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孔子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阳货》,一般在感情上受过伤害的男人比较喜欢用“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半句话来忧伤感怀,坚决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却没有几个男人能说出后半句:“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小史表示,这句话并非歧视女性,孔子也并非男尊女卑的始作俑者。

真相:要理解这句话首先得理解“小人”这个概念,《论语》中一共二十三章出现了二十四次“小人”,这些“小人”其实绝大多数可以理解为平民百姓或者庶民,这是相对大人和士阶层的另外一个阶层。而此处的“养”字,则指的是相处的意思。

所以,全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讲述的是相处之道,大概意思是:如果站在男性的角度来说,与女子的关系很难处理好;站在官员的角度来说,与平民百姓的关系很难处理好。因为与他们过分接近了他们就不知道谦逊,过分疏远了就会怨恨。 很多人理解古文都会按照现代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又或者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而断章取义,譬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出自《孟子·尽心上》),其中的“为”字有两种读音,但是正确的读法是第二声,这里的“为”是动词,句意为人如果不修习自己的德行,那么天理难容,朽木不可雕也,而并非讨伐人类的趋利性。

以德报怨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宪问》,大家常常用这句话去劝人放下,殊不知“以德抱怨”只是一句设问,并不是结论,孔老先生是极力反对打完左脸把右脸也伸过去的感化做法的。

真相:《论语》里的原文是: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第一文库网?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孔子的一个弟子问他说:老师,别人打我了,我不打他,我反而要对他好,用我的道德和教养羞死他,让他悔悟,好不好?”孔子就说:“你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别人以德来待你的时候,你才需要以德来回报别人;可是现在别人打了你,你就应该“以直报怨”,以正直的态度去对待人,不卑不亢,事情该咋办咋办,以一个正确客观的态度去解决。同样被人误解的名句还有“相濡以沫”,多少人借这个词表达情感,却不知原句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真可谓是南辕北辙。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秦伯》,一般人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句话理解为国家统治人民,指使驱赶他们去做事就行了,不要让他们明白他们在做什么。这句话在现在看来,绝对很明显就是封建统治阶级几千年来一直在玩弄的愚民权术,小老百姓嘛,让他们知道那么多干什么?最好都是昏昏噩噩,只知道照着我们的意思去庸庸碌碌一辈子,这句训诫不可谓不恶毒,它被千百年来中国的大小封建统治者奉为至宝,但问题来了,这样的一条愚民之术,真是孔子这位致力于教化人民的教育家的本意吗?

真相:我们知道,在春秋时代的文章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后人要研读那时侯的文章,便要再经过一个“句读”的过程,即是根据上下文意思自己在句子的适当地方加上标点和停顿,这样才能得出一句句意通顺而连贯的话。我们结合上下文的语境,很容易就能得出这句话正确的分句方法:“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孔子的整句话就是说,诗、礼、乐这三样东西是教育民众的基础,一定要抓好,如果人民掌握了诗礼乐,好,让他们自由发挥,如果人民还玩不来这些东东,我们就要去教化他们,让他们知道和明白这些东西。你看,这才是“有教无类”的大教育家孔老先生的本意嘛。断句的重要性大家都懂,举以下二例再次强调:“一男子扬言要整成都教授,成都教授纷纷搬家”,“草帽路飞说要当上海贼王,上海居民加紧防盗”。

父母在,不远游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里仁》,不知道有多少父母现在还抱有孩子一定要待在父母近旁的思想,这种做法连孔子都不同意。

真相:原文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父母年迈在世,尽量不长期在外地。不得已,必须告诉父母去哪里,为什么去,什么时候回来。并安排好父母的供养。对孔子而言,父母健在时,子女的义务,便是在家陪伴父母,与父母共同生活。如果子女出远门而又没有一定的去处,那么父母的牵挂之情势必更甚,所以孔子特别强调“游必有方”,重点是对父母尽责。但又不反对一个人在有了正当明确的目标时外出奋斗。

