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贴有照片的贺年卡

一张贴有照片的贺年卡

2009年春节期间,我收到三十多张贺年卡,其中有一张与众不同,这是一张发自北京的明信片,正面的图画是一套紫砂茶具,背景是古代名家草书,左上方有一个大字“情”和四个小字“品味人生”,右上角伸出一枝含苞欲放的红梅。画面之精美与雅致深深地吸引了我。背面写有“祝福恩师”,下方是“学生吴××”,地址是“国务院国资委”,其姓名下方贴着一张一寸的黑白照片。这应该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的照片,我很纳闷,我早已记不清他是我哪一年教的学生了,我在记忆的海洋里苦苦寻觅,没有找到蛛丝蚂迹。我又翻箱倒柜去找1985年以后的小学毕业合影照片,我要努力寻到线索,回忆这个充满个性而又有情义的大男孩。

我终于想起来了,他是1989年夏天毕业的一个小学生。在我的印象中,他肤色白净,细高身材,成绩良好,最大特点是话语不多。在我的记忆中,他的眼神与别人不同,特别是在上课时,两只眼睛就像两只小火把,又如两眼清泉,我有些不理解的是:一个在国务院工作的人还会想起20年前的小学班主任。我甚至有点“受宠若惊”了。我想像出他是怕我记不起来他是谁才贴上照片的。我想:人家真是一片真心,也说明我有让他“难忘”的理由吧!

我正为没有详细地址无法发贺年卡给他而发愁时,他寄来了一封长信,约3000字,字迹工整中流泄出成熟的洒脱,大致内容是回忆儿时生活,还向我讲了他小学生毕业后的经历:高中毕业后考上了西北政法学院(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三年,又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的

研究生,学习哲学,继而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博士,博士毕业后进了国务院国资委员会。在他的信中最后是这么写的:“张老师,我在高中时理科很好,可是我的视力不佳,文科也可以,我就勉强读了文科。您也许早就记不得您讲过的话了,1989年清明节,我们班的男生由您带队春游到了花果山,中午野餐时,我会在您身边吃煎饼,闲谈中您说我将来能成为一个博士,我当时并不懂什么是博士,后来我本科毕业后就一直想着读研,我利用点滴时间读了很多书,在学习中遇到很多困难,但我时时忆起在花果山上您说的那句话??”读到这里,一个清晰鲜活的少年形象似乎就站在我面前,就是贺年卡上那个纯真而又执着的男孩。我回想起了他在一节语文课后和我交谈的事。过去我们使用的是人教版小学语文课本,有一课是鲁迅先生的作品《给颜黎民的信》,课文中鲁迅先生告诉颜黎民“读书必须如蜜蜂采蜜一样,采得许多花,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就非常有限,枯燥了”。这个同学在下课后就跑到我跟前,仰着小脸说:“老师,读书是不是应该读得多,还应该读各种各样的书?”多么聪明的小男生啊!我抚摸着他的头说:“对!你今后就这么读。”

读完信后,一股师傅的自豪感油然升起,同时也觉得双腮微微发热,我们为人之师,说话可真得慎重啊!每名话都应饱含着对学生的鼓励和期待。是啊,一个小学教师不可能亲手把优秀的学生送到大学,更不可能直接把一个优秀学生培养成高端人才,但我们能把理想的种子种在他们的心田上,我们能用爱心点燃他们人生的火把!

免费下载文档: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