而立。孔子长叹道:“呜呼!哪里会有满而不倾覆的呢!”

品悟感想: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得到几点启示:

1. 做人要谦虚谨慎,不要狂妄自大,骄傲自满。

2. 我们要学习孔子的实践精神,不能一味听信传言,要亲自动手验证。 逆向反思:

1.不正的容器,水满了就会颠覆,所以我们首先要使自己成为正直之士,才能成为饱学之士。

2.世间的知识有许多,我们不必事事躬亲,要学会提高效率,利用现成的经验成果。

田子为相 韩婴

原文

田子为相,三年归休①,得金百镒②奉其母,母曰:“子安得此金?”对曰:“受俸禄也。”母曰:“为相三年,不食乎?治官如此,非吾所欲也。孝子之事亲也,尽力至诚,不义之物,不入于馆③。为人臣不忠,是为人子不孝也。子其去之④。”田子愧惭,走出,造⑤朝还金,退请就狱⑥。王贤其母,说其义,即舍⑦田子罪,令复为相,以⑧金赐其母。《诗》⑨曰:“宜尔子孙承承兮。”言贤母使子贤也。

注释

①归休:休假回家。 ②镒:二十两。 ③馆:这里指“家”。 ④子其去之:你把这东西拿走。 ⑤造:往,到。⑥就狱:进监狱。就,靠近⑦舍:舍弃。这里指“赦免”⑧以:把,拿。 ⑨《诗》:此指《诗经》。 译文

田子当宰相,三年后休假回家,得到金子两千两献给他的母亲。母亲问他说:“您怎么得到这些金子?”他回答说:“这是我当官应得的报酬。”母亲说:“当宰相三年就不吃饭么?做官像这个样子,不是我所希望的。孝顺的儿子侍奉父母应该努力做到十分诚实。不应当得到的东西,不要拿进家门。当国家的大臣不忠诚,也就是当儿子的不孝顺。你赶快拿走它。”田子很惭愧地跑了出去,上朝退还金子,下朝就请求自己进监狱。君王认为他母亲很贤慧,喜欢她的义气,就赦免了田子的罪,叫他还当宰相,把金子赏给了他的母亲.《诗经》说:“好好教育你的子孙谨慎小心啊。”说的是贤惠的母亲使子孙贤德。

文章导读

本文是一则典型的儒家教育经典之作。作者通过教诲阐述了为官不贪、忠于国家才能真正尽孝的家教思想,故事塑造了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形象。文章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田子为相三年回家,带回来一百镒黄金给母亲,受到追问。第二层,母亲认为做官也要吃饭,受钱就是不义、不忠、不孝。要赶儿子走。第三层,田子愧惭走出,把钱还给朝廷,退请就狱,田子复为相,其母受到奖赏。

通假字

说 “说”通“悦”,高兴;如“王贤其母,说其义”。

古今异义

馆 今通用义:饭店,旅馆;文中古义:房舍,如“尽力致诚,不义之物不入馆”。

事 今通用义:事情;文中古义:侍奉,如“孝子之事亲也,尽力致诚”。 安 今通用义:安定;文中古义:何,怎么,如“子安得此金?” 是 今通用义:判断词,是;文中古义:指示代词,这,如“是为人子不孝也”。

亲 今通用义:亲人;文中古义:父母,如“孝子之事亲也,尽力致诚”。 治 今通用义:治理;文中古义:处理,对待,如“治官如此,非吾所欲也”。

造 今通用义:制造;文中古义:到??去,如“田子愧惭走出,造朝还金”。

就 今通用义:副词,就;文中古义:接受,如“造朝还金同,退请就狱”。

舍 今通用义:房舍;文中古义:免除,如“舍田子罪,令复为相”。 一词多义

子 (1)名词,子女,儿子;如“为人臣不忠,是为人子不孝也”。 (2)代词,对人的尊称;如“田子造朝还金”。 (3)名词,古代五等爵位的第四等,如“公候伯子男”。 (4)名词,地支的第一位,如“子丑寅卯”。 其 (1)代词,他的,它的;如“王贤其母,说其义”。 (2)语气副词,还是;“子其去之”。

词类活用

1.动词的用法 “子其去之”的“去”,活用为使动动词,意思是“使??离开”。

2.形容词的意动用法 “王贤其母”的“贤”,活用为意动动词,意思是“以??为贤”“认为??贤”。

人物形象田子 知错能改

田母 深明大义、大局为重、无私无畏、教子有方、品德高尚

薛谭学讴 薛谭学讴(ou)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

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薛谭乃谢求反,终身不敢言归。

(本文选自《淮南子》,战国列御寇(别名列子)编撰。) 译文

薛谭向秦青学习唱歌,还没有学完秦青的技艺,自己就以为学完了,于是便告辞离开。秦青没有劝阻他,在城外大道旁给他送行,秦青打着节拍,高唱悲歌。那歌声振动了树木,停住了空中的飞云。 薛谭(听了后)便(向秦青)道歉并请求能回来(继续跟秦青学习唱歌),(从此)一辈子不敢再说回去的事了。