愚不可及

误解:“愚不可及”出自《论语·公冶长》,是我们生活中常用的一个成语,形容一个人的愚蠢到了极点,别人都赶不上。但孔子口中的“愚不可及”却并非是这个意思。

真相:我们来看原句,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原来这是孔老夫子在称赞一个叫宁武子的人,他说:“宁武子在世道清明的时候就展示自己的才华,做一名智者;世道浑浊的时候就装傻,做一个愚者。做智者是简单的,大家都能做到,但是能装傻,这是一种高明的举动,却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啊。”宁武子是春秋时期卫国很有名的大夫,经历诸多变故,但宁武子却能够安然无恙地做两朝元老。孔子很佩服他这种明哲保身的处事方式,于是用“愚不可及”这四个字给他以高度评价。下次再有人说你愚不可及,你就笑着给他讲这个故事。

老而不死,是为贼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宪问》,很多不愿赡养老人的不孝子女会说出这种话来,也有人用这种话去形容一些精明奸诈的老人。那么,孔子的意思是什么呢?

真相:此句原话是“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大意是说:“年幼时不懂得孝顺父母、友爱兄长,长大后又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成就,年老了还迟迟不死,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世上的祸害。”用网友们的话来表示就是: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试想孔子如此注重“孝悌之义”的人怎么可能说出那种被千夫所指的话来,自古最凄凉者,莫过于英雄末路,美人迟暮。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让多少人唏嘘不已。

言必信,行必果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子路第十三》,多数人将这句话作为君子之道,尤其是商人之道,但其实与孔子的想法相左。这句话字面上的理解一般都没有错误,但大家却都不知道这句话还有下半句:“硁硁然小人哉”。

真相:后半句的意思就是:固执的庸士就是这样子。庸者,庸言庸行之庸,作平常义。“硁(keng)硁然”形容浅薄而固执。因此孟子同学直接就说: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惟义所在”——只要合乎道义。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

误解:“三十而立”这句话出自《论语·为政》,全文是“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一般人都将文中的“立”理解为成家立业。十一长假又要到了,想必不少父母要拿出这句话来说事儿,下面小史来告诉你真相是什么。

真相:孔子还说过:“立于礼。”(《论语·泰伯》),又说:“不知礼,无以立也。”(《论语·尧曰》),所以孔子说他“三十而立”,是指他这个时候懂得礼,言行都很得当。所以立的不是事业、不是家庭,立的是人自己。这是一种自我的觉醒,是人格的独立,是自我把握自我相信的起始。所以以后再有人用这句话逼婚,你都可以噎回去了。

学而优则仕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子张》,多少中国父母将这句话视为家训:“你好好读书,将来才能考上公务员!”“读好书才能有好仕途!”“读书就是为了做官!”这些理解都不对。

真相:这句话的原话是“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意思是事情做好了,可以总结经验,从中学习,取得进步;学习学好了,就可以把这些知识应用到日常做事中。“优”指的是悠闲,学有余力。孔子说过,“学而时习之”,“习”不是复习,而是演习,实习的意思。出仕就是“时习之”的途径之一,也就是把所学的、所修的东西应用到从政的实践之中,但是,修身学习是无止境的,从政可以更好地修身,也可以更好地推行仁道。所以这句话讲的是实践和理论的辩证关系。

知者乐水,仁者乐山

误解:这句话出自《论语·雍也》,全文是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我们现在所翻译的,把“知”(智)和“仁”分开来说,说什么智慧的人喜欢水,仁义的人喜欢山,智慧的人好动,仁义的人好静;智慧的人快乐,仁义的人长寿。 真相:这句其实是互文见义。其实原意是:“仁智者乐山水,仁智者动静相融,仁智者乐而寿。”多少人还在洋洋得意:我喜欢看海,所以我是智者咯?

