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年卡的情思

  有些事情真的是奇特得很,冥冥之中,一定有着心理感应或心的呼应的存在。去年秋天,当车子开出贝尔格莱德,往南部山区开去的时候,我看见路旁高高竖立的路牌上尼什(Nis)的字样,心里立刻冒出了马奇(Maki)的名字。当时,我还对陪我去山区的塞尔维亚的女作家叶靓娜说起马奇。只可惜车子在半路就拐了弯,尼什和马奇空留在想念中和蜿蜒的山路上。

  尼什是塞尔维亚南部一座漂亮的古城,公元二世纪就有了城堡,历来是军事、交通、贸易的重镇。十年前,我住在安详清澈的尼沙瓦河旁,河对岸是美丽而沧桑的城堡,城堡一侧是幽静而芬芳的大学。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马奇。他是尼什有名的作家,长满浓浓密密的大胡子,样子有点像恩格斯。那天,我从贝尔格莱德来,刚刚跳下汽车,他微微地笑着径直向我走来,好像他老早就认识我。我当时很奇怪,事后我知道1980年他曾经到过中国,在一家航空公司工作两年,他对中国怀有很好的感情和向往,能够说几句简单的中国话。回到尼什这么多年,我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中国人,他当然非常高兴。
  那天晚饭后,我想找邮局买几张明信片寄回家,马奇义不容辞地带我到了尼什市中心古色古香的邮局,买下明信片和纪念邮票,付钱的时候,他坚持要他来付。然后,他带我到步行街转悠。正是初冬,满街飘着炒栗子的香味,古铜色式样别致的街灯,辉映着一街灿烂的灯火和人影。他拉着我走到街对面的一家餐馆,告诉我这是他自己新开的餐馆,刚刚开了40天。餐馆不小,座无虚席,有人在弹琴唱歌,大家都和他打着招呼,相亲相近的样子,仿佛是熟悉的街里街坊。他对我说,这次你来尼什时间太紧,下次一定到我的餐馆里吃饭。
  那年的春节前,我收到马奇的一张贺年卡,他知道中国人重视春节,所以没有在圣诞和元旦前寄贺卡,专门在春节前夕送来祝福。在贺年卡上,他还画上了他自己大胡子的漫画速写像,脑袋顶上冒出几个圆圈,圆圈里先写上CHINA,再用中文画上我的名字。无限的情谊,都扑满在贺卡这小小的空间里了。
  一晃,整整十年过去了。我没有想到,在十年过后的今天,在春节的前夕,我居然收到了马奇寄来的一张贺年卡。而且,同十年前一样,在贺年卡上,他还是画着一幅自己大胡子的速写,脑袋上喷吐出几个圆圈圈,稍稍不同的是,最上面的圈圈变成了一颗心。
  我的心里涌出说不出的感动。宋诗曾云:往来千里路常在,聚散十年人不同。十年过去了,浮萍聚散,天遥地远,这中间还隔着一场美国轰炸他们国土的战争,早已经中断了联系,彼此居然还能够记住对方,马奇还能够在尘埋网封的通讯录中找到我的地址,给我发来一份春节的贺卡,即使算不上什么奇迹,也应该算难能可贵了。在充满势利和勾连利益的茫茫人海中,马奇这样的朋友,真的是少见了。
  我不知道,十年过后,马奇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寄来贺年卡。也许,是好心的叶靓娜告诉了他去年秋天我又来到他们美丽的国土上,并打听他的消息?这只是我的猜测,他在贺卡上只写着美好的祝愿。
  我知道,我要做的是,赶紧回寄一张贺卡给他。我想起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世界上水和水是连在一起的,只要你我都把手指伸进水里,我们就能够相逢了。
  
  编辑胡莉莉
  E-mail:hulily123@sina.com
  (插图:李景山)

免费下载文档: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