全文解析

这个故事说明了学习必须虚心、持之以恒、不能骄傲自满。 启示

这篇古文告诉人们学习是永无止境的,千万不可有成功就骄傲自满的心态。

范仲淹苦读 原文范仲淹二岁而孤,母贫无依,再适长山朱氏。既长,知其世家,感泣辞母去,之南都入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曾解衣就寝。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往往馕粥不充,日昃始食。遂大通六经之旨,慨然有志于天下,常自诵曰:“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 字义

字义:再适:第二次出嫁,即改嫁。适:出嫁。

孤:小而丧父

世家:世代为官的人家。

饘:zhān,稠的。

日昃:太阳偏西。昃,zè。

孤:幼年丧父。 沃:浇。这里是“洗”的意思。 士:读书人。 去:离开 南都:临安(今杭州) 氏:姓 尝:有 或:有时 既:已;??以后 再 :两次 旨:要义 始:曾经 昏怠:昏沉困倦 食不重肉:每餐不吃两种以上的荤菜 本文选自《宋名臣言行录》

译文:

范仲淹二岁的时候死了父亲。母亲很穷,没有依靠。就改嫁到了长山的朱家。(范仲淹)长大以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含着眼泪告别母亲,离开去应天府的南都学舍读书。(他)早、晚刻苦学习。五年中,竟然没有脱去衣服上床睡觉过。有时夜里感到昏昏欲睡,往往把水浇在脸上。(范仲淹)常常是白天苦读,什么也不吃,直到日头偏西才吃一点东西。就这样,他领悟了六经的主旨,慷慨激昂地立下了造福(治理)天下的志向。他常常自己吟诵道:“读书人应在天下人担忧之前先担忧,在天下人快乐之后再快乐。”

启示:范仲淹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有:对父母的孝顺,感恩母亲的不容易,刻苦读书;勤奋的好学,不怕吃苦,不辜负母亲的期望。

傅永列传

原文

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幼随叔父洪仲自青州入魏,寻复南奔。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马鞍,倒立驰骋。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信)而不能答(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请洪仲,洪仲深让(责备)之而不为报。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帝每叹曰:“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公开的文告),唯傅修期耳。” 译文

傅永,字修期,是清河人。幼时跟随叔父傅洪仲从青州进入魏国,不久又投奔南方。他很有气魄和才干,勇气过人,能够用手抓住马鞍,倒立在马上飞快地奔跑。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就请教洪仲,洪仲严厉地责备他,不给他答复(帮他回信)。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皇上常赞叹说:战场上能击退贼兵,平时能作文书,只有傅修期了。

注释

①寻:不久

②过:超越,胜过

③请:请求

④让:责备

⑤涉猎:泛览群书

⑥露布:公开的文告

范文10:孔子周庙【以文搜文】

原文

孔子观于周庙,有敧(1)器焉。

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谓何器也?”第一文库网

对曰:“此盖为宥座(2)之器。”孔子

曰:“闻宥座器,满则覆,虚则敧,中

(3)则正,有之乎?”对曰:“然。”

孔子使子路取水试之,满则覆,中(6)则正,虚则敧。孔子喟然而叹曰:“呜

呼!恶(4)有满而不覆(5)者哉!” (选自《荀子·宥坐》 《韩诗外传》 )

本段注释:1.敧:倾斜。2.宥座:座位

右边。“宥”通“右”。 3.中:这里指

装水到一半。 4.恶(wū):哪里,怎么。

5.覆:倾覆。 6.呜呼:1. 亦作“ 呜乎 ”。叹词。表示悲伤。

本段译文:孔子参观周庙,看到倾斜的

器皿。孔子问守庙的人说:“这是什么

东西呢?”守庙的人回答说:“这是座

位右边的器皿。”孔子说:“我听说右座

之器盛满水就会倾覆,水装到一半时就

会垂直,空了就会斜着,是这样的吗?”守庙人回答说:“是这样的。”孔子让子

路取水来试,果然水满便倾覆,装到一

半时就垂直而立,空了就会斜着。孔子

长叹道:“哎呀,哪里会有满而不倾覆

的呢!”

本段品悟感想: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得

到几点启示:1. 做人要谦虚谨慎,不

要狂妄自大,骄傲自满2. 我们要学习

孔子的实践精神,不能一味听信传言,

要亲自动手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