孔子: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

儒家思想的最关键处是入世,拯救混乱的社会,解决社会危机,自觉承担社会责任。这是儒家与其他宗教最本质的区别,即一切努力都在本生完成,不考究前生,也不追求来世。从降生到死亡是生命的完整周期,这个周期之外的事情,孔子从不提及,更不议论,即使有弟子问及,也不做正面回答。

要解决社会问题,则一定要有地位和权力,即有话语权和决策权。而要想得到这两种权力,则必须当官。能当天子最好,不能当天子当诸侯也行,或者卿、士、大夫,总之,没有官位要推行其道是不可能的,因此孔子一生都很想当官,但什么时候当官,谁让当官,则需要有眼光和选择。

孔子一生,最大愿望就是“克己复礼”,重现太平盛世,由小康而达大同。大同社会是人类社会最理想的蓝图。但要实现这一愿望则必须有一定地位,有一定基业或者说是地盘,因此孔子一生都在寻找机会当官。

孔子三十多岁时到齐国去,回答齐景公的问题,“景公说,将欲以尼谿田封孔子。”这是孔子遇到的第一次机会。但由于晏婴的阻挠,齐景公变卦,孔子没有当成官。

但孔子也曾经坚决拒绝当官,最能表现孔子政治态度。大家都熟悉孔子和阳货的故事,最能说明这个问题。《论语·阳货》第一章就是,为简明起见,不引述原文,直接翻译吧。

阳货想要见孔子,可是孔子不见他。他给孔子送去一只烤乳猪。孔子探听到他不在家的时候去回访他。结果在路上碰到了阳货。

阳货对孔子说:“你前来,我跟你说几句话。”问孔子道:“本身有雄才大略却让自己的国家混乱而迷失方向,这样的人可以称做仁者吗?”孔子说:“不可以。”“想要干番事业却屡次失去机会,这样的人可以称作智者吗?”孔子说:“不可以。”阳货又说:“日子一天天过去,年龄不饶人啊!”孔子说:“好吧,我就要出来做官了。”

孔子虽然表面答应了,但一直未去。阳货见自己请不动,又让同党也是下属,季氏采邑费的主管公山不狃请孔子出山去帮助他。孔子犹豫,子路反对,也没有去。直到阳货阴谋败露逃跑,鲁国国君和三大家族请孔子出仕。孔子才正式当官,而且出手不凡,干得非常漂亮。一年时间便把鲁国首都曲阜市治理成道德标兵和模范城市,四方很多领导干部来参观学习。然后被提拔为大司寇,代理宰相,在内政外交两方面都取得完全的胜利。

季桓子和另外两大家族孟孙氏和叔孙氏害怕孔子威胁三大家族的既得利益,共同排挤孔子,孔子不得已才周游列国。周游列国也还是想当官。到达楚国时,“昭王将以书社地七百里封孔子”,当时楚国疆域最大,楚昭王算是比较开明的君主。七百里是相当大的地盘,这是最好的机会。但由于令尹子西的阻挠,昭王改变主意,孔子再度失去机会。当年末,楚昭王就死了,孔子在楚国发展的机会彻底失去。 孔子六十多岁时,晋国大夫赵简子统治下的中牟县县令佛肸背叛,派人来召孔子,孔子又跃跃欲试。还是子路不愿意,说:“我听老师说,‘其自身行为不善的人,君子不会到他那里去。如今佛肸以中牟叛变,老师却要前往,为什么?”孔子虽进行一番解释,但也没去。不过,通过这些事我们可以感受孔子汲汲求仕,想要当官实施自己政治主张的迫切心情。

被后世大肆渲染,有很多争议的“子见南子”的故事,其实也是孔子想要推行自己之政治主张而采取的行动。南子是卫灵公宠妃,坚决要见孔子,孔子如想在卫国做点事,则一定见。子路不高兴,孔子才向他解释说:“我如果不见南子,卫灵公就会厌烦我们,我们便什么也干不成了。”至于电影《孔子》中把孔子和南子渲染得简直就要搂抱亲吻了,那是胡扯。

孔子想当官,但却有原则与选择。孔子之所以坚决不与阳货及其同党配合,原因就是阳货属于奸诈小人,欺世盗名,逆臣贼子。与奸诈卑鄙之小人合作,很难清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林甫同伙,没有良士;秦桧手下,尽是奸佞;魏忠贤党徒,皆狼心狗肺;和绅提携者,均贪婪佞幸。孔子不肯与阳货为伍,道理就在于斯。

