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也在这里

原来你也在这里

原来你也在这里

清晨六点,多少人还在梦里,我走在路上。 这个早上,在桥上我所遇见的人中,自己是最年轻的。其实也从未觉得自己老去。女人是这样慢慢长成的,孩提时几乎没有性别的觉醒,少女时代的朦胧和不确切的梦幻,然后遇见一个男子和生活本身,慢慢沉淀下来,退去浮燥,虚荣,自卑,畏惧,惶恐??生活到底教会她如何更好地生活,而且懂得活在过程里。不是要到达哪里才能幸福,而是,把每个平淡的日子过好即可。 不能不想起,遭受手臂伤痛的水心渴望桥上邂逅爱情。而我,想遇见自己。重读《廊桥遗梦》,很仔细地读每个字。那座桥,叫罗斯曼桥“这里很好。很宁静。这里的人的确善良??但这不是我少女时梦想的地方。”“这句话已存了多年,但是从来没有说出来过。现在她对一个从华盛顿州贝灵汉来的有一辆绿色卡车的男人说出来了。”说话,有时很难。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对象,适当的心情,然后,才能说话,内心的话原本很难说清的。也许,我们一直寻找的,亦不过是这样可以说话的人和时刻罢了。有时我们所需要的如此简单,却如此遥远。 雨后的桥显得干净,少了污浊的感觉。甚至有点苍苍莽莽的感觉。即便这样,我仍是世俗的女子,心里念的仍是熟悉的人和事。一次次在记忆中走过,做不到无怨无悔,但求内心平静。这样的时刻,安静下来,才能望见自己,听见自己。 想起《半生缘》里的曼桢,和她流离颠沛的爱情,一直若即若离。其实,他们一直在爱着。即便,天涯相隔。终于,在多年以后他们终于面对面,多少次在梦里见过心中的人啊,每一回她都哭醒了,现在终于见到了,她对他叙述着,

却是极为平淡的口吻。仿佛,命运这样阴差阳错的安排,没什么不可。“他默默地听着,然后他很突然地伸过手去,紧紧握住她那有疤痕的手。”可是,握紧了又怎样呢?还是要放手,还是要各自去走自己的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也许这样才能成就一份完美的爱情,至少爱情没有丢失,一直在,没有在那苦难的生活里走远或消逝。“他们很久很久没有说话。这许多年来使他们觉得困惑与痛苦的那些事情,现在终于知道了内中的真相,但是到了现在这时候,知道与不知道也没有多大分别了。”这样的结局,半生的缘分,叫人不由得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而人生不能重来,重来不是那时的你我。 命运怎能如此?命运只是顺着轨迹行进。它不言语。 在中亭的寺庙旁,看到这样的对联——水原似静实不静,心本无为即有为。佛总是睿智高深,也或许只是简单素淡。而我们穿过尘世,谁能保持内心的纯净芬芳呢?离简单远了,简单突然这样不可求不复重来。 也许能抵挡的东西,都不具有杀伤力。我们无法抵抗命运冥冥中的安排,只能等待时光过去,在岁月深处尘埃落定,沉寂的容颜竟也露出浅淡笑意,那句练习很久的台词,还是没有派上用场,“你也在这里吗?”那就一遍遍说与自己。 桥上的女子在那一刻,遇见了自己。 她轻轻说,嗨,你也在这里。

免费下载文档:下载地址