古人非常注意仕途之出处,即官位是用什么方式得来的,是什么人提携的。唐代元稹当宰相,因与宦官有瓜葛,直到今天还被人诟病。陶渊明痛恨政治之黑暗,高唱《归去来兮》而辞官,梅福看不惯王莽之虚伪,悄悄离职而去,二人都视县令如敝屣,那才是高人。

子路曰:“不仕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虽出自子路之口,却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内容。

关于克己复礼 何谓复礼

我们前面讨论过《论语·卫灵公》中,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的涵义,知道“义以为质”中的“义”是“礼”的质,是“礼”的唯一标准。所以,“复礼”的意思是要求我们的行为要回复到礼之质“义”上,按公义、公理来办事。

克己对象

“克己”的己字应该是对天下每一个人说的,每一个人都作到“克己”,则“天下归仁”就顺理成章了。另一种理解,“克己”是专指居上位的当政者,依“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的思想理论,当政者“克己”作示范,老百姓跟着也“克己”,当每一个人都作到了“克己”,人们的行为都回复到公义上了,则当然“天下归仁”。

克己之意

在《论语·里仁》中,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关于“自省、自责、自讼”曾子的名言是:“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但一般人很少有自责精神,孔子就曾感慨地说:“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论语·公冶长》)

克己内容

关于“克己”的“自戒”内容。在《论语·季氏》中,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在《论语·颜渊》里,孔子在回答樊迟问“辨惑”时,讲的不是分辨是非之道,而是自修自戒。他说:“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是强调遇事戒冲动。

克己关键

说到底“克己”只是克制念头。《书》曰:“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圣是通明,狂是昏愚,心思通明为圣,倨慢为狂。而“圣”与“狂”之间的转换只在“罔念”与“克念”之间。克己复礼只在克制我们的邪念,以立人之正念。

子曰:“仁乎远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从“仁义”的概念“仁之法在爱人不在爱我,义之法在正我不在正人”和对“克己”含意的讨论,孔孟原儒的思想对人的要求都是对自己言,对君主居上位者言的,并且对居上位者有更高的要求,《论语·子路》中,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儒家在君王与臣民之间真实作到“不偏不倚”,我是看不出孔孟之道有维护了谁、袒护了谁的意思。

社会心理解析

天津医科大学王英博士从社会心理方面做出如下解析:

孔子在早年的政治追求中,一直以恢复周礼为己任,并把克己复礼称之为仁。颜渊向孔子询问什么是仁以及如何才能做到仁,孔子做出了这种解释。因此,可以把克己复礼视为孔子早年对仁的定义。这种定义,对理解孔子心性思想的意义有如下两个方面:

第一方面

明确了心性修养应以集体为重心的原则。也就是说,当个人的欲望和社会公允的行为规范发生冲突的时候,应该克制个人欲望,而选择社会规范。当时孔子个人认为,周礼是天下公允的行为规范,应该被广泛遵循。在对周礼的认识上,孔子显得过于主观了。社会所以遗弃了周礼,毕竟有着遗弃它的理由,实际上周代礼乐崩溃已经势不可挡了。如果搁置下孔子对周礼的个人看法问题,而考虑在个人和集体之间冲突的处理原则上,孔子选择尊重多数人的感觉、尊重别人的感觉,并把这种尊重超越在对个人欲望之上。所以,周礼可以崩溃,而孔子的仁道却会长期存在。

第二方面

承认个人欲望与社会规范之间存在着冲突的一面。遵守社会公允的礼仪制度,常常需要克制自己。克,表明了对自身欲望的抑制,也表明了自身欲望和社会规范不是完全统一的。如上所述,孔子早年的心性思想中存在的一个重大缺陷就是在“复”字上。克己复礼,而不是克己守礼。一个“复”字,说明这种“礼”已经失去了。既然已经不存在了,也就不是集体所期望的社会规范了。因此,“复礼”不仅是对自己欲望的不尊重,也是对当时社会心理的普遍不尊重。这不仅注定了孔子政治生涯的失败,也和孔子晚年对仁道的重新理解不完全一致。 “礼”对于任何社会都是不可或缺的

“冯友兰说过,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具有完全人格的人,不仅要有爱心,还要自觉地遵守社会秩序才行。这个社会秩序,就是?礼?。”陈战国说,“礼”还具有组织社会生产,使人“文”化,雅化等作用。

陈战国也认为,“礼”是社会规范,有抑制才有文明。中国文明成熟较早,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中国很早就用“礼”对人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言行举止加以规范的缘故。文明需要“礼”,社会需要“礼”,没有“礼”的制约,社会就会瓦解,就会失去正常秩序。

但是这个“礼”不是教条,只是提供一种社会规范,鼓励我们积极投入生活,灵活地应对事事物物,讲求人性,循道而行,不墨守陈规,也不道德绑架。我们可以活得更自由自在。

“仁”是人的类意识和类行为

“孔子给?人?下的定义是?仁者人也?,孟子也说?仁也者,人也?,意思是说?仁?才是人的根本属性,才是人之所以为人者。”陈战国说,在中国文化中,“仁”是最高的道德,又是一切道德的总称,包含着义、礼、智、信等。

冯友兰认为,“仁”是人的类意识和类行为。人是一个一个的个体,也是一个具有共同属性的类。作为个体的人,每个人都有自我意识,都知道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而努力做事。除此之外,人类还有类意识,这种意识是人类在漫长的群体生活中逐渐形成的。同时,“仁也是一种境界,忠恕是为仁之方”。

“义”即人的道德自觉和道德自律

孔子重视“仁”,同样重视“义”,在《论语》中孔子多次谈到“义”。与“仁”相对应,“义”作为行为准则规范,是儒学道德伦理的最高范畴。 陈战国说,冯友兰认为“义”即人的道德自觉和自律,也就是人的“应该”,人的“是”。冯友兰曾指出,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有较高的觉解:例如人与动物都知道饿了要吃,不同的是动物只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而人则除了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之外,还知道什么应该吃,什么不应该吃。“在道德境界的人,尽伦尽职,?只是成就一个是而已?。”

“智”是道德理性与理智理性的共存

“其实?智?就是我们所说的理性。”陈战国说,儒家对于“智”的理解分成了两派,孟子认为“智”是知善恶、明是非,荀子认为“智”是知道明理。

孟子讲“智”,主要指道德理性,荀子讲“智”,主要指理智理性。有人说冯友兰和荀子一样,所讲的“理性”是理智理性,其实冯友兰既认为人有道德理性,也有理智理性。“?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用冯友兰的话说,知善知恶是道德理性的活动,为善去恶是道德理性的活动”。

互“信”互助社会才能成立发展

陈战国说,“五常”之中有“信”而无“诚”。“诚”即真实、真诚、不自欺,是一种内在的德行,“信”即信实、讲信誉、不欺人,是一种伦理准则,它们之间虽有区别,但都有真实的意思。

“春秋时期,人们把?信?作为?五伦?之一的朋友一伦对待,孔子的弟子也多沿用这一说法。”陈战国说,曾子和子夏都认为“信”是朋友之间应遵循的道德规范,朋友之间交往一定要讲信用;孔子则把“

信”看作是和“礼”、“义”等道德一样的立身处世之本;冯友兰也认为,“一个社会之能成立,全靠其中的分子的互助,各分子要互助,须先能互信”……

“仁义礼智信”,作为古人归纳的五个高度概括和抽象的道德范畴名称,虽受争议,但仍具有它的价值。一方面,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它的具体内涵中已积淀了中华民族诸多优良道德传统,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被公认为人类普遍的道德准则;另一方面,“仁义礼智信”的表述,作为概括和抽象的道德范畴形式,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一份极其珍贵的遗产。

关于实用主义 当代哲学划分为两种主要分歧,一种是非理性主义者,也是唯心的、柔性重感情的、凭感觉的、乐观的、有宗教信仰和相信意志自由的;另一种是经验主义者,是唯物的、刚性不动感情的、理智的、悲观的、无宗教信仰和相信因果关系的。实用主义则是要在上述两者之间找出一条中间道路来,是经验主义思想方法与人类的比较具有宗教性需要的适当的调和者。”

实用主义者忠于事实,没有反对神学的观点,如果神学的某些观念证明对具体的生活确有价值就承认它是真实的,将哲学从抽象的辩论上,降格到更个性主义的地方,仍然可以保留宗教信仰,承认达尔文,又承认宗教,也不承认是二元论的,即既唯物,又唯心,更是多元论的。

关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孔夫子因为说过“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结果被认为是等级制度的鼓吹者,至今仍被很多人厌弃。如果你认为孔子是在鼓吹等级制,那么你可能没有理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什么意思。

《论语》中多次出现这个说法,意思很简单:君要行君道,臣要行臣道,父要行父道,子要行子道。通俗一点来讲:君主要有个君主的样子……以此类推。

何谓政治?政者,正也。人人都正其位,安其事,才能叫“正治”。否则,君臣失位,长幼失序,伦理失常,社会岂不是要动荡?

社会形态不同,人的“位”也不同。现在的社会,百姓安于做“公民”、公务员安心做“公仆”,这才是民主社会的“位”。

通观《论语》,看不出孔子有任何等级思想,关于为政,他说的最多的倒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子路》篇里孔子和子路“对骂”,子路说孔子迂,孔子说子路野,倒是很有学术自由的意思。《子路》篇中子贡问现在的从政者如何?孔夫子斥之曰:升斗小人!

孔夫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放到今天的社会,那就应该是有一套大家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每个人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履行自己的义务:做下属有何义务?做领导有何义务?做子女有何义务?做父母有何义务?做公民有何义务?做官员有何义务?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位置,便知道自己的义务。

君像君的样子,或者说君尽君的责任。然后臣尽臣的义务。父尽父的义务,然后子尽子的孝道。第一至少大家义务是双向的。你君也有君的义务,然后你才能要求臣对你忠,你父有父的义务,然后你才能要求子对你孝,双向义务,这是第一个层次。第二你还能看到一点,就是君君在臣臣的前面,那实际上可以这么理解,就是君先做的像君的样子,然后才有资格要求臣对你尽忠,父亲首先要尽到父亲的义务,比如说抚养子女呀,让子女受教育,然后你才有资格要求儿子将来对你孝顺。所以从这句话我们来看一看,他至少有两层意思,第一大家平等,这是底线,其次,实际上孔子在这个地方还是不平等的,这个不平等在哪里,他把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交给的是君君和父父,交给的是君父。就是孔子和孟子他们先秦儒家都有一个非常可贵的特点,就是他们更多的是把责任义务放在强势者的身上。上层社会的身上,他们对下层社会往往没有过多的道德要求,没有过多的道德要求,所以你看孔子也好,孟子也好,他们从来不对老百姓讲仁义道德。就是说孔子不但不像我们后世人想象的那样,更多地要求下层人民尽义务,恰恰相反,他更多地要求上层社会做得好。

这几天我难受得吃不下饭,好不容易胖的三斤又瘦回去了。胡思乱想了很多,请原谅我再次打扰你问你几个问题,不然我心头上的阴影和疑惑会一直挥之不去,你只要选择其中最接近你的那种情况即可,谢谢。

1. 因为知道我们有太多的现实压力,知道我们走不到一起,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我相处,所以还是决定放弃我,但其实心里还是爱我的,只是爱在慢慢减少;

2. 因某种原因,你发现其实我并不是你理想的对象,越来越觉得我们在一起是一个错误,所以认为我们最后走不到一起,还是决定放弃,虽然偶尔会忍不住来找我,但并不代表你一如既往的爱着我;

3. 你爱上了别人,觉得和她在一起很开心很放松,但是又对我余情未了,两份感情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都不想放弃,非常为难;

4. 你爱上了别人,偶尔来找我只是因为我还爱着你,我能满足其他人暂时不能给你的温柔;

5. 你并没有真正爱过我,以前讲的话和做的事都是逢场作戏,现在你没有这个兴趣和耐心继续玩这个游戏了。

无论你选哪种情况,我都坦然接受,我会平静的退出你的生活。

免费下载文